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0908 (7)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要能創造五彩繽紛的世界,不一定需要了解色彩;沒有了現實的束縛,我們的世界才會更廣闊,因為活在有形世界得我們,其實不清楚,「世界」其實比我們所想像得更無形。

曾經聽過一個笑話:一個計程車司機載著一名乘客,乘客不停用鼻息哼著命運變奏曲,哼哼唉唉的聲音搞得司機心神不寧,於是司機忍不住拜託乘客停止哼唱,還跟他說:這樣的節奏讓你這樣一哼很難聽耶!乘客笑了笑跟他說:你聽到的是我的哼唱,但是我聽到的可是一整個交響樂團的演奏啊!

不知道為什麼這會被歸類在笑話欄,而不是被歸類在人生指引的文類,我們的世界看似這麼大,我們的腦子卻只佔有著這麼小的空間,但是能想像出的世界卻無比遠大,這跟年紀、性別、教育程度都無關,世界的存在,並不是周遭的物質,而是你腦中的那雙眼所看到的一切,所謂的「世界」,其實比我們知道的還無形。

(以下有暴雷,因此推薦在先,本人覺得這部電影比《囧男孩》更好看,氛圍與情感更加細膩,演員表演不知為何有辦法如此生動流暢,同志情誼可能不是重點,我也不太懂如何去認同跟理解,但卻以一種不造作的方式存在於這個幻想與現實對比的情境中,一切都是如此均衡,說真的如果你911不想看3D殺人片,我更推薦你看這部如同《愛蜜莉異想世界》般生動的小品。)


要由我來說故事,我會說《帶我去遠方》是一個小女孩成長的故事 (這樣說的原因是很多人看完可能會著重在一個小男孩出櫃的過程),小女孩外表看起來傻傻、無憂無慮,每天就是「腦子裡不知在想甚麼」,我們以為她就是這樣無憂、無慮、無性別的一直長大,大人對她的使喚不曾改變,因為大人並沒有察覺到,小女孩也會長大,纖細的情感也會變形,從兄妹的感情轉化成男女間的情愫,好似空空的腦袋,終於也裝滿了夢想,當然,也開始放進一滴滴的憂愁。

這種憂愁無從講起。因為太過於細膩,會被大人們定義為「胡思亂想」,所以不如就把這繼續放在腦子裡,讓這些憂愁轉化成無限的想像,頭蓋骨與長髮關不住幻想的蔓延,因此我在這房子裡,背著背包,望著窗外,其實我人已經到了馬爾地夫,到了那充滿陽光與椰子樹的小島,我現在只是走到這裡,但如果我要邁向天堂,土地與海洋也關不住我,雖然我只是在這個狹窄的房間裡,背著這只背包。地圖也不過是一個協助我性靈抵達的工具,只是提供我一點點......嗯......與現實之間的關聯質,當我用黑筆連結起這地點,不必透過航空公司累積里程,我已經走過了這一遭。真的,真的有這個地方!只是你們都還沒有去過。

愛情也不必透過身體的觸摸。情感的存在,是屬於我倆的心電感應,只要你懂我懂就好了。就算你不懂......OK,那我懂就可以。只要我懂,就可以繼續愛你。

我看不見顏色,並不代表我不知道顏色,只不過我看不見你們看到的顏色。在我的腦子裡,我的世界比你所能想像的色彩繽紛,因為再也沒有現實的顏色來困住我,所以我可以把太陽變成黑色,頭髮染成綠色,大地塗成粉紅,天空畫成金黃,不過你們會覺得我瘋了,我是神經病,所以才會有畫家把自己的耳朵還是鼻子給割了,因為你看他只是割掉,他或許做的是另外一件事情,只是你看不懂,你的眼睛被這個世界蓋住了!

