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0909 (3)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總有一天,我們通通都會忘記,忘了曾經去過的地方,看過的美景,享用過的美食,啜飲過的醇酒,忘了甜美,忘了苦痛,一切只會成為一種模糊的印象,昏昏沉沉地存在我們的心頭,就像血液緩緩留過我們的肌膚,我們知道,但不會知覺。

圖為日全蝕過後,在立山所發現一隻死去的蝴蝶。

時間是我在妻籠宿的那個晚上。在沒有預知的情況之下,遇上妻籠宿一年兩次的祭典,攝影客、觀光客、背包客,每個人都樂昏了,拿著相機猛拍。我也是觀光客,日本的祭典是電視上才見的到的產物,除了特殊的抬轎驅魔儀式之外,所謂的祭典不過只是個廟會,原本古色的街道上,可以擺上破壞景觀的塑膠野台攤販,讓孩子們可以穿著五彩的浴衣玩耍。對我而言,這些早已不稀奇。晚上8:00左右,我回到了民宿房間,原本可以接待兩組人的民宿因為只有我一個人進住,主人將兩間房打通成一間房,一間給我當客廳,另一間給我當睡房,享受著有充份隱私的空間。獨自坐在這寬敞的房裡,抬起頭來,民宿的房裡一個人住來也挺詭異,天花板上擺滿了這個房子歷代主人的照片,也許是為了有個懷舊的氣氛吧!但我的腦鐘中總不斷浮現哈利波特裡每張照片裡的人都有自己的靈魂與生命,感覺他們正眼睜睜看著我這個外來客進住他們的臥房,然後私底下討論著:「喔!台灣來的。一個女生自己來啊!怎麼沒有人陪她來呢?她好勇敢啊!......什麼勇敢,不過是找不到伴罷了!...才不是,你懂什麼,現在的年輕人都這樣了......」云云云云。我睡覺的時候沒有聽到吱渣聲,倒是在房裡看電視時浮現了很多念頭。


去過哪裡?屈指一算,不算少的哪!美國有紐約、華盛頓,日本的東京、京阪神 (尚不論才該回來的中部北陸),柬埔寨的吳哥窟、中國北京、韓國釜山與漢城(漢城是國中的時候去的),巴里島也算是一地,歐洲更是豐富:德國柏林、法國姑且不算巴黎與待過數年的南錫,西部城市其實早就遊歷過,南部的馬賽跟普羅旺斯也沒錯過,坎城更是去過三次以上,捷克的布拉格我在那裏度過2001年的新年,嚴格來說,我算是跑過不少國家的人了,我應該是個充滿記憶的人,然而事實上卻不盡然。

旅程,是什麼?是記憶?是感覺?走過再多的國度,最後得到的是什麼?護照上一個戳記?還是航空公司會員卡上的累積里程數?一堆旅遊的照片?還是,那一刻心中的感覺?

坐在妻籠民宿裡,我想著以前走過的旅途,我記得當初人在京都三十三間堂時,內心浮起一股肅穆感,差點驅使我立即歸依佛門;我記得踏過聖馬羅的石板路時有種深刻的印象,不停呼喚著我再回到該處;我記得在京都石版小路散步時有種閒逸的感覺...只不過,是什麼感覺?是什麼印象?腦中早以模模糊糊,旅程中再快樂,最終沒有留下痕跡,都只是成了行程,用照片、文字留下記錄,提醒著我曾經去過那個地方,然而當時的感覺與感受,全都跟著行程留在了該處,我隱約可以記得,卻無法重新體會當時的那股強烈,是因為沒有事件嗎?沒有事件的註記,所有的感受都只是平淡的感受,無法被撐起突顯,無法在腦中深刻......。我忘了!我一向相信的「感覺」,最後全部流失了,即使我拼命的挖掘,它依然不在那裏,頂多隱約留下了一個記號罷了。

只是一個淡淡的記號罷了!

布拉格。是的,我去過那個地方,我的護照可以證明,但那究竟是怎麼樣的一段旅程,我卻一點也想不起。印象中很冷、搭了很久的車,跟我去的人是我的前男友,然而,那城市裡的一切一切,我居然完全無法記憶;吳哥窟,我去過,我的硬碟裡還儲存著照片,我還看著大吳哥的菩薩笑臉,告訴我曾經在那裏攀爬過,然而,那是怎樣的一段旅程,我真的完全記不得了?我當時開心嗎?我是否有生氣呢?我看到那頹壞的宮院,我心中是否有燃起一股遺憾呢?我真的完全忘了。看著那些照片,心頭納悶著,就算是五天四夜的行程,也會讓我們這麼快就忘懷嗎?布拉格,不過是九年前的事情啊!那段回憶卻已經跟童年的記憶一同被歸類在模糊的地帶。吳哥窟,不過是五六年前的事情,除了照片依舊鮮明,其餘每一個部份都早已暗淡......。所以我旅遊的目的是什麼呢?要怎麼讓我抓著這些記憶呢?

