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0910 (5)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我對廚房的記憶,可比我對電影的記憶還要早了許多許多...。

我第一次進廚房的年紀,應該只有六歲。

那時候我媽還沒開始吃素,我媽當時對烹飪也有極大的興趣,逢年過節必定煮出一大桌好料理,過年做粿,端午包粽,這些當然都是少不了的,每逢周末的晚餐,印象中也是精彩,而每回我媽只要在廚房做菜,我肯定就是窩在她身邊看她做什麼。

那個時候,我總會煩著我媽:「媽媽,我要幫忙,我要幫忙啦!」

大概是為了打發我吧!我媽把幾瓶醬油、醋、切碎的大蒜、辣椒等塞給我,要我替他做調味醬。

那是我對廚房的第一個記憶。

我媽的美食,一樣也沒傳給我,因為後來她就開始吃素,對於烹飪也興趣漸失,而詭異的是,自從她不再鑽研廚藝之後,我家的氣氛就沒有小時候那麼融洽了。

不過我媽依然有兩三樣絕活,她的滷肉跟煎魚,可真是世界第一啊!


只是我從來也不明瞭,為什麼我媽到了現在,才會擔心女兒自己一個人會不會餓死這個問題。從小,只要奶奶回彰化去,家裡面要是只有我一個人在家,從來也沒人擔心過我會不會沒東西吃,主要原因是,我家的冰箱裡從來不缺吃的東西,而我從國小三年級開始,就會洗米煮飯、燒水煮麵、熱鍋煎蛋了,不騙你,我甚至在還沒有在餐廳裡吃過焗烤以前,就用那種小烤箱烤出一個山寨版焗烤通心麵(就是煮熟了的麵加上雞蛋下去烤),所以我媽在我很小的時候就跟我說過,我自己一個人是絕對餓不死的,只要有水有火有食物,我絕對會用我自己的方法去填飽肚子。

下廚需要一點天份,當然也需要更多熱情,我熱愛美食節目,大學的時候剛有Discovery Channel的時候,有兩個煮飯節目深得我心,一個是義大利媽媽Bebar,另一個是美國媽媽叫啥名字我也忘了,我熱愛Bebar,看她煮飯是一種樂趣,像是遊戲般,從來沒有一定的比例,一切隨興而為,美食真的也沒什麼道理,好吃的時候就是好吃了,而每個人對於美味的看法也不同,自己的味蕾才是決定什麼是美食的關鍵,這是電視上的義大利媽媽給我的啟發。當時,我們常一堆社團的朋友聚在一起煮東西,吃東西,當時我就已經掌控廚房了,然而煮了些什麼,說實在也不是什麼了不起的東西,不過是水餃、火鍋這類不需要經過大腦的食物罷了!

真正讓我可以開始煮飯,應該算是在法國的那段期間的吧!

如果說一間房子的廚房只能有一個主人,那應該就是屬於那個女主人吧!住在我家的時候,廚房是我媽的,我就算想要進去煮個什麼,也會被她在耳邊叨上一陣,因為那是她的廚房,要遵守她的規則。到了法國之後,第一次我自己永遠自己的房子,自己的廚房,裡頭的一切:包括擺設、調味料的規劃、廚具跟餐具等等,都是由我一個人做主。加上法國因為外食價位太高,餐餐自己煮是必然的,而我的廚藝就在那一次又一次的餐飲訓練下,有了更精進的空間。

一開始,有人教我省前的吃飯方式:就是買一隻雞回來,雞胸剖下醃過可以炒,雞腿雞翅剁下可以滷,致於雞架子,加點紅蘿蔔馬鈴薯,可以熬高湯,熬過高湯的雞架子,上頭還有點肉,可別丟,扒下細絲加小黃光或紅蘿蔔絲,混點鹽醋蒜,可以涼拌。後來雞料理煮膩了,開始自己發想些小東西:漢堡豬排、豬肉丸子、烤馬鈴薯、馬鈴薯泥、各式各樣的義大利麵、三杯料理、可樂滷雞......總之,憑著記憶跟想像力煮出來的東西,那時有點不三不四,而目標常常也不是美味,而是有趣,還有一種掌控性,掌控了我們的食物,等於掌控了自己的生命,廚房裡的世界,變成無趣的法國生涯裡一個最好的逃避方式。