這些炫麗與美好,只有在觸碰到現實的時候才顯示的出他的苦悶,就好像脆弱的水晶碰撞到了堅韌的石頭,匡噹一聲碎了滿地,絢爛的世界又變回了灰白,唯美的情愛只剩下苦澀,走過的旅程終究只是一個夢想,可惜立可白也塗不掉曾經做過的夢。曬著現實裡溫暖的陽光,腦子裡卻乾涸著,於是我再度選擇六神無主,讓思緒飛到想飛的地方,我想著接下來的那陣風,會不會連同我跟傘一起吹向天空,到那個沒有人的遠方?

《帶我去遠方》這部片能夠獲得觀眾的認同,應該是在於能將幻想與現實之間,轉換得如此流暢。即使流暢,對比卻不停地存在於影片之中,五彩繽紛的顏色 (市場的顏色、還有那不知名的彩虹珠珠) v.s.色盲的小女孩,出門遠行到海中的無人島v.s.了無新意的海港小鎮,輕鬆幽默的對話v.s.中下階層的生活,原則上,片中每個人物都因為某個原因被困住了:小女孩被色盲所苦、這家子人其實某程度被一個家庭枷鎖所綑住、阿賢總是為情所苦、而所有的人永遠只活在這個小港鎮無法脫身......。

同樣的背景換成給另一個導演拍,可能又是一部灰暗苦澀、哭天搶地的苦痛社會寫實片,然而導演 (同時也是編劇) 卻選擇不被現實所限,她與小女孩做出相同的選擇,把這部片釋放到幻想裡。有時候我們必須記得,電影是幻想的產物,在電影裡頭,我們不是只能拍攝、錄製、剪輯,故事永遠不會是現實,我們又何苦被現實所套牢。

因此,結果令人訝異,苦悶成了一層外衣,裡頭包裹著甜美的幻想,讓我們走入其中,陶醉不已。我們別忘了,幻想永遠比現實有趣,這也是為什麼我們喜歡看電影,想想《開羅紫玫瑰》吧!看電影讓我們忘卻一切,置身於另一個世界。而可以幻想的人,不必關燈,不用闔眼,另一個世界就成現眼前。

我好像在重複寫同樣的東西了!我只能說,因為我愛幻想世界甚於現實生活,因此當我看《帶我去遠方》時,悄悄地在戲院裡哭了兩次 (強迫眼淚不准掉出來),不是因為生活苦澀,也不是因為人物可憐 (裡面只有可憐的遭遇,沒有可憐的人),而是總算知道有人可以體會這種心境,感覺自己如果繼續幻想下去也無可厚非啊!

PS 片中說得一句「XXX如果XXX的話,狗也有四腳褲可以穿」字幕「四腳褲」打成了「四角褲」。不過我要說的是,這句話應該在《悲情城市》中也有用過囉!



KK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 Aug 31 Mon 2009 01:28
  • 等待



我曾經想就著這張照片,也一篇關於等待的文章,最後卻因為思緒無法集中而作罷。

有關這張照片的故事是這樣的:那是我在日本中部旅遊的倒數第二天,我到了歧阜市,看歧阜城。歧阜城是一個位於山上的小城堡,後來才發現原來現存的城堡是重建,已經全部都是鋼筋水泥。重點是,我得乘坐纜車上山,攀爬步道之後,才能夠抵達。那天天氣很差,陰陰暗暗山雨欲來,走在狹窄的步道上,打雷的聲音特別大,我不知怎麼特別害怕,是怕被雷公打嗎?我其實有嘲笑自己一下。

參觀完畢,搭乘纜車下山之後,天氣突然變差,下起了大豪雨,豪雨逼得車站人員必須暫時停駛纜車的運作,而我們這群剛下山的旅客大部分都沒有帶傘,則被迫必須在車站裡等待雨停。