就算我抓著這些記憶不放,這又能如何呢?

我很希望有個櫃子,可以把每一段夢境如同藏書一般收起來,只可惜年紀越大,夢境即使有,在清醒的那一刻也早就破散;更希望那個櫃子可以把每一刻深刻的感受收藏起來,讓我可以隨時取出感受:我是否曾為某個景致而震撼,我是否因為某個事件而驚天動地的哭泣,我是否曾經愛到不顧一切,為他高興、悲傷、氣憤、或是僅僅看著他就能得到幸福?

如果可以,那個櫃子就像個法庭,我們生命的法庭,證明著這一切曾經是真實,我甜美的記憶的確曾經有過,你看看你看看,拿著我的記憶告訴你,我就是曾經這樣的感覺著。

不過,感覺再重,也禁不起時間的吹撫,時間只需吹口氣,感覺就在那一瞬間破碎成數十萬的小粉塵,漂到不知名的角落。就像那段曾經以為很強烈的愛情,在掛掉那通電話的瞬間,那人的五官就在我的腦中模糊到無法記憶,我記不起是否曾經享受過愛情的甜蜜,更記不起是否為他留過憤怒的眼淚,總之,知覺,感覺,情感,這些我們賦予他們太多的重量,事實上他們不過是如此微不足道,我一彈指,它就消失了,沒有痕跡,沒有佐證,我們都想太多了,我們都要太多了。

因此,我在那妻籠的民宿裡,獨自一人流下了眼淚,不是因為孤獨,也不是因為寂寞,而是原來這一切,不過是僅僅如此。

不過僅僅如此......。



KK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 Sep 19 Sat 2009 01:34
  • 運氣

最近很忙,因為手上又有新的片子要做了,哪部片呢?先神秘一下,總之是好好看的片。不過像是臨危受命接下來的案子,其實有點打亂了生活規律,原本中午練瑜珈的習慣,變回晚上練瑜珈 (其實想試試看練早上八點半的瑜珈然後弄完10:30去上班,不過愛喝酒愛熬夜看帥哥的習慣如果不改,要能這樣簡直不可能),原本性靈平靜的身體內分泌,現在得強迫腎上腺素猛力分泌,然而該喝的酒還是要喝,該吃的飯還是要吃,該上的瑜珈依然要上,該寫的部落格...不管是為了什麼還是要寫。

我家是沒有接電視的,不要問我為什麼,總之我本來就不愛看電視,最最不愛電視新聞,因此每次只有我回我爸媽家的時候,才會有機會碰到電視節目。

所以,上周末回家看電視,意外發現怎麼許多線上遊戲的廣告都拍的十分...簡單,簡直就是地方電視台的品質 (拿DV拍一拍就上了吧),放在有線無線頻道裡播出。總之,那支線上遊戲的廣告內容如下:在一家愛情旅館中,一對男女 (應該是夫妻) 穿著古代服裝,在房間裡頭不知道說些什麼 (是說現在的年輕藝人啊!很多不打字幕都咕嚕咕嚕的不知在咕噥啥,好像張開嘴說好話要他命似的),然後兩人就在隔壁社區公園的草皮上奔跑,最後字壓畫面,打上遊戲名稱,左下角那對男女面對面盤坐,兩人皆閉上雙眼,手心互貼,不動聲色。

吸引我的不是遊戲名稱,而是...我的天啊!我有幾十年沒見啦?他們...在運氣耶!


現在的小孩子不知對於「運氣」這件事情有沒有特殊的情感?以前咱小時候 (都33歲了也算是有一把年紀了),看那金庸改編的武俠劇,葉青歌仔戲,黃俊雄布袋戲,只要是古代的那情節,一定少不了「運氣」這檔子事兒。運氣是很重要的,在這個H1N1流行的年代裡,運氣的情節不知會不會影響防疫 (雖不是體液交流也算是體氣交流啦!) 。

運氣,總之就是把一個人的氣運到另一個人體內,通常會發生這種狀況的情況有以下幾種:

