如果說,三天一篇稿子我都寫不出來的話,我不知道有什麼可以持之以恆的了!


當初說要學照相,因為沒有學照相的心情,放棄!當初說要練游泳,因為不喜歡游泳前游泳後麻煩的更換過程,放棄!當初說要重拾瑜珈,卻因為金馬影展、金馬獎、員工旅遊、很多很想看的電影……放棄!


我在想,如果連部落格都放棄的話,我的人生應該就是很失敗的人生了。


所以三天一篇,還是得保持下去。


只是,該寫什麼呢?


有時寫的東西會被放上首頁,會吸引一些人來看,令我挺高興的,但是在分析出那個決定要把我的哪些文章放上首頁的人的偏好後,卻不刻意的會把文章的取向寫成他喜歡的那個樣子,討厭啊……這樣就不是我自己的了!我該寫的是我自己想寫的東西啊!


說要寫小說,OK,老實說,我已經開始寫了三篇了,不過每一篇寫到一半,另一個新的故事又出現了,開始著手寫新故事的開頭,另一個故事idea又出現了……這樣源源不絕是不對的!我該把一篇寫完再寫另一篇,否則,我就永遠沒有完成的那篇。


小說得idea源源不絕,部落格的想法,卻山窮水盡!


到底該寫什麼呢?




 




「幽靈」

 


幽靈最令人恐懼之處,不在於它會在出奇不意的時刻突然出現,張牙舞爪的模樣讓人尖叫,也不在於黑暗的時刻,威脅取他性命,要他用一輩子來抵償自己曾經犯下的罪惡。


幽靈讓他恐懼的地方,是在於無時無刻,他都緊緊相隨。


半夜他突然驚醒,那個讓他驚醒的夢靨,卻在清醒後完全被遺忘,身旁他的妻子仍然熟睡著,他緩緩起身,走到廚房,為自己倒了一杯水,喝了水,他為自己點了根菸,到陽台上一吸一吐,悶熱的天氣讓他身上的T恤積上黏黏的汗液,緊貼著他的肌膚,陽台上的空氣也許好些,抽煙所造成的規律呼吸,卻無法幫助他找回睡意。


這是他最恐懼的時刻。


從陽台上望去,可以看見城市裡那些永不熄滅的點點燈光,他的眼前浮現的,卻只有那女人的臉,他的記憶裡,女人仍然是五年前那模樣,他離去前所見到的那張孤寂、悲傷的臉,女人從不說話,在他的腦子裡,她從不開口,他也希望她別開口,他能指望她說出什麼?「為什麼最後必須拋下我?」如果女人能問他一個問題,必定是這個吧!他寧可永遠別聽到這個問題,因為,他沒有答案,或是說,他的答案,不具說服力!


他將兩指之間的菸放到雙唇間,深深的吸了一口,閉上眼睛,用力吐氣,女人的臉龐依然在,他不指望這張臉會再從他的腦海裡移開了,也許,他自己並不希望也說不是。


他好幾次都以為他見到她了!猛然回頭一瞥,他以為自己找到了她那熟悉的側臉,再回頭仔細看才發現,原來站在那裡的是自己的妻子,妻子見他盯著自己瞧,不解又俏皮的微微一笑,繼續做著原本的事,他這才驚訝的發現,原來那個女人也出現在了妻子的身上,否則,他是怎麼見到那張側臉的?


他在短短的菸嘴上,吸上最後一口,捻熄了菸,他走近浴室,站在洗手台前,洗了把臉,將水抱向自己的臉龐後,才發現自己根本不該這樣做,因為,當他再度張開眼睛,望著鏡子中的自己時,她會站在他身後,雙臂擁著他,臉鑽在他的脖子裡。


這是他無法承受的溫柔,五年前如此,五年後更是如此,那是一種讓他心頭糾結的痛,彷彿有人伸手探進他胸膛,緊揪著他的心臟。


慢慢的,他張開了眼,女人站在他後方,她並沒有如他想像的抱緊他,她絕望而蒼白,痛苦而疑惑,他透過鏡子,與她四目交會,透過鏡面,他想找回撫摸她的溫暖,然而,鏡面是冰冷的,僵硬的,他已經完全失去,感受她的權利。


他把自己丟回床裡,房間仍然是昏暗的,但他仍清楚的看見她,她充滿了每一個角落:工作的空檔,不需抬起頭,他知道她就在身邊;中午用餐時,他知道她永遠在那裡,他的右後方;開車時,副駕駛座永遠是保留給她的位置,他甚至可以與她談笑,跟她聊起今天工作上的瑣事;晚上與妻子用餐的飯桌後,總可以見到她坐在不遠處的椅子上,看著他們夫妻倆人合樂的晚餐;甚至,在與妻子溫存後,他仍可看見她坐在床腳不遠處的椅子上,與他無言相對。


妻子仍沉沉的睡著,他兩眼直視著黑暗中的天花板,雙手因為心痛而懺抖,緊閉著雙眼,壓抑著自己不去尋找她的衝動,他想這時的她,是否會依偎在他身邊,親吻著他的臉頰?


重新張開眼睛,只有張開眼,才能讓他從懺抖中脫逃,他決定坐起身,如他所料,女人坐在床腳前的那張椅子上,黑暗的空間裡,他可以清楚的看見她的容顏。


靜默中,他們對望著。


他用雙唇無聲的問她:「你恨我嗎?」


女人坐在原處,仍然不給回答。


「我好想擁抱妳!」


淚滴從他的左眼角滑落,當他無聲的說完這句話之後。


他不知道現在的她在哪裡,也許在世界上任何一個角落,哭泣、歡笑、平靜、哀愁、幸福、愉悅……,對他而言,她已不知去向,而對他而言,她已成為他永遠的幽靈,時時刻刻跟隨著他,見到,卻無法觸摸,思念,但無法表達。


這是他的幽靈,給予他最大的折磨。


他不確定自己是否願意擺脫,所以,他讓自己的幽靈緊緊相隨。


 





創造幽靈的男人,禁棝自己的男人,我故事裡永遠的男性典型!愛情的深淵,無窮盡的墜落,我故事裡永遠無法解開的繩套。

 


媽呀!超不像我本人的。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KK 的頭像
KK

KK有話要說

KK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