我有帶傘,但這時即使硬撐著傘走出門,也只是讓臉部以外的所有部位淋濕,於是我選擇了等待。


雨下了一小時左右,待雨勢變小,許多帶傘的民眾紛紛離開,我也跟著人群一起走出這個索然無味的車站商店,準備前往歧阜大佛的廟宇,然而雨似乎沒有馬上停止的意願,滴滴答答的雨勢又大了起來,於使我只好再度尋找躲雨的地方。我走進歧阜城博物館,不知道雨何時會停,就算我對日本的博物館概沒有太大興趣,因為總覺得日本不論在藝術與文化上,遠不及我們自己的來得精緻,說穿了倒像是一些精良的複製品,不過情勢所逼,我並不願讓等待的時間就浪費在等待上,於是我花了300日圓,走進了歧阜城博物館。

博物館內容出乎我意料的有趣,或許一部分的原因是我根本對它無所期待,因而裡頭的陳設與展出都讓我驚喜連連,昭和時代的街道原景重現,讓我有身歷其境的感覺 (這跟我本來就喜歡城池街市模型的原因有關),而手拓畫作的體驗,館員知道我不會說日文,極力用他所學的所有英文字彙來跟我解釋製作的方式,也讓我感受到一股溫暖。這趟意外的旅行,即使只有短短的一小時,也讓我對這個本來沒有甚麼意思的城市倍感美好。

參觀完畢後,走出博物館,與停了,太陽也出來了,行走起來順利許多,接下來原訂的歧阜大佛行程反而沒有想像中的有趣,空蕩蕩的廟宇裡,除了一位板著臉收門票的阿姨,只有大佛與表情詭異的50羅漢,怪的是有佛的地方我居然敢受到一股陰森,因此拍了照之後火速離開,這樣也是300日圓。

這是我選擇等待的結果,歧阜城的博物館像是等待的一個小禮物,要省了這個地點,我的歧阜城之旅必定以無趣作收。

回來台灣之後,意外的發現,我在這趟旅途中,居然可以等待。以前的我,絕對不等待,等待對我而言是一種時間上的浪費。然而這回,我居然可以為了一套鰻魚飯等候50組人,為了一份海鮮井坐上一小時,等待雨停,等待日落,等待的時間,並沒有我想像中的難熬。

為什麼等待會令人難受,原因或許是來自於本身的迫不及待,一分一秒如坐針氈,刺得我們心亂如麻,迫不及待來自於我們的慾望,過於急迫的慾望讓我們心神煩躁,這股煩躁蒙蔽了我們五官,讓我們忘了去感受周遭,反而只看到自己心中那股蓋不了的脾氣。

等待更難熬的,是因為我們宛若走在一條沒有盡頭的小路上,跑再快也沒用,因為這未必會讓我們比較快抵達終點,還讓我們忘了欣賞沿路風光,就像是跟旅遊團一樣,我們變得操勞疲憊,最後回想起來好像什麼都不過如此,其實我們想跳過過程,結果就變得沒有那麼美好。

巧的是從日本回來的一周內,我發現我的手錶全停了,一支停在4:10,另一支停在3:50,以前我是個不能不戴錶的人,這回我下定決心,不要去修錶,讓時間從我的手腕上離開,我也許該學著,不要被綁著,而是自己去掌控時間,這事情發生在我即將邁入33歲的日子裡,發生在這段生活比較搖擺的時期,或許是老天要給我一個啟示,要我不要再這麼汲汲營營,叫我緩緩腳步,不要老是看著自己的慾望,要看看周遭,看看世界。

說得一付好像聖嚴法師在大愛台說法一樣,但也許我真的期待太多東西時,慾望讓自己的醜陋的本性盡現,反而嚇跑了身旁美好的事物,我現在真的想要體驗一點不一樣的人生,而不是只用工作來填滿自己,這算是一種欲望嗎?我有辦法變成我心想得那般大而化之嗎?我也不知道,我想我現在只是在等待。