1. 練功

某A因為要參加武林大會,一定要在短時間練好某神功,才能夠打敗某仇家,不過該神功極為複雜,連已經往生的某武林大師都沒有練成過,那個被迫參加武林大會的小混蛋怎麼可能練成?這時,救星出現啦!某武林高手見小混蛋雖為混蛋,不過其實有相當的練武天賦,加上本性善良,決心幫他一把,將自己的內力運到小混蛋身體裡,讓他可以有足夠的本錢去練那蓋世神功。

於是,武林高手吩咐身邊的人,準備一間隱密的房間 (或是隱密的山洞),兩人 (通常是男生) 進到該隱密空間,三天三夜沒有出來,兩人就面對面、掌對掌,高手把氣透過手掌傳到年輕的小混蛋身體裡。

三天過去了,小混蛋出關之後,不但是一條活龍,氣順了,連腦筋都開了,原本混蛋臉馬上變得聰明內斂,一下子什麼都懂了。反觀高手,將自己的氣全部送給了小混蛋之後,身弱體虛,兩眼無神,雙唇發紫,他的武藝生涯已經結束了,為了小混蛋,他奉獻了一切,從此隱居山林,與桃花及小鳥坐伴,琴棋書畫,小貓小狗,喵喵汪汪,唧唧啾啾,武林高手成了文人,小混蛋成了武林高手,打敗仇家,稱霸天下,從此統馭江湖數十年,直到下一個小混蛋出現...。

以前小時我年幼無知,現在回想起來,這情節分明是最早的同志劇情,三天三夜的「閉關交流」,有時嚴重起來,兩男可是要脫去衣物 (雖然明明是透過手掌,仍不懂為何需要脫去衣物,是太熱嗎?) 與閉關之後的結果,小混蛋其實是個無知的傢伙,因為他當上盟主後居然還在泡美眉,你怎麼能不同情為他奉獻所有的武林高手呢?

去你的,小混蛋!

2. 逼毒

某年輕小混蛋不慎喝了毒酒 (通常喝酒中毒的都是該死的)、中了毒掌、被毒針所螫。這種毒啊...唉唉唉,無藥可醫啊...,唯一的方式,就是要運氣逼毒,將體內毒素逼出,而且,逼毒事大,衣服非脫不可,因為逼毒啊...是不能單靠手掌的,一定是要「把我的手心放在你內心」,要將手掌靠著中毒的一方背部,把氣跟罐腸一樣灌到對方的身體裡頭,把毒素逼出來才行。

毒素逼逼逼,汗液流流流,嚴重還會嘔黑血,黑眼圈在救人的那方開始顯現。等到毒素逼完,中毒的一方毒沒了,但身體依然虛弱,需要照顧,而救人的那方則可憐了,他不但元氣大失,有時候還會醫個不小心毒素倒流到自己身上,變成自己運完氣之後,還會嘔起血來,休養個好幾天。不過休養的日子裡,撿回一條命的那人一定會不眠不休、全力照顧,可以的話,如果被救的是女生,救人的是男生,最後兩人一定會透過這個運氣解毒的行為發現對彼此的愛,進而以身相許;而如果雙方都是男性,最後必然結義金蘭,一生兄弟相稱。

小時候我很希望可以找個帥哥運氣,因為運完之後他就可以變成我男朋友,現在我想通了,難怪男生跟男生運完氣會想要結義金蘭,男生跟女生運完氣都會變得好羞怯,原來運氣這檔子事兒才是性愛寶典的始祖,做過了不能說沒有,只好用個什麼方式代表我倆之間的關係,好隱晦,好曖昧、好性感啊~~!

咦,我好像透露了小時候就有性幻想的細節嗎?

3. 還是練功

小時候看【神鵰俠侶】,我有問過我姊小龍女跟過兒練功,小龍女到底是在介意什麼?(當然沒有答案,而且還會被罵)

男女一起練神功真是件有趣的事,因為步驟一定是要先男女光溜溜運氣,然後才能練招式。小時候我不懂,為什麼男女一定要光溜溜才能運氣? (我也問過我姊,我當然也有被罵) 而且他們都會大費周章的,去找出一個空曠的芒草堆,兩人坐在芒草堆中,裸體的兩人中間,必定會有一堆芒草擋住彼此的視線,然後兩人的手掌,透過芒草間的空隙與對方相貼,然後氣就這樣運運運運運,運到彼此身體裡頭。

小時候上學的路上,那時開發還沒有這麼過度,路上會經過很多芒草堆,幾個無知的同學還會相邀「哪天一起去運氣」。

還好沒有,否則就跟看A片模仿劇情的情節沒兩樣了。

不過,芒草堆真是個性感又有趣的發明。試想,如果今天是窗簾,那是由上而下垂掛,兩人看不見彼此,第一無法若隱若現,第二如果沒見著搞不好亂摸會摸到,所以選擇芒草堆,隱密性高,空氣流通佳,總之野戰是許多人幻想的極致,芒草堆是荒野野性的最高峰。