自己摸三摸四的學習,學到了一道讓我自豪的甜點:提拉米蘇。500公克馬斯卡彭乳酪+糖+三顆雞蛋,我做的提拉米蘇比坊間找到的任何提拉米蘇都好吃,因為我的是真材實料,是手指餅乾跟馬斯卡彭乳酪,不像其他人用巧克力蛋糕與奶油乳酪充數,不過也有三四年沒做過了,以前天母那家賣進口食材的商店也關門了,馬斯卡彭乳酪與手指餅乾也真不知道哪裡才找得著。

之後,我認識了一個人,那個人總共在我生命裡佔據七年的生命,看起來算短,但以我這年紀算起來也夠長了,不知道為了什麼,自從認識他之後,我對烹飪開始比以往開竅,因為吃東西的人不只是我,還有另一個人,還是一個我想要討好的人,因此我開始鑽研他平常愛吃的食物,也把我的料理調整成他喜愛的樣子:單純的蘋果派 (蘋果切片放在派皮上,灑糖粉)、馬鈴薯料理 (但我從沒有喜歡過馬鈴薯)...還有很多,我現在都忘了,但是他媽媽教給我的東西,我可是到現在都還牢牢記著,她教我怎麼做焗烤的白醬,還有配豬肉用的白色醬汁, 然後用來做烤火腿白菜捲,我在藉此發揮,變成了焗烤奶油白菜;他媽媽還教我怎麼做各式各樣的派,更教我怎麼做果醬,回來台北之後,我就曾經把吃不完的橘子跟李子全倒到鐵鍋裡跟糖一起熬煮,做出一罐罐的果醬分送大家。

那個人現在已經不在我生命裡了,對我永續的生命而言,怎麼突然他媽變得似乎更重要的ㄧ些。

做飯是有趣的事情,然而烹飪就跟拍電影一樣,電影沒了觀眾,溝通沒有了瞭解的那一端,也就沒了電影;煮了一桌好菜沒人捧場,再美味也沒人知道,也不可能多好吃,所以女人在面對心愛的另一半,通常會廚藝精進,除了是為了得到心愛的那個人口中道出得讚賞,以及看到他滿足的成就感,整道菜都變美味,後來當然如果她投入更精深的研究,就是為了自己了,而如果另一半不會支持,或是說出「我真的受夠了每次晚餐都吃得跟飯店一樣」的話,失望會掩蓋了那個掌廚的女人,隨後逐漸的,灰塵會開始掩埋那個曾經充滿活力的廚房,Bebar曾經說過:所有的美味都是卡路里。話是不錯,當你看到所有的美食裡的奶油用量,恐怕你就會放棄健身房了 (因為跑在多圈也沒用),但是我得說,所有的美食都要有同一種調味料,那就是愉悅與幸福。做飯如果只是為了做飯,那飯會越做越難吃,而如果你希望吃你煮出來的飯的人,能夠享受著美味的幸福,為了他們的幸福而做飯,想像著他們的笑容而下廚,快樂的人才能做出好料裡,因為享用美食是絕對的快樂,也是絕對需要快樂。

所以,《美味關係》裡的茱莉亞才會做得出好菜,因為她有愛她的老公,有愛她的朋友,而她也深深愛著除了藍帶學校的古板女郎以外的世界上所有人,她並不是因為瘋癲而時時快樂,而是她真的如此快樂,所以她的料理永遠是為了「吃得那個人」,什麼外型美觀通通不是重點,因為「什麼東西都調整得回來」,重點是在愉悅。

現在,我很喜歡請一群朋友到我的住處吃飯,不管料理是簡單還是複雜,小至可麗餅,大至有麵有飯有甜點,我也老實說,其實很多時候是很不完美的,然而能夠讓一群朋友快樂,所有的辛苦都不是問題。

食物能夠帶出的事情,還不只ㄧ些些,無怪乎這麼多電影文學,會討論食物的細節,因為每一個簡單的味道,其實都有自己的內心戲,豐富的讓人難以想像啊!