KK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女人每個月都會有一個低潮期,身為女人的大部分都會了解,不是女人的也大概都有聽說,只是這段時期女人會有的情緒反應被過度渲染,甚至透過電影編劇的想像力,成了人們口中的一個笑柄,而不過,這對於女人而言,一點也不好笑,而是真實存在於生活中,每個月都必須要去面對的一段時間。

很幸運的,我從小到大並沒有經歷過任何一天是會肚子痛到必須癱躺在床上的 (老實說還真的有羨慕過,因為這樣就可以不必上體育課,不必去上學),因而我是這幾年才發現原來每個月我都存在著一個情緒的低潮週期,在這段期間內,很多事情都會用負面的心情去詮釋,當然這是說只是一種講法,我想到的是老天給女人每個月一個星期的時間,去用最清楚的意識審視自己的生命,去除所有過於樂觀的思想,認真的正視自己,看清自己,少了一股莫名的絕對正面力量去推動自己時,才發現這個世界、這個自己,其實並沒有那麼美好,看見自己赤裸裸的躺在面前,所有缺點都看著了,這一周裡,不知不覺得憂鬱了起來。


自從日本行回來之後,整個神識宛如天神洗滌般的神清氣爽,除了看到馬皇及其手下種種愚行蠢語以及大台北市好笨市長的一連串不知所云的交通工程時所帶來的負面心情外,我的心態一直有著小女孩般的浪漫,感覺自己的靈魂有如超脫塵世般的輕盈,直到最近,才赫然發現,自己的生活其實是靠著一條網路線來與大家相連結,一邊我大喊:我們真的需要這麼多網路社群工具嗎?另一方面,我正是極度依賴這些工具。少了噗浪跟臉書,還有快要被大家遺棄不用的MSN,我的生活幾乎與外界切離。每天坐在家裡,靠著e-mail與手機,來收發工作訊息,完成工作指令,而我的周遭,卻只有我一個人。在噗上,我尋得許多「好友」,在虛擬的網路空間裡,我們可以任意聊天、打屁,但是這樣的「好友」存在度有多高?當我悲傷時,他們是否友感受到我的悲傷?當我快樂時,我又怎能與他們分享我的喜悅?難過的地方在這裡,當我們見面時 (恐怕有的還永遠見不到面),我們是否能夠如同網路般暢所欲言?

如今我看看自己,工作在網路,友情在網路,資訊在網路,偶像在網路,我就快要成為不折不扣的宅女。這也就是我遲遲不肯加入網路交友的原因,即使單身許久又想要覓得良緣,但總不能連談戀愛都要在網路吧!

想到這裡,不禁為自己可悲了起來,不知道世界上有多少人像我一樣,用網路維繫著一切,哪天我們沒了網路,卻心跳還在,呼吸還在,脈搏還在,感情還在,知覺還在,神識也還在,然而,我們該怎麼活下去?

上周可說是我口中「最糜爛的一周」,周一到周五,天天有飯局,夜夜有酒攤,回家的時間一天比一天晚,然而卻是我最快樂的一周,至少我見到生人,聽到不透過機器的人聲,看到活生生的笑容,也大笑到流眼淚,我很感謝找我出去的朋友,也很珍惜與他們聊天談笑的時光,或許應該跟強尼戴普演的《哭泣寶貝》一樣,把自己的眼淚用個瓶子收起來,但是收的要是大笑的眼淚,那在現在,可比憂傷的眼淚還值得珍藏。

很私人的情感,像這種感觸,只能放在部落格上了,再私密、再隱私的感覺,也只能放在心中,或是等待有緣人分享了。



KK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距離上一篇網誌,已經有11天了!

我算是懶散嗎?嚴格說起來不能算,這11天裡,我發現我的時間被各種事情給填滿:工作 (幸好還有工作)、噗浪 (可算是我唯一與外界取得聯繫的方式)、看DVD (就是那難看的HEROES第三季)、跟朋友吃飯喝酒 (這幾天晚上還蠻常做這事情的)、做瑜珈 (幸好還有運動),我發現,身為Freelancer的自己雖然能夠控制自己的時間,但是時間上卻被自己填得滿滿的,早上起床就工作,回家就是上網洗澡睡覺。

這種填滿滿的人生時間軸,怎麼寫得出東西來?