我曾想過,運過氣之後,附近的芒草堆會不會死一片?感覺上運氣就像有輻射塵一樣,會影響生物發育,然而這個過程可以讓過而登大人,小龍女打開心防,所以運氣真是充滿性感與壓抑,在保守的東方社會裡,開啟了一個狂野的通到,已運氣之名,很多事情可以進行與發生,只是我們都只覺得那是在運氣,而且運氣的時候,旁人只能跟等小孩出生一樣急踱步,不能進去一探究竟。

好性感,好隱晦啊~~!

所以,那則廣告最後說了什麼呢?

那對男女在附近社區公園的草皮上野合了!



KK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所有人在穿著切格瓦拉頭像的T恤前,都要先看看這兩部片的!


星期六晚上,經由朋友的慫恿,去看了長達五個半小時的《切:28歲的革命》與《切:39歲的告別信》,這種熬夜看電影的瘋狂行徑,自從十幾年前金馬影展放映《醫院風雲》之後,就沒有再發生過了。我們都笑自己是在裝年輕,看著這群不眠的年輕觀眾,我心裡想著:原來以前我也是這附德性─自恃高品味與眾不同,活在一個不同的世界。那晚的景況,活脫脫是個縮小版的胡士拖,只是,我自己對於胡士托也沒多大了解就是。

我們對「切。格瓦拉」的了解,除了「革命英雄」與「T恤上一個很酷的符號」以外,一無所知。也許透過這部電影,讓我們可以稍微脫離膚淺的符號崇拜,而真正去了解切的革命理念。我一直覺得,片商也是太善良了,在台灣經歷了前元首貪汙與八八水災後現任政府毫不掩飾的謊言與無能之後,本應當是炒做革命情緒的最好時機,而「切」一直都是革命的最佳代言人,此時不拿這時空背景來大做宣傳,激盪革命熱情,也只能說,傳影互動為了社會利益與和平,也算是貢獻了許多票房收入。

不過,台灣人不會革命的,至少現在不會,看完了這部片就會了解。


革命,是永生的夢想,一個真正的革命家,不會因為一場革命的成功就躲入豪宅、啖美食、著華服、開名車,因為這個普世皆可自由的夢想永遠無法在世界的每個角落裡實現,所以革命者就必須不停的行動,有如傳教士與苦行僧般將這個理念與運動傳達到每一個角落。

而人民為何要革命?因為當權者的不能而讓人民被生活所奴役,當生活過不下去之後,維有行動能夠拯救自己,就像快淹死的時候得要掙扎一樣,雖然不一定會活下來,但不掙扎就是只有一條死路,所以才必須往前衝破自己的困局,革命是這樣產生的吧!

我沒有念過馬克斯,對於共產主義的教條更是一概不解,不過看完了這兩部關於切的傳記電影,體會到了這些道理。也許想法過於幼稚膚淺,但是至少了解到了台灣人再怎麼痛恨現在的政府,也無法起身革命的道理。人都有勇敢的一面,也有孬種的基因,大部分的人即使對生活不滿意,只要過的去,依然不會尋求任何改變,所以很多人過著無趣的日子,每天看著新聞台感嘆世界有多糟 (說是世界也不過就是這個島)、社會有多亂,卻無心去做任何的改變,就連自己也懶得改變一下,過著雖然不開心,但也不難過的日子。因此,在經歷了前元首貪汙風暴,現任政府完全扮家家酒般的執政方式,我們依然不會有任何的動作,甚至對於現任政府連靜坐抗議都沒有辦法去做?我很不解,台灣人的忍耐度真的很強大,政府的盲目功力也十分的深厚,我們只會靠著網路罵翻天,政府可以假裝這一切都不存在,而我們依然無法革命,因為我們的日子......說真的,沒有很差啊!罵完之後,我們還是得上班、得吃飯、得看電視,就好像《不能沒有你》裡頭那群看新聞報導的群眾一樣,曾幾何時,我們的政府所鬧出的笑話也成了綜藝的一部分,他們的籌碼是我們的生活,而我們卻無法做出改變。

因為,我們的生活還過得去。

我這樣說,其實我也是一個嘴砲王,只會罵不敢作,我們都缺乏了革命的精神,切格瓦拉出身富裕,他並沒有任何需要改變現狀的動機,卻能夠以一個外國人的身分,到古巴革命,解放古巴。而我們卻連站出來強迫政府改變的能力也沒有?革命需要領袖,我們缺乏的正是那個領袖,革命需要團結,我們是否能夠有這樣的團結?

