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1503 (2)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人所設下的界線──《歐吉桑鄰好》與《橘子收成時》

歐+橘
(上圖:《歐吉桑鄰好》劇照,采昌提供;下圖:《橘子收成時》劇照,海鵬提供)


人最喜歡替人分類,分類的標準大小不一:性別、職業、收入多寡、衣著打扮、年齡、是否結婚、有沒有男朋友、異性戀同性戀、男同志女同志;或者,還有其他的標準:宗教、種族、語言、國別、異地人在地人......。我們一直在為「人」分類,一直用不同的標準去評判誰貴誰賤,誰好誰壞,誰是我這邊誰不跟我一邊,然而我們又很會說「人不分貴賤」、「勿以貌取人」。


或者,人本來就有不同,但本質上說來,人真的有這麼大的不同?這些不同,真的如此重要?

 

如果我說《歐吉桑鄰好》跟奧斯卡最佳外語片提名的愛沙尼亞電影《橘子收成時》有異曲同工之妙,恐怕會招致很多人的批評。


但我真心認為,這兩部截然不同的電影:《歐吉桑鄰好》是部美國清新小品喜劇,而《橘子收成時》這部愛沙尼亞與喬治亞合拍的電影,卻是講述阿布哈茲這個卡在喬治亞與俄羅斯中間不為人所熟知的小國家,在1992~1993年之間的戰爭。前者格局小,節奏輕鬆有趣,相當親人,是所有觀眾看了都會喜歡的小品喜劇;後者格局大,以嚴肅的方式去探討戰火與人類的關連,是電影愛好者心目中「藝術電影」的典範,也理所當然受到許多影展的矚目。

不過,這兩部電影沒有誰好誰壞,就好像它們的共同主題一樣:其實不能用影片的類型跟故事背景,去歸類一部片的好壞。


它們兩部片共同的主題是一樣的:只要我們願意放下批判的圍欄,去理解與我們不同的人,就會發現其實我們都只是「人」,而只要願意去理解,就能減少衝突的發生。

, , ,

KK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說一個大家看得懂的故事──《我想念我自己》跟《模仿遊戲》

poster  
(以上圖片:左圖Catchplay提供,右圖甲上娛樂提供)

茱莉安摩爾以《我想念我自己》奪下本屆奧斯卡最佳女主角獎,若不是茱莉安摩爾,《我想念我自己》可能很難在奧斯卡上被看到,甚至在整個電影市場上被看到。或許我們還可以這樣說:如果這部片女主角不是茱莉安摩爾,沒有她這麼有技巧的演技,或許根本不會在台灣發行,在世界上任何一個角落都無法獲得注意。

《我想念我自己》是暢銷小說改編。看過小說的人都知道,小說本身就是四平八穩的方式去講述一個哈佛大學教授罹患阿茲海默症,腦力從絕頂聰明急速退化,她自己與家人適應與情感變化的過程。因為這個「四平八穩」,靠著疾病的張力去吸引許多人,這本小說創下了銷售佳績,也引起電影製片人的注意。既然有了這個瞭解,應該不會有人意外《我想念我自己》這部電影也是一個四平八穩在講述一個哈佛大學教授罹患阿茲海默症,腦力從絕頂聰明急速退化,她自己與家人適應與情感變化的過程吧?

不過,這樣「四平八穩」的電影,就稱不上一部好電影嗎?

, , , , , ,

KK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