我從日本回來已經快一個月,遊記都還沒有寫完,心情已經從剛歸來的興奮轉換成回憶與反思,加上回來之後各種政治社會激情,在短短一個月內,我的心情都轉換了,滿滿的行程裡,擠不出時間思考,更寫不出自己滿意的文字。

我得要給我的腦子一些時間,看點書、看點電影、思考一下,希望我下周能寫出點東西來!





KK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我在噗上說,台灣的大水,讓我想起了波妞。胖寶說我講的好,要我寫來看看。我回胖寶說,我怕被扣紅帽子,不敢寫。

回完這個噗,我花了三分鐘想了一下,為什麼不敢寫?如果這是一個真正民主的社會,當然可以容許不同的解讀方式,解讀不代表信仰,如果大眾有足夠的才智,官員有讓人信服的智慧 (問題就是這個吧!),一點聯想與解讀,並不會要人命或是把人抓去關 (這時候鬧賑災專線才是愚蠢),這樣的話,我為什麼不敢寫呢?

當初波妞上映的時候,我就不敢寫了,這回八八大水,總可以順勢寫出來,也算是一個給人民的鼓勵。



大家記得波妞嗎?看完波妞之後,當然我也記得她那圓滾滾的大眼睛,以及不合情理的以身相許,不會忘記的,更有那首足以讓人腦神經衰弱般哼個不停的主題曲,不過,當初看完波妞最令我震撼的,並不是這些小細節,而是其中幾乎無政府狀態的自治能力,以及片尾不分彼此階級的字卡呈現模式。

波妞片子講什麼?講美人魚愛上小男孩的故事,講水淹村莊、居民自立自強的故事,假使今天八八水災,是因為某位天神愛上了台灣這片土地上某個俊美的男孩,因戀愛不成而讓女神留下的眼淚,也許還會浪漫點,但是即使是這樣,依然改變不了水淹村莊的命運,我們的中南部,原本是一片富饒的土地,就我從日本剛回來,在讚嘆完別人的美景,並發現自己的家鄉一點也不差、打算一一探索的時候,居然來了個讓人措手不及的颱風,將所有的一切湮滅,迫使一切必須重新開始。重新開始的過程,必須經歷過錯愕、痛苦、眼淚,但不管走到哪一步,我們最後都必須面對堅強與重建,不能說讓日子重拾正軌,但是至少能夠平順穩定。

我一直覺得奇怪的是,波妞裡面,看不見風災發生時人們會有的第一反應,相反的,是一群堅定的人們,面帶笑容的面對這場災難:養老院被淹沒了、村莊也被沖毀了,划船的年輕人笑著對波妞他們說,要他們小心啊!當時我的感覺,並不是荒謬,而是震驚,震驚導演居然選擇了這樣一個態度去面對「重新開始」這個困難又心疼的景況,他難道不覺得這是一件壞事?

波妞裡面,我印象中並不記得有政府的介入......根本沒有吧!我想。人們是靠自己的力量,自己的雙手,去重建跟自己最有關係的家園,人民真的需要政府嗎?答案是必然的,如果他們能夠提供確切的支援的話,但如果沒有,人民的確得要為了自己的生存而奮鬥下去,因為,活著的是自己,也是為了自己,不是別人。