真正的革命領袖,如切格瓦拉,是不能夠有正常的生活的,他的生活只有不斷的革命。革命是一種永生的夢想 (我想不能說是事業,因為真正的革命並不會在革命中為個人帶來任何利益,而事業卻是以個人利益為目標來經營) 一場革命,要勝利已經是難事,勝利之後緊接著不會是和平,而是另一場革命,革命領袖需要犧牲的是個人,他解放所有人,自己卻永遠在解放的過程裡掙扎,這種行為只有菩薩跟上帝做得到,現代的社會裡,怎麼可能找得到這種聖人呢?

看切格瓦拉的二部曲,我想去說他有多好看是沒用的,因為要看切,不能是因為他的劇情有多高潮起伏,革命,就是作戰,就是生命的損失,就是一個殘酷的過程,然後你還要求電影要多麼劇力萬鈞?我不知道你是否該去面壁思過。而是,我們這群滿腔熱血的年輕人啊!每天不停的打嘴砲、罵國家、罵社會,然後除此之外什麼也不懂,還膽敢穿著切的頭像T恤四處招搖?(那你怎麼不穿耶穌的大頭或是千手千眼觀世音菩薩的大頭,他們也是普渡眾生,也算是一種革命啊!!!) 看切格瓦拉二部曲,而且是史蒂芬索德柏的這兩部,才能夠多少看清楚切所帶來的革命真意 (至少給我這個啥都不懂的前假文青一記當頭棒喝),你以為切的死是多麼的英雄式?我看了也嚇了一跳,不過經過思考之後也了解到,革命家的死去,只能是在戰場,因為他一生一世都在革命,難道要冀望他在子孫的圍繞下善終嗎?切的犧牲,如果在東方,應該可以跟關公等人一樣,值得許多人為他蓋廟祭祀吧!

不過話說回來,熬夜看切,我倒是沒有睡著。上集熱血,下集困境。我老實說,下集我的確有不小心瞇了一下。但是,革命不可能永遠都是順利的,革命領袖遇上不對的人、時、地,就會像鬼打牆一樣走不出去,我覺得,史蒂芬索德柏拍這片簡直就是一項大冒險,在如此複雜的革命裡,他能夠以這種跳躍不沉悶的方式去拍出整個古巴革命的熱血,與切格瓦拉的革命理念 (還有美國人有多麼的機車),看上集,你不可能睡著。而下集,拍的是讓格瓦拉喪命的波利維亞革命,既然是一場困獸之鬥,索德柏也捨棄了花俏的手法,以流水帳般的記事表,來讓觀眾充分感受到波利維亞革命失敗的原因。五個半小時的片,算是現代電影中一個大革命了,就算索德柏拍過令我很不欣賞的OCEANS系列,光這兩部就得以贏回我對他的尊重。索德柏當初為了推切格瓦拉的二部曲,聽說還親自到了坎城市場展與片商面對面,可見這部片對他有多麼重要!!! 夢想,畢竟還是一個人繼續下去的最大動力啊!!!

所以年輕人們,去看切吧!愛打嘴砲者,去看切吧!愛看新聞台者,雖然我想你們很難被教育,腦筋應該也被新聞台搞得跟漿糊般的僵固,但是還是去看切吧!還有那些愛穿切格瓦拉制服的人,你不看切別忘了現在是七月半啊!!! 不管你會不會睡著,但是如果你的內心還有一點點學習的慾望與關懷社會的佛心,看了這部片,是會讓你僵化的腦筋活絡起來的,讓我們想一下,對於現在,不管是個人,還是大至社會,我們還能做些甚麼。

革命不只是戰鬥,也是改變,自己如果不先改變,我們的社會總有一天會變得跟波利維亞一樣,像攤死水般難以流動。

PS 在看切的時候,發現現在的文青真的跟以前不一樣了。既然都熬夜看電影了,不但可以吃蒜香雞排,我隔壁的還能夠摸黑吃涼麵,吃完之後打個飽嗝聲響大到不輸切格瓦拉的哮喘聲,大家是怎麼了?如果連尊重同場觀影的人這種道理都不知道的話,怎麼會想要看革命者的傳記?當然,他們下半場就走了,然後會在外頭放話「唉唷,這部片多難看多難看」之類的,他在電影院吃涼麵耶!!! 講得話怎麼可以信。



KK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