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1211 (2)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國際大導演里歐卡霍前陣子因為金馬影展來台灣宣傳《花都魅影》,結果一待就待了一個禮拜 (我猜是因為太愛台灣的溫泉跟按摩)。敝人因為 (還算) 會講法文,所以片商安排的媒體專訪上,就要我去當翻譯。結果,因為卡霍喜歡用英文直接溝通 (我替他翻了一個問題之後,因為翻譯會打斷他的答案,所以他就直接問我:「你會不會講英文?」,於是接下來的訪問就幾乎都是用英文回答了!),所以也幾乎沒真的翻到。不過我也有了一次機會跟這個講到法國電影新新浪潮一定會提到的知名導演,有了近距離聊天的機會。我說聊天,是真的聊天!這個超級有魅力的老頭子雖然給人家的印象是冷酷又有個性,好像隨時會發脾氣的樣子,但事實上本人親切的不得了!訪問的那天下了超級大雨,這位到哪兒都穿同一套衣服同一雙鞋的大導演,在吸菸室裡居然就脫了鞋子晾起了襪子來。當我跟他自我介紹我是今天的翻譯時,他親切的握了握手,然後笑笑的說:「雨下好大喔!我要晾晾我的襪子。」雖然聽到他這樣說,一時之間我還真不知道該怎麼回答他,於是只好乾笑,然後點一根菸跟他一起抽。這樣也是一種國際級的經驗吧?

 

好了,炫耀完了,要進入重點。因為這場訪談,也得以比較進一步了解卡霍及他的作品。卡霍的作品我看得不能算多,只有《新橋戀人》、《壞痞子》、《東京狂想曲》中的「屎男」一段,跟即將上映《花都魅影》,不過因為老先生進入影壇三十年,拍的電影少之又少,因此看了這幾部也就超過了一半 (我缺了《男孩遇見女孩》及《Polar X》,還有幾部他的短片)。有件事不知道該用「有趣」還是「悲慘」來形容比較貼切,就是這次金馬影展看了少說也有20部片,結果真正讓我耳目一新的,居然是因為這個訪問而臨時抱佛腳所看的《壞痞子》(其中不包括我影展前有機會看到的幾部片,《愛慕》跟《雙面勞倫斯》也超棒的,而《愛慕》更是我本年度看到最高段的一部電影)。這部快20年前拍攝的電影,跟今日大多數的電影比起來,電影語言依然走在尖端,敘事方式簡直是自由到無拘無數,彷彿就像在電影世界裡漫遊一樣,沒有方法跟規則去限制他。或許這跟導演沒有受過電影正規教育有關,但在與他對談之後,我想還有一個更主要的原因,也就是他自己說過很多次的,他根本就是一個活在電影裡的人!

KK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金馬獎的存廢

一個立法委員因為金馬獎大部分的獎項都頒給了中國跟香港,引發了一連串的電影人撻伐。

這件事情有個地方很有趣,管媽居然以自己看過侯孝賢的幾部電影而沒有睡著,並且花了一萬元買票包場看《麵包情人》這兩個行動,就想證明自己超級了解電影。我想到很多自稱是Radiohead的歌迷的人其實只聽過一首Creep,這兩件事情簡直就是同等級的。另外,她恐怕是真心覺得這樣是在幫忙台灣的電影人,因為「以後這樣得獎的就是你們了耶!你們怎麼還不開心呢?」金馬獎弄出一個「最佳年度台灣電影」這種台灣人穩中的獎項,就已經讓台灣電影人有夠不堪了,還要弄一個每個獎項都肯定只頒給台灣人的影展?喂喂喂,我說你也太看不起人了吧!因為覺得我們肯定比不過人家,所已只好乾脆辦個自己人影展自己人自爽就好了嗎?那我已經替該電影獎想好名稱了,他絕對應該被稱為「金爽獎」,片片都有獎,人人金夠爽!

一群人在電影的各個領域努力了這麼久,雖然說我們現在還有很多地方不如人,而且我們的電影政策簡直是亂七八糟到一個說也說不清的程度,而我們許多所謂「熱愛並且支持電影」的官員們,電影對他們最大的意義,就是可以走紅地毯、座位要做第一排、旁邊一定要是當紅導演或演員、還有媒體拍照、以及在各大典禮上致那些「他們難道不知道你講的話真的沒人要聽」的詞。然後現在,所有人,不管是厝邊隔壁樓上樓下不分年齡性別各個領域,大家都能夠來批評電影,大家都能夠大聲說:「金馬獎去死啦!金馬獎廢掉啦!」那幾個說金馬獎要廢掉的人,也不會因為全台灣所有電影人及媒體人全都跳出來說:「通通都是胡說!」這種情況之下也不會道歉。說穿了,大家不覺得,說不定那幾個說要廢金馬的立委,現在相當懊惱地想:「馬的,老子不過是隨便說兩句,沒想到大家居然聽得這麼認真!考北了,什麼金馬獎金驢獎金騾獎的,老子根本不‧在‧乎!」

其實,最後那種情況,是相當有可能的。而我,也打了好幾百個字了! 

 

KK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