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699-IMGP3141  

在觀賞《迴光奏鳴曲》之前,我在戲院外頭遇見了這部片的製片-一名跟我年紀相仿的「前」中年女子(硬不想承認自己是中年)。沒想到,站在她面前的,就是導演錢翔。製片朋友把我介紹給導演,由於她的介紹好得讓我尷尬,我的尷尬也讓錢翔導演顯得尷尬,因此這位導演給我的印象,就是有點靦靦的中年男子。

看完《迴光奏鳴曲》之後,我心中大嘆:「還好,我是在看電影之前見到錢翔的!」因為很難相信一名男性導演,可以如此細膩地去刻畫女人的孤寂與慾望,這兩樣東西其實有點可怕,因此大多數的男性不想知道,而大多數的女性不想面對。我因此覺得錢翔具有許多優秀藝術家該有的優點-他真的夠殘忍!殘忍到敢去挖開傷口,探究那最深、最痛的地方。我不得不想:「難不成因為他是男人,所以才敢這樣去揭發女性的痛處?」總之,我慶幸是在看電影之前遇到錢翔而非之後,最主要的原因是,他如果能拍攝《迴光奏鳴曲》,肯定有一種透視女性內心的超能力,這樣一來,身唯一個女人站在他面前是一件相當危險的事,他或許跟妳聊沒幾句,就把妳整個人給揭穿了!

文章標籤

KK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