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喜歡這個版本的海報,因為片子雖然不停的講著那個狼狽的男人,但講的卻是她背後的那幾個女人。


昨天喝酒的時候,一個女性友人說:「女人遇到懂自己的男人,就會把自己的所有都奉獻給他!」這邊我要修改一下她的話,就是「女人遇到以為懂自己的男人,就會把自己的所有都奉獻給他!」女人不是愚蠢的動物,但是遇上了愛情,再精明的女人都會是傻的。這不是女人的缺陷,但卻是大多數女人的宿命,上帝賦予了女人比較感性的內心,讓我們易受感動、願意付出,卻成了許多人訕笑的的理由,而不少男人卻緊緊依附著女人這種特殊的性質,但願女人們能永遠用敏感的神經讀著他們的心,而對於解讀女性,他們卻望之卻步,不敢向前。

有人說,看《華麗年代》需要先研究費里尼。的確,如果你看過幾部費里尼的電影,多了解一些他的生平,那這部片可以有更多的解決空間。只是,身為一個單純看電影的觀眾,如果要以電影史的角度來解讀這部片才有意思的話,那這部片怎麼能夠成為一部商業作品?


所以我以女人的特質做為這篇文章的開場,對我而言,《華麗年代》講的可以不是費里尼,而是創作者與他的女人/男人與女人之間的故事,甚至是電影中女性的形象探討。

我ㄧ直有一個疑問,如果一個創作者必須要很多愛來支持他的創作,所以他們必須要愛很多人,那為什麼大部分會不停替換情感對象的導演都是男性,女導演則大多守一而終?如果有一天出現了一位女性導演,她創作的標的,她的謬思,都是她當下最摯愛的男人,而因此一個伴換過一個伴,天下會如何看待她?說實在,我並不覺得這世界會給她太公平的評價,頂多在讚賞她的創作才華之餘,再提供一個淫娃賤婦的周邊。而男性導演,你別說費里尼,有多少導演需要很多愛、很多女人,來作為他的謬思、他的生命。我們看《華麗年代》會想到費里尼,是因為他的創作生涯裡,很容易能夠為他週遭的女人做分類,而他也不吝惜在他電影裡大方透露:支持他創作的糟糠妻、成為他謬思女神的演員、童年的性啟蒙對象...。每個女人都有她該扮演的腳色,而有趣的是,以往在他的電影裡,這些不同的女性角色,僅僅是以費里尼眼中的需求來呈現:謬思就是謬思,一個美麗到令人神昏顛倒的女性;糟糠妻原則上在嫁人之後就很少演出,而她的角色卻最有感情深度的;同年性啟蒙對象則如同希臘神話NIKE般,性徵明顯,只有身體,沒有靈魂。

我個人對於費里尼電影的著迷,主要在於如夢般迷幻流暢的那一塊,但是《華麗年代》卻提出了我內心多年來的問號:為什麼費里尼影片中的女性都如此的單薄?更有趣的是,後代的影迷們不知是不敢違逆大師或是不敢忤逆評論,每個都如牆頭草般讚頌,但身為女人,明知女人不可能僅止於此,再美的女人也不可能只有長髮、香肩、巨乳、美腿等特色,她的內心一定還有我們表面讀不出的靈魂。而我們不得不說,輿論 (就連影評) 都是由男性觀點主導著,大家讚賞著美的部份,至於沒提到的那部份,咱也就略過算了!

而事實上,謬思女神也是凡人,她也是有七情六慾,無法永遠當一個激發男性幻想的芭比娃娃。這邊讓我想起了前不久看的《破碎的擁抱》,很多人覺得那是一個心碎的愛情故事,我看來卻只有一個結論:當一個導演愛上他的女演員時,他愛的通常不是那個女演員,而是他的電影。因此在他的愛人去世多年之後,他積極想尋找的並非愛人的死因,而是想要將底片拿回來重剪。而傻的是那女孩,居然以為當時的愛是真情,幸的是她已死,再也看不到之後事實的真相。謬思女神受了很多愛,但最能直接愛她的,莫非就是那個創作者了!當一個女性,覺得自己在一個男性眼中是特別的時候,那時候火花就已產生!而當她聰明的發現,原來這些火花不過是對方為了自己的創作所綻放出短暫的色彩時,自己不過是一個被利用的對象,沒有什麼比這個更傷人的了!我們在電影裡,看見了多少美人,那些令我們窒息的美麗,完全遮蔽了讓我們想更深入理解她的欲望,也無怪乎多少巨星過的痛苦,鎂光燈前後,截然不同的人生,有多少人能夠堪得住?

說到特別,《華麗年代》裡最令我動容的一句話,莫非是由Marion Cotillard飾演的妻子所言:「原來我以為在我們之間所存在特別的一刻,在你心中是如此的平凡!」愛情,不就是求對方眼中的不平凡。所以我們會為彼此設下專屬於兩人的一切。而為了這個不平凡,多少人願意犧牲奉獻,就算對方另有他人,劈腿無數,只要這份眼中的「特別」依舊存在,我們就不願意放手。Marion Cotillard所飾演的妻子,無疑是全片裡最具有靈魂深度的角色,因為她面對愛情時的傻,足以代表大部分的女性,為了愛,她可以成為他靈魂的支柱、事業的副手、外在名聲的表護傘,彷彿成了他生命中的一部份,卻讓自己完全的隱形。而這關係不可能只發生在創作者與他的伴侶之間。試想,有多少女人在另一半出軌時還願意繼續相信?付出了全部卻忘了自己?愛情對於女人的魔力在於,就算自己所愛的人整夜無頭緒的扯著工作上的無聊事,她還是願意傾聽,甚至給他建議。而這種恐怖的地方在於,對方往往對於這樣的建議日形依賴,兩者成了戶依互存的一種關係,對女人而言,也許必須要有愛做為基底,我們才能夠辦的到 (否則誰想成天聽一個旁人滴咕他的工作情緒?),對於男人而言,這也許只是他們需求的一部份,我想起楚浮的《日以作夜》裡的一句話,她形容尚皮耶李奧 (四百擊的男主角長大之後在楚浮的電影裡幾乎都是楚浮的化身):「他要的不過是一個護士、保姆、還有妓女!」男人可以把老婆當做事業顧問、養個情婦當妓女、然後在工作夥伴裡找個保姆打點自己的一切...。這些都可以與愛無關,或是通通與愛有關。有了這種差異,我們不能怪女人老時在尋愛,而男人老是在問女人為什麼對愛永遠不滿足。因為我們所定義的愛情是不同的,男人以為這樣就是愛了,但女人在愛的時候總是付出更多,愛情永遠是一種不平衡的狀態。

所以我跟一個朋友說,女人看《華麗年代》絕對比男人看有感覺。這似乎也是事實,也印證了男人無法理解女人心中的愛情地位,就算有人拍了部片跟他講他也不懂。所以我只能說,女人啊~你看這部片可以心有戚戚焉;男人嘛~片子有歌舞有場面有美女,如果你還願意先了解費里尼再去看電影證明你的深度,那你的女人可能會對你有多一點點的好印象,但你知道,她們看完的想得絕對不是這個。





KK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4)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