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0911 (3)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霓虹心》講的是寂寞,我們以為我們懼怕寂寞,但總有一天,或許需要感謝這檔寂寞。

就在不久以前,有個朋友介紹給我ㄧ個線上交友的網站,像我們這些介在30~40歲之間的女子,生活的圈子似乎已經太固定了,要認識什麼新對象簡直難如登天,我那朋友很認真的推薦我做網路交友,一回家立即把交友網站的網址給我,並且之後也時時關懷我到底加入了沒。

事實上,那個現在廣告打很兇的交友網站呢,我在收到朋友寄來的連結之後,還真的嚐試著去加入,不過後來想想,我現在的生活,上班在電腦前,娛樂在電腦前,已經夠虛擬了,難不成連交個朋友都得要在電腦前?我決心給我的生活在數位以外來點真實,因此放棄了加入網站的念頭。

在網路上尋愛,或許很多人很不以為然,我以前也是,尤其不懂現在的年輕人們,為什麼動不動就有辦法跟網友一起見面,還會討論網友見面如果發現對方是恐龍要如何閃躲。有人說:網路上都是在找炮友吧!以前我也會這樣認為,不過隨著年紀漸長,我發現這些人的行為背後,其實隱藏著更大的情感。

這是我看《霓虹心》時最大的感觸:要不是因為寂寞,誰會想要擁有虛擬的情感呢?

我覺得很妙的地方,是在看完片子之後,有人會無法理解,為什麼一個年近半百的女子,會如此相信網路上的愛情,還居然會傻到遠渡重洋來尋找那個虛擬的愛人?說這句話的人,可想而知不是一個太寂寞的傢伙。片中的奇奇小姐,年輕時意氣風發,想必是為風情萬種的女郎,與某個愛人生下了孩子,交由奶奶養大,沒想到等到青春消逝後,愛情變得不如以往信手拈來,但她依舊惦記著那種被愛的感覺,於是透過了虛擬的網路,以為找到了人生的知己─即使對方也是一名普通到不行的男子─因而決定遠渡重洋去尋找她自以為的真愛。

不分國籍、年紀,「尋求被愛的感覺」這個需求,是不會有所改變的,而面對愛情時的那份躊躇,也不會有所不同。奇妙的是,「被愛」的這種感覺,其實是容易被忽視,或是被其他感覺給填滿的。你問一個工作忙碌的單身男(女)子,為什麼不談戀愛,他第一個理由或許就是:「忙得要死,哪來的時間啊?」是的,人的感情或許可以這樣被形容,ㄧ個人能夠承受的感受就像是ㄧ個大碗,當這個大碗裡可以用忙碌與疲憊,友情與狂歡來填滿時,愛情自然可以退居一旁,不需留給他空間。怕的是,當這個大碗被掏空時:忙碌過後,疲憊猶存,與朋友歡笑過後,突然冷卻的情緒,這時人才會開始承認:假使,現在有愛情......。

愛情其實不是那麼必備,一切只是因為寂寞。

因為寂寞來的太突然,措手不及的情況下,我們選擇了簡便的方式去找到填滿那個情感大碗,虛擬...就讓他虛擬吧!總比空著好。但是虛擬到何時,我們會把這當成真實?當大碗已經空蕩太久,放在碗中央的那串0與1的數字,逐漸逐漸地,我們就把他當做真的,真的影響到我們的情緒,真的進入到我們的生活,不知不覺的,就像每天掛在網路上,我們真的就以為那就是社交了。

你不認同奇奇嗎?我們都是奇奇,在網路上建立所為的人際脈絡,然而這脈絡,只需電腦當機或是停電就沒了。

說真的很脆弱,但我們都這樣依附著,像寄生一樣,黏著在網路上。

或者,那種「友達以上,戀人未滿」的情感,謝天謝地,可能不必只存在網路上,但是我的老天爺,這就像半滿的碗裡,全裝進去會溢出來,所以乾脆裝一半的狀況嗎?

或許不必那麼憤世嫉俗吧!但這種試探的情感,與網路交友裡的寂寞有何不同?