KK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5) 人氣()



這裡沒有獨特的空間,沒有特別的場景,我們不是活在電影裡,只是人們都熟悉的一般距離,但你我卻只想越靠越近:思想上,身體上,言語上,我們用種獨特的方式引誘著彼此,鼓勵著自己,往前走上一步,再走上一步,走到了百分之七十,還是九十,我們卻突然停滯不前,是因為太害怕而無法繼續前進?是因為恐懼終點不如想像中完美?於是我倆在此處停留,即使有機會肩靠肩,不小心讓你滑入我的手臂,也無法大方享有懷抱的溫度,也不敢親暱聞嗅對方的氣息,我們幻想著彼此的手心,卻無力感受緊握的力量,你的手心是否如想像中的細膩?你的頭髮是否如我夢境般的柔軟?是因為太害怕而不能實現腦中的念頭,於是我們在中間加了所謂禮貌的空間,留給彼此猜測、幻想,讓我們可以隨心所欲,進可攻,退可守,萬一這只是我孤獨的猜測,那也不就只是在我的腦袋裡,不會去傷害任何生命。而你是否如我想像般的美好?但我的思想有時會失控的想鑽進你的腦袋,如果我做的到,我也想看看你想得是否與我相同,這種恐怖的控制慾…唉呀呀,我怎能有這般思想,我怕這會加重了你我的負擔,打壞了現在的美好,於是只好繼續這樣走著,卻存著一段空間;看著,卻躲著對方的眼神;望著,只希望你不要突然發現;念著,經歷過每個小細節代表的意義;想著,我跟你之間究竟發生了什麼?

我們在等待什麼?等著機會的到來,把我們的距離突然拉進?還是等待事件的發生,讓這好不容易建立起的默契徹底打碎?我們心中都有一連串的問號,其中一個問號,是你是否與我想著一樣的事情?


而也許我們都在等著對方,哪一天突然勇氣降臨,決心全盤托出自己念頭,或是如一場遊戲般,給著比此暗號與提示,要你去猜出我心底的那個答案,一個恐怕連自己都不太敢去面對的答案,所以我們繼續提出問題,對你,對自己,對別人,對全世界,把自己埋入千篇一律的情歌裡,說服這不過是一個了無新意的問題,平凡到連大眾文化都可以輕易詮釋,還唱成流行,而聰明如我,卻無法詳細解析這段關係,或者還想問自己,這是否能夠算成是一種關係?


在這個不特別的空間,不特別的場景,我們兩人之間的空間,無比巨大,大到足以讓我們永遠分離,以後就是如此這般,成為回憶的一小部分,以後拿出來問自己是否後悔,想自己何苦當初,讓幻想只能是幻想,無從求證。而這禮貌的空間裡,卻又有無比的磁力,將我們兩人緊緊相吸,卻可恨無法貼近,我,與你,我們還不能成為「我們」,因為兩字中間,充滿著雜亂的溫度、濕度、幻想、猜測、與一些我們也說不上的力量,如符咒般緊緊的箍在一起,唯一缺乏的,竟是我和你勇氣。


於是我和你之間,存在著這個曖昧的距離。


你是否敢打破,這曖昧的距離。
 










誰推薦這篇文章

KK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她常常一個人去戲院,買了票去看那些跟愛情有關係的電影,不顧周遭是否都是成雙成對,她都是一個人去看。


她對愛情電影總是充滿期待。那些電影宣傳把這些感情的事寫得如此蕩氣迴腸,至死不渝,有沒有什麼感情,只要戀人對看一眼,就能夠讓人揪心刺痛,或就能願意奉獻所有?




那些宣傳詞上是這樣說的,她一向相信大銀幕的說服力,在買票進場的那一剎那,她總是覺得自己下了一個正確的決定。


燈光暗,銀幕上的男女開始了所謂纏綿悱惻的愛情:她愛我,她不愛我,我愛他,她更愛他…一連串的糾結複雜後,那對本來處在糾纏的男女,瞬間終成為眷屬,兩人從此過著幸福快樂的生活……?


「又是一個同話故事般的結局!」她口中並沒有詛咒,只是把手中的爆米花用力的摔進垃圾桶,隨著人潮緩緩走向出口,然後脫離人群,快步離開那個擁擠的影城。


他說,對自己說,要毀掉一段愛情,最好的方式就是讓他們終成眷屬。那些以為自己一生一世都要相守的人,完全沒有考慮到厭倦與平淡的存在,他們只是看到了眼下的幸福,然後就以此類推換想著未來也會同等美好,然後在不出幾年之後,孩子出生了,車子買了,房子也貸了,他們才了解原來那種美好只是昏眩時所帶來的幻想,往後他們也只能強押著自己去過一種正常人的日子,然後逼迫不准出軌,禁止愛戀他人的慾望,過著比兩面人生更痛苦的隱藏式生活。


