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1206 (3)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東京新聞  

 

昨晚(6/29)晚上,日本東京的首相官邸前,聚集了15萬個日本人,目的是為了反對7/1政府要重新啟動福井縣的核電廠。這則新聞我不是從什麼媒體上看來的,是透過臉書上朋友轉貼的,受過核災的日本人,一改以往拘謹、服從、不表達個人意見的形象,走出溫暖的舒適圈,抵抗國家這個唯一服從的權力核心,要求自己與接下來世世代代的安全生活環境。

 

臉書上朋友轉貼時,很多人都忍不住指責媒體:台灣媒體為什麼都沒有報導?我不是想為台灣媒體喊冤,但我真覺得這些朋友未免也太想不開了,因為他們跟我一樣,早就很清楚台灣主流媒體絕對不會有大篇幅報導的 (我堅決反對責怪記者,你要知道很多記者就算想報恐怕也報不了),不過我們還是得要找個對象來指責,但我們的指責不會有用的,就跟我們的總統覺得「沒有人」反核一樣,他們不是看不到,是根本不想看。

KK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pina  

 

我從來沒喜歡過3D電影,如果一部電影有分一般數位跟3D版本,我一定毫不猶豫的選擇一般數位版本,因為3D比較貴的票價已經讓我這個窮人承受不起了,而看3D電影必須戴上厚厚的戴眼鏡 (有時鏡片還很髒),鼻頭上的負擔讓觀眾在觀影時不停提醒自己:「這不是真的這不是真的。」沒錯,電影的確不是真的,現代的人看到盧米埃的火車進站也不會落跑,不過觀影的過程,我們希望溶入劇情,會希望追求一種虛幻的真實感,不過目前的3D電影的周邊配件都是降低電影真實感的工具,效果仿如電影刻意跳接的手法,提醒觀眾電影的真實都是人為。

 

我覺得這很矛盾,因為3D電影的產生,一開始應該是讓人體會到更多的真實,但事實上,3D反而造成了反效果,到底為什麼還有3D電影的存在呢?電影的真實感並不是來自於3D的仿真效果,如果是這樣,過去的100年裡,沒有一個人真正受過電影的感動。但是每一項技術的發展必有他的意義,也許現在只是一個過程,只是我這個凡夫俗子看不出遠大的未來。

 

因此,當你發現某一些類型的電影,或是一些你覺得壓根就不會拍攝3D電影的電影工作者,使用3D電影技術拍攝了他們的作品,那就一定得去看一看。因為他們知所以選擇這項尚有待加強的最新科技,一定有他們的目的和原因,3D技術在影片中一定有它的意義:《雨果的冒險》講述電影創作與技術之間的關係;《荷索之祕境夢遊》重構了那個遙遠人類歷史的生活,帶領我們走進今日尚未開放外人參觀的古文明遺跡;而溫德斯的PINA...,將舞台與電影兩大虛幻世界融和了。

KK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普羅米修斯   

 

還在法國當學生的時候,老師曾經開過一門科幻片的課。那位老師有三樣特點:討厭學生拼錯字、長得像史蒂芬史匹柏、還有就是很疼我 (因為我是他收的)。好這不是重點,我以前對科幻片並沒有太大興趣,老覺得科幻片不過就是一種打打殺殺的片型,無腦大胸肌的男人愛看的 (後來發現大胸肌簡直不容錯過),像我們這種有知識內涵的人真的不該觸碰,我們都應該去看高達楚浮尚雷諾侯麥(但後來覺得楚浮的片好難看,高達的...就大方承認看不懂吧!)

 

想想以前的我,思想真是好淺薄,死文青的淺薄。

(以下有普羅米修斯的弱雷)

KK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5) 人氣()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