因為寂寞,所以常陪伴在我身旁的你,逐漸的在我情感的碗裡有了一瓢小小的空間,只要我控制得宜,這一小瓢的空間,不要過度搖晃,就不會隨意擴大,然而中間總有不小心,當外界的事件搖晃了內心,你的部份就會侵入到其他領域,逐漸往戀人靠近,但在有什麼外界的刺激,不一會兒,那方才擴張的領土又被收回,所以我倆就在這一小瓢跟溢出去的空間裡徘盪著,有人稱為曖昧,事實上則是「進一步成愛人,退一步成朋友」的安全區域。我問:「為什麼我們不能勇敢一點呢?」因為失敗的反效果大過於成功的正面力量,我倆都暗暗的盤算著,怎麼往前?何時往前?何時後退?怎麼後退?好有心機的戀愛模式...如果這還能算成戀愛的話。

但,如果你我的心中沒有那一點空間給寂寞的話,就不會有那一瓢的空間給你跟我,就沒有這些計算與心機,你的位置就不會擴散,或不會位移,總之,一切要怪,就怪我倆的寂寞吧!

然而,再甜美、再酸澀,愛情可以被替代、被遞補的,反正他本來就是一個候補的位置,有空間的時候才輪得到他,沒有了愛情,如果我們發現了親情、友情,大碗內可以被填滿,我們心中就不會再空虛,我們依然享受到被愛,而愛情,當他逐漸在情感的大碗裡擴大擴大,最終成為的,也是另一種更深層而無法命名的情感,這時我們就不會叫他是寂寞的遞補品,那時候,我們會稱他為生命。

如果,寂寞可以領著我們找到最後的生命,那或許有時我們可以欣賞一下寂寞,感謝一下孤寂。






KK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4) 人氣()


我從小對房子就很著迷。小時候最希望的玩具,是哪種一棟棟的玩具樓房,可以替房子裡做裝潢,將自己的娃娃擺進去,想像著在這棟房子裡,會發生什麼樣的故事。去博物館,最愛看的是還原舊址的模型,看看現在的這片土地上,以前原來是什麼模樣?走過路旁的廢墟,即使早已頹圮不堪,我卻很難不駐足,這房子以前住了人、發生了事,究竟經歷了多少變遷,讓他完全失去光彩,成為一座廢墟?


對我而言,房子,是故事。冰冷的牆壁與土地也許不會說話,但是裡面活過、待過的人,會留下記憶,那記憶可能感覺不到、觸摸不著,但是就像是有個腳印、溫度般,留在那裡過的,拿也拿不走。




我家裡的管教應該不算嚴,不過媽媽是個保守的人,對與自己生活無相干的事物通常不太接觸,自己生活範圍以外、對她而言雜亂程度難以理解的人事物,就是以一個「亂」字概括。亂人不宜交往、亂事不便介入、亂地的話呢?更是禁止進入。因此「西門町」這個有趣的地方,是我上了大學,證明自己考得上並且管得了自己後,才能夠進入的「禁地」。大學四年,外加所謂的「準備出國」的合理無所事事一年,既然身為電影文藝青年,除了師大夜市外,西門町是我另一個寄託場所:在那裡,當時的我可以看電影、喝咖啡、吃好吃的午晚餐,在那裡,除了睡覺以外,一天所需都可以解決掉,誰能不愛這個地方呢?


不過那已經是10幾年前的事了!今天的我,搬到東區後,因為貪圖地利之便與信用卡折扣,電影不上信義威秀,看電影的動力少了一半。想當年,這個「影城」簡直是讓我們文青嫌棄為「富貴人家才會來看」的地方,而時至今日,當有人跟我說「他喜歡去西門町看電影」的時候,心中居然有一股莫名的傷感,好像分手的戀人一樣,想重拾舊愛卻又不知從何處開始。


要不是因為金馬影展,恐怕我一周內也不會奔波在西門町這麼多次吧!昨天,當我在度回到了國賓戲院附近的「老董牛肉麵」去吃一碗我已經吃了13年的「紅燒油豆腐麵,寬條」,心頭突然浮現了好多記憶。