她覺得,這些人才真該送瘋人院。


愛情,只有得不到的那一段才是真實的,只有要不成的那一刻才能持續到永恆。


愛情的本質是甜蜜,因折磨而擦出的美好。得不到的時候,儲存在我們換想裡頭的那些感情,才是最維真實。


國中的時候,一些早熟的女同學早就幻想著愛情的到來。他們以尖銳的聲調吱吱喳喳地討論著公車站的男孩,他今天是否又看了她一眼?他今天的長褲是用什麼方式熨燙……每個小細節都被他們無限擴大,,並且轉換成一種清新的甜,在她們的腦袋裡,這些就像是真實發生過的事情,一再在她們腦子裡演出,她們相信,這些都會發生。她總是靜靜聽著這群人快樂的談論,卻無法插上任何話題,並不是她不愛男生,也不是他不渴望愛情,只是她感受不到這一切有何意義。那群女孩們只是無意義的討論,卻沒有真正感受到愛情該帶來的那股強烈,讓人瞬而糾心窒息的感受。真正的愛情應該是這樣的,因為如果那是真的,那就是該如此巨大,巨大到我們無法承受。然而她們現在所言,都過於輕薄短小,愛情不該像是微風吹撫,而是狂風暴雨,將人逼到懸崖峭壁。


沒錯,愛情的本質,就是不該擁有。


高中的時候,她會跟著同班的女同學一起望著操場上那群所謂的「學長」,女同學又再度用自己為低沉實而相當高頻率的聲調討論著自己所喜愛的學長,為他們歡呼、尖叫,讓那群留著臭汗的男性得到虛榮的滿足,而女性們則因為卑微的獲得青睞而感到自滿,她那時已經學會了不與她們一同做自己所不能認同的事情,因此她會袖手旁觀,只是她依然會跟著她們一起,默默地看著這場鬧劇。


她並不是沒有看到任何人,她一直感覺到,自己對於其中一位高大的學長會給予較多的眼光,學長在受到其他主動的女同學包圍同時,也注意到了這名古怪的女孩,默默的在角落盯著她看,對她不知是好奇,還是恐懼,總之他會正視她,卻從不與她攀談。她也感受到,在她的身後,有另一對男性的眼光會注視著她,那個人外表斯文,絕不是不好看,但總之不是籃球場上的那種豪邁,默默的守在她身旁。


她覺得很有趣,像是大自然中的食物鍊,「螳螂捕蟬,黃雀在後」。這樣說來,自己是那隻螳螂,最後活下的是那隻黃雀了?


最後她選擇了接受那名斯文的男孩,她覺得自己應該破壞這種食物鍊般的詭異關係,更因為她深知自己絕對會愛籃球場上的那個人,但是那個人會激起她過多的情緒,導致他們的感情頻臨崩潰,她知道自己不能這樣子,所以改轉求另一段平靜的感情。她跟斯文男常常會一起看書,一起散步,他們兩個人的感情是如此平靜,像是…春風般的溫暖。因此她離開了他,她不想要這種溫暖的愛情,卻又不敢鼓起勇氣走入暴風雨中。因此爾後她的感情,只能挽著一段又一段的溫暖,再遠離溫暖。


她選擇自己去看愛情電影,看完,然後咒罵,卻又不厭其煩的繼續觀賞。她忘了自己何時開始買起爆米花來,總之劇情開始千篇一律的時候,她就嚼起爆米花,以示對銀幕裡的男女的抗議。


走出戲院,擺脫了人群,冷風吹來,她拉起了領口,好似偵探片中的服裝,她走向黑暗,程載著另一次對愛情…或是愛情電影的失望。
 





KK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這是三峽老街,其實台灣真的很有魅力,只是需要規劃與經營,當然還有...宣傳!向真正對這裡有興趣的人宣傳

 

從今年巴里島回來時,在飛機上看到一篇中國時報的社論:觀光規劃需要永續遠景。內容講到行政院通過一項「觀光拔尖領航計畫」打算從2009~2012年投入大筆資金、引進連鎖飯店跟新品牌的投入等等。這篇評論我現在依然夾在我的筆記本中,因為評論者認為,台灣至今依然在販賣日月潭、太魯閣以及阿里山,好像台灣就只有這幾個景點可賣,而且這些地點在毫無規劃的「經營」之下,根本早就特色全失,淪為千篇一律的名產販賣所,沒有店家真正擁有自己的特色,而真心想要旅遊、發覺台灣之美的觀光客,也因此不願意在此逗留,甚至落腳。