我說我這碗麵吃了13年。13年前,電影社的社友們看完電影後,想吃牛肉麵卻又得讓我這個不吃牛肉的愛吃鬼吃得開心,於是聞老師想到了「老董」,當時的老董店面就是現址,不過面積大概只有現在的1/3,賣的東西也不如現在繁複,只有清燉、紅燒、咖哩,清湯、牛肉、油豆腐,自行搭配組合,寬麵細麵如果指定先說即可,酸菜一大鍋放在桌上自行取用,辣椒是那種不鹹的辣油,小黃瓜是用刀背拍過,入味又香脆。雖然我不吃牛肉,但牛肉湯我是不會拒絕的,只是每每點牛肉湯麵,又覺得麵條在湯裡孤拎拎的單調,老董有煮的入味的油豆腐,還有大把新鮮香甜的蔥花,完全符合我這個想要破牛戒的傢伙。從此之後,每周末我必到西門町看電影,看完電影必吃的餐點就是這碗「紅燒油豆腐麵,寬條」,當時的老伯伯都已經認得我了,連打工的小妹見著我只需說「照舊嗎?」彷彿我就跟身旁那些白頭老伯伯一樣識貨的老顧客一樣,心中總有一股溫暖與感情。


出國三年半,再回到西門町,老董就成了今日這副模樣了!從原本老舊的門面,換成今天的玻璃窗、自動門,廚房從入口處移到了後端,煮麵的老伯伯也不見蹤影,我不太想詢問老伯伯的去向,總之換成了他女兒繼續掌廚。他女兒居然還認得我,但她想必應該也是不擅社交的人,見到我有個開心的笑容,問我好久不見,還有「怎麼不帶男朋友來吃?」當時我給她的回覆應該讓她傻眼:「因為他不喜歡吃牛肉麵!」這就是我們此生最後一次交談了。後來,我也帶了我的前男友去吃,當我依然點了那碗「紅燒油豆腐麵、寬條」時,他居然點的是新品小籠包,當時我就該看出我倆終究不速配的端倪才對。


今日,老董四處都有分店,但我也不知那些分店到底是從哪兒冒出來的,總之唯一的好味道,依然還是西門町的這家老店。雖然,曾經有一度我也因為他漲價速度過快 (現在調回來了),味道變淡等原因而感傷的放棄,不過不知怎麼,最終我依然又回到了這個地方,就好像一個慣性,人會不同的到熟悉的地方,尋找熟悉的氣味,今日的這碗麵,也許味道跟當年老伯伯煮出來的不一樣了,但是這中間混雜的,不只是一碗麵的味道,還有我十數年的西門町回憶。


幸好西門町還有老董,不然我有可能永遠都回不了西門町了。


另一個落腳處,現在則已完全消失了。不知道有多少人知道這個地方:圓頂咖啡店。


圓頂咖啡店,現在則是在六號出口附近那加賣韓式豆腐鍋樓上,目前是一家海報店。十幾年前,那是西門町唯一安靜的處所,西門町再煩囂,只要走上那木製的樓梯,抵達三樓,進了圓頂,所有的繁雜都會再這裡褪去,你可以點杯咖啡,叫塊老闆娘自治的巧克力蛋糕,然後你就可以窩上一下午。


圓頂每天下午三點才開門,經營者是一對年輕的夫婦,後來我們才得知,原來他們是在廣告界工作,開咖啡店只是興趣,利潤不高。店內所有的木頭桌椅都是老闆自製,一個人去的時候,我喜歡坐在門邊的座位,一群人去的時候,我們喜歡那個靠窗有如貴賓區的包廂。就在我以準備出國之名無所事事的那年,我每天帶著我的法文課本到圓頂報到,後來也跟老闆娘聊開來,甚至還介紹了一個今日仍有連絡的朋友認識。我對圓頂的記憶很深,不只是因為他的寧靜、他的咖啡,而是那裡真的是西門町唯一安靜的處所,讓西門町完美,如果圓頂咖啡店今天還在,我想我對西門町會永不厭倦。


出國之後沒幾個月,相信我,那時的網路並沒有現在這麼發達,尤其是在法國這個資訊落後的國度,當時我跟朋友的通訊方式,居然還是手寫郵寄的信件!而就在我出國幾個月後,我收到朋友的來信說,圓頂要收了,老闆出清他們的桌椅,造成一群人去搶搬,當時我人在國外,除了心中的震驚,想要收藏那充滿回憶的桌椅,要怎麼搬?因此,也不能算眼睜睜的,總之,就在我連難過都來不及的情況下,這個讓西門町完美的小店就消失了。聽說老闆娘當初似乎還試著想連絡我,因為他們夫婦倆人想到法國旅遊,沒想到就是因為當年的「通訊不便利」,我跟圓頂從此失聯,連他們夫婦都沒有再見著。那年的聖誕節,當我重返圓頂,發現原本寧靜巧妙的咖啡店成了消費人像的海報專賣店時,本來我還想踏入那店裡,看看有什麼不同,沒想到樓梯爬了沒兩階,就放棄了這個念頭,就讓最美的那個回憶留在心頭吧!


今日的西門町,到底還剩下什麼?西門町的街道沒變,戲院收了不少,很多地點都是舊瓶新酒、舊屋新店罷了!很多老店都還在,只是他們對我當年的回憶沒有佔有多少地位,今日對我而言也不造成任何影響,其他一整街琳瑯滿目的日系玩具專賣店、泡沫紅茶店,喝咖啡要到星巴克,要不然就得躲去蜂大咖啡,阿宗麵線突然板凳都被收了起來,大家得在街邊站著捧著吃,是也沒什麼不好,只是,總覺得跟以前不同了。是我,吃飯,我還是找老董那一味,喝咖啡,則是再也沒有圓頂那一處了。


也沒有什麼不對,誰叫萬物不變的道理,就是變。所以我也才變了,只為了順應萬物的變遷。每當我坐在信義威秀影城裡頭看電影的時候,我都會想:怎麼也沒想到會有這一天啊!


可能西門町對我而言有太多幽靈了,記憶的幽靈,佔據著那些樓房與街道,我則像個老人般不敢回首,每每行經時,只能快步走過……。
 





KK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以前看著別人談戀愛,總覺得十分神奇,這兩個人指有二十幾歲,假使他們的一生可以活到80歲,現在不過也才走到人生的1/4,卻以為自己找到了一個可以陪伴自己走完後面3/4日子的人,那時候覺得愛好偉大,可以把人這樣緊密的聯結在一起,永遠不分離......。

長大了一點以後,人開始多了解了一些,也成長了一些,還是被這個由被一個感覺與念頭就決定了往後3/4人生的念頭受到相當程度的吸引,有時候我會在想:啊!這對男女,如果把他們的人生畫成兩條平行軸做比對,看著這兩個毫不相干的人逐漸交錯的過程,會是多麼有趣!當他們還是孩子的時候,有什麼跡象看得出這兩個人會攜手共度終生,當他們是都是少年的時候,是不是就知道了這兩個人終究會相遇......有的人會從過去裡找出共同點:啊~你看我們曾經在哪裡一起如何又如何,可是我們都不知道呢~......這真是一件最浪漫的事:原來我們註定會相遇。

再過一陣子,我又長大了一點,該愛的也愛過,該受的傷也受過了,逐漸了解了交錯的平行線最後的結果就是越走越遠,於是這種浪漫的念頭一轉化成了一點悲傷:靠北了!原來交錯的時間,不過也才那麼一點點,連什麼幾分之幾都達不到,那大夥兒是在開心個什麼勁兒?

不曉得《戀夏500日》到底主題中心是不是在講這些,不過我想電影也跟其他電影一樣在問同一個問題,那就是:我為什麼要愛上你?


人在深陷的時候,會想要去找出那個起點,是在哪一刻,我開始陷到如此的情境?我到底是做了什麼,說了什麼,會讓我開始變得對你朝思暮想,讓我看到你會不由自主的開心起來?我開始關心你的第一個問題是什麼呢?忙碌的我們,頭腦在此刻也變得清晰了起來,將我們的生命各種做為分門別類,抽絲剝繭,希望找出「我愛上你」的那個原因,找不出來的人就創造一個神化的理由:因為命中註定吧!命中註定可以省去我們很多麻煩的,就好像破產怪自己命不好一樣,「命」其實挺苦的,因為很多事也許根本不甘他的事。

《戀夏500日》說的是愛情沒有什麼註定的嗎?這樣會讓很多感情好與感情壞的人失望吧!感情好的人少了一個可以說故事的方式,感情差的人少了一個可以怪罪的箭靶。不過,要說愛情沒有什麼是註定的,恐怕也很難說服很多人,畢竟愛情的學問比宇宙還難還大,如果不被歸類在玄學,要被歸類在哪裡?