然後再看到這陣子熱比亞事件,高雄市陳市長抱怨這件事情引起了陸客的退房熱,讓他們有多擔憂等等。台灣的遊客好像只有陸客,沒有其他國家的觀光客?但明明許多來過台灣的外國人,都對台灣的美印象深刻,並且願意推薦給其他朋友,但為什麼我們的政府在這點上就不分黨派的起來,一律眼中只有陸客沒有其他國家呢?

大家不是都愛台灣嗎?台灣明明就是一個很美的地方啊!為什麼我們的旅遊就是比不上其他鄰近的國家來的印象深刻呢?




有時候我很慶幸自己生長在這樣一個小島,出生在島國的居民共同的特色,就是願意吸收外來的東西,包括也願意到異國旅遊。然而我們不得不承認,台灣是一個很美的地方,加上我們特殊的歷史背景,我們這個地方雖小,卻可以比鄰近的日本韓國來得有特色。然而跟外人 (尤其是西方人) 說起來,他們卻寧可去鄰近的國家,彷彿台灣不存在似的,實在是很讓真正愛這片土地的人相當心痛。

我也不能說自己是多愛這片土地。因為家庭教育的關係,我家從小甚少出門,旅遊是從前幾年因為前男友的原因才開始離開台北,去了好多地方:鶯歌、三峽、阿里山、墾丁、太魯閣、台東、綠島......。我才發現,其實台灣真的是一個很美的地方,就算你不離開市區,走在台北街頭,你都可以驚喜的發現一些老舊卻饒富韻味的古建築,好似身負著許多的故事,讓你想要去傾聽。

然而,事實卻是讓人憤怒的,因為那些帶著歷史的古建築,常常不是眼睜睜看著他頹圮,就是早就因為短視的商業用途,被鐵皮屋與塑膠布給覆蓋,因而變的醜陋無比,原本精緻而有去的那部分,只有搖頭嘆息的份,我們這些後代子孫如何的忘本,居然連祖先的故事都可以用廉價而醜陋的塑膠布覆蓋,你說我們的祖先在天之靈,能不哭泣嗎?

個人有時因為一己之利,或是個人性格問題,以致會做出短視的決定也就罷了,當我們的政府同樣也缺乏遠見,只會不斷的對自己的土地予取予求,卻不懂得同時也得要回饋與付出時,我們的危機才真正開始。我們的政府,原本應該是最愛這片土地的人,然而執政者不知是太自戀只看到自己短暫的政治前途,或是太懶惰以致於不想去做長久經營,他們只會喊著一年要花多少錢、引進多少外來廠商,來創造多少商機。我們真的不得不懷疑,台灣難道真的只能靠所謂的外來連鎖大飯店才能創造商機嗎?我們自己本身就有的東西,難道不夠吸引人嗎?

看不見也就算了,就算看見了,我們也只是在一同玩殘我們的土地。走進陽明山「國家公園」,除了廁所異味惱人外,觸目所及居然是一大排用鐵架與塑膠雨棚所搭乘的攤販,販賣的東西也沒啥了不起,不過是早就過時的炸甜不辣跟熱狗,連所賣的食物都過時20年了,就更別談我們如何與交通阻塞時的二氧化碳排氣量,以及大批無節制的遊客是如何的踐踏這個所謂的「國家公園」。

公共政策有時是會與個人利益相違背的,因此有規劃的公共政策,常常會背民意打回票,因為他們「短期內」會有損失,所以政府適當的補助絕對是必然的。但是我真的不知道我們的國家是怎麼搞的,可以一起眼睜睜看著自己的文化財腐朽倒塌,或是被沒有規劃過得醜陋襲擊,讓我們不禁懷疑,難道他們也必須倚賴著這種方式存活嗎?我付給你高薪 (公務員的薪水就是人民付的),只是為了讓你放縱他人來玩殘自己嗎?