愛情需要勇氣,需要想要活在當下的力量,需要拋開對未來結果的預測,需要了解愛情是短暫的原理。有人也許不了解為什麼兩人明明相愛,為什麼還要分手,而分手之後結連理的,往往是比之前那一段更為無趣的對像。其實也沒有什麼好不了解的,如果愛情要轟轟烈烈才有趣,如果一輩子都在轟轟烈烈,那豈不是天天都在世界大戰一般,如果每天都是甜甜蜜蜜,總會有一天想換個鹹的吧!讓兩人走下去的力量,是那個「想要一起走下去」的想法,而不是一個「我愛你你愛我」的想法,兩條平行線如果有一天會交錯,就算之後也是一直重疊到最後,並不代表中間不會有岔路的發生,也不代表愛情會依直持續下去,所以永遠把愛情擺在第一位,下場往往是淒慘的,不是孤老終身,就是一個換一個,然後抱怨永遠遇不到對的人。

所以我們要講什麼呢?...對了,我為什麼要愛上你。天知道我們不曉得花了多少銀子在上頭,卻永遠找不到滿意的答案,答案也許連神都不知道,因為連自己也不知道,因為當自己發現的時候,自己已經愛上了。如果愛情有個SOP,那會是什麼?相遇→看對眼→告白→談戀愛→結婚→生子→死亡......???以上純屬鬼扯,因為我在寫這個SOP的時候,就發現從告白的那一剎那開始,許多莫名其妙的可能性就會蹦出來,導致箭頭無法直線前進。也感謝了這些莫名其妙的可能性,讓許多人能夠因此而生存下去:小說家、靈媒、算命師、電影編劇、八卦藝人......世界上的確有人如果沒有愛情會活不下去,但那些人絕不是因為很愛談戀愛或是很會談戀愛,因為老實說,人沒有愛情依然會活得好好的,不過是無聊一點罷了。

所以是...喔對,我為什麼要愛上你?可能就是不小心不清楚模模糊糊的就碰一聲就跌進去了吧!我也許還可以找出一個捧高你的理由,把你當成神一般景仰與愛戴,但天知道我也知道這是不可能的,我找出這個理由的原因是因為我自己也不知道,好了吧?事實上就是這樣:我為什麼要愛上你?我為什麼會愛上你?這種理由就不必去找了,總之就是這樣了。而發現真的相愛,也沒有什麼一定會在一起的,也沒什麼為什麼不能在一起的,也許一早醒來,你就突然決定你要去愛某個人,或是換個場景,但還是一早醒來,發現自己已經不愛你了,that's it!沒什麼可以問為什麼的,不開心拿椅子丟對方比較實際,至少發洩到的,反正過一段時間你會發現,好像也沒啥大不了。

那到底那些刻骨銘心、讓我們感動得要死愛情故事,真的就不存在了嗎?我覺得,或許我們不必那麼悲觀,因為終究還是有的,但是這種刻骨銘心通常還挺痛苦的,誰要啊?

所以,我為什麼要愛上你?.....別再問了吧!如果真的覺得煩,那就說「一切都是命中注定的」也沒有什麼不行的,因為「沒有什麼是註定的」不過也是一種理論,但總之,註定與否,神仙也不會下凡來替兩個人告白,註定的事情沒有行動的支援,註定了也沒輒吧!

啊我知道了,我為什麼看《戀夏500日》會哭成這樣,因為 I wish that I were summer...該愛就愛,該走就走,帥直爽朗。不過最後summer說的那句「你眼中的我其實不是我」,你看這個女孩如此堅強爽朗,似乎可以傷害全世界而全世界卻無法傷害他,其實,她受的傷最深,因為從來沒有人見到她內心那股想要穩定的情感,只見到了一個詭異快樂的女孩,說是摸不透,不如說是不想去摸透吧!

這樣還不了解為什麼summer選擇離開嗎?

浪漫的愛情撐不了一輩子的。

我想《戀愛500日》是關於一個從愛情自我成長的故事,不是愛情故事,不過看完,滿腦子都是愛情的事。



KK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