法國許多知名的景點,為了保存著這些地方原來得韻味,政府會規定不得隨意改建內部,甚至連招牌都要統一風格,連店家要賣什麼東西都要一清二楚,以防大家都清一色賣著沒有特色的工藝品,把整個景點的都破壞掉了。而日本對於景點的政策,據我旅遊的觀察,應該就是保持原有的風格,因此他們老街永遠就有老街的樣子,為了保護大自然景觀,會規定私家車不准上山,觀光客一律搭乘國家提供的交通工具,並且這些交通工具在設計時就是以電跟瓦斯為主,以免二氧化碳毀了這片山林;販賣部的確都是賣著千篇一律的名產,但是全部統一區域,要醜陋的販賣著也OK,不過就關起門來自己賣。因為這個原因,所以日本的觀光客才會源源不絕吧!也不需要倚靠著陸客的加持 (甚至有時陸客會被他們嫌水準低而拒收),因為少了他們還有其他國家的觀光客會前來,而且他們的消費能力更高。

我們所做的卻全部跟他們相反:本來具有歷史的商店街,因為要賺錢要方便,所以隨便你改裝;本來有好山好水,因為政府的缺乏美學概念弄了一些醜陋的磁磚與街道布置,也為了賺錢方便,放縱餐廳裡賣著又貴又難吃的食物,商店裡賣著一模一樣的東西;國家山林嘛...為了賺錢方便,大家就近來進來擺攤吧!最好所有的車子都開上山來,我再來想想砍哪片樹林來蓋停車場好了!到最後,台灣剩下最有自己風格的地方,只有夜市了,因為那本來就是一個人為搭建的所在,要看自然景觀的,要看歷史文物的,寧可到鄰近的亞洲國家,至少那邊不是一個大型超市。


深入台灣大街小巷的7-11,在老房子裡開店的時候,依然毫不留情的搭上大大的霓虹燈,完全無視於這棟房子本身的價值,對於歷史的存在完全無動於衷。


相對於對面的屈臣氏,雖然外牆看來依然是翻新到太新,但是他們的做法比較起來有誠意多了 (屈臣是藥房好像還沒開吧!因為我真的沒看到,這是怎麼一回事呢?)


迪化街永樂市場一代,真的有很多很有味道的老房子,甚至整個寧夏夜市一帶都很有趣,然而大多數我們只敢望著二樓,一樓的店鋪如果不是去辦年貨,視線都不忍觸及......。


日本可以這樣保存歷史,我們當然也一定做得到!(圖為松本市街頭,這是一家老書鋪)





當我走在日本高山市街頭時,我心裡不停的想:其實台灣也有一樣的地方啊?為什麼沒有人知道呢?觀光需要宣傳,我們的土地小,卻擁有強大的觀光資源,我們可以抬著頭告知所有人這裡有多美,並且值得發現 (我所謂的抬著頭是也不必為了錢硬去跟客人低頭,有些人的錢可以不賺,骨氣不能失)。

可惜,我們有個只會丟錢卻沒有長遠規劃的政府,去統合想要維護的人民,所以我們的老街繼續被醜陋滲透,景點繼續被挖乾掘盡,而我們卻只能不停的往外走去,邊看著人家的景點邊說:唉!其實我們也有......。

PS 接下來我真的好想利用周末去其他地方走走啊!(但是烏來、鶯歌、淡水這些地方已經被排除了)



KK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我說了我又開始做新片了吧!這回是瑞典跟台灣首度合拍的電影 《霓虹心》,就是之前在三芝飛碟屋拍的那部。電影12/4就要上映了喔!雖然是跨國合作,但是完全沒有那種兩地不同劇組合作拍攝的尷尬,影片十分流暢感人,加上以《善意的背叛》獲得坎城影后的潘妮拉奧古斯特的演出,整個片真的很精彩,台灣的幾個演員:黃河、阿KEN、蔡振南、曾志偉,每個人的表演都恰到好處,外加可愛到流汁的瑞典小男主角路威帕莫(是個18歲未滿的清新小男喔!),跟你保證,這部片你們看得不會後悔的!(了解我的人都知道,即使是我自己做的片,我也很少這樣拍胸埔保證的!)

現在這個短版預告是以潘妮拉奧古斯特所主演的熟女為主,她透過網路交友認識了曾志偉,沒想到果真跑到台灣來尋情,究竟會發生什麼風波呢?

可惜我不玩網交,但聽說真的會做出這種舉動的人還真不少......。





KK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