如果再寫下去,恐怕我會淪於口水的批判,而我也是跟所有台北人一樣,坐在台北的住處,享受著中南部受災地區現在所缺乏的物質穩定,颱風那天,我甚至還在開趴。在短短幾天內,風災從我在台北所認知的無風無雨的唬人颱,變成921後最大的災難。我真的幸運,921當時我也不在台灣,那時候我剛到法國唸書,電話打不通讓我以為永遠回不了家了(不過我媽很快就回電,所以這種恐懼持續不到3分鐘)。我慶幸自己住處沒有接電視台,因為短短幾天內,風災讓南台灣成了波妞裡被淹沒的小島,某些新聞台記者持續問著無腦但惱人的白痴問題,所謂的名嘴們更用他們那幾張黃金嘴製造更多的混亂,政治人物卸責的卸責,作秀的作秀,耍蠢的耍蠢,耍冷的耍冷,反倒是我們這群什麼都不是的人民,透過網路的力量,不分彼此,無論富貴 (當然真的很富的也沒有跟我們在網路交流),讓所需物資在短時間內聚集,我相信,那些正在救難的人,並不是「政府」叫他去救難他才去救(畢竟跟我們接觸到的優渥公務員差很多),而是看到別人的苦難而願意挺身而出,也許跟波妞不一樣,我們沒有直接跳過驚恐、眼淚與悲傷,但是我們的確再這時候發揮了人民的力量,展現對同胞的關懷,接下來的重建,如果所謂的「政府」還沒有辦法有具體行動的話......我不能再寫了,再寫會被抓去關。

波妞最後的演職員表,應該值得被放入電影教科書,我們一直都說,電影是一群人的成就,而非一個人,然而演職員的字幕表中,仍然呈現了組織,當然包括了階級,雖然大家都很重要,不過還是有分誰最重要,誰比較不重要。波妞的字卡,沒有職稱,沒有階級,全部依照筆劃順序(吧!),跟榜單一樣一一列出(還沒有打成績喔),我們祈禱能夠順利走出這次風災,最後一張演職員字卡,我們也都會是榜上有名。

不過這是現實,不是戲,榜上是否有名不重要,重要的是一切平安。

我用了很多「人民」的字眼,也迴避了許多能夠使用「人民」這個字眼的地方,因為我不希望被人扣紅帽子,不管是民主還是哪種體制,人民與人民的智慧都是重要的,經歷了這場風災,我們看到了苦難,也看到了醜惡,希望這能讓我們更增長智慧,讓我們未來更加幸福。

PS 美國中部大水,能夠讓社會變成一團混亂,我們的災難,反倒讓我們團結,我們這點,贏美國人很多!








誰推薦這篇文章

KK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我為立山黑部的景緻為之著迷,但是看了《姊姊的守護者》後,卻發現蒙大拿州的山水更加驚人,問題是我對美加地區的恐懼遠超過許多人能想像,美國一直都在我旅遊名單中的最後一個順位。(圖為黑部湖)

回台北之後,我開始整理之前的旅遊書。自從兩年前獨自去了東京之後,這已經是我第三次自己出去旅行,很難相信,在這之前,我根本就無法獨自旅行,甚至在法國唸了三年的書,都很少到唸書的城市以外走走,原因就是無法自己出遊。

在整理旅遊書的同時,也看了之前的行程,發現好多該去的地方、想去的地方,都因為恐懼而沒有前進。去了東京,卻沒有順道去日光,只因為不敢一個人搭日本的巴士;到了兼倉,卻沒有去看大佛,只因為不敢搭乘不熟悉的江之電;到了京都,卻沒有去宇治,因為少了一股做氣的動力。

這趟到日本中部北陸,電車、火車、長途巴士,什麼都搭了。回來之後,好似百毒不侵,之後什麼交通工具都敢自己搭乘了。

從高山市搭乘巴士到上高地,再同樣搭乘巴士到合掌村,然後到金澤,之後一路到富山、立山、黑部、松本城,妻籠宿、馬籠宿、歧阜城,看似複雜的交通方式,讓很多其實也很獨立的旅人朋友們稱讚:「你真的好厲害!」但我自己卻感覺沒什麼了!或許,出發前我會覺得,如果獨自完成了這趟旅程,我真的可以是很厲害的旅人了,然而卻不是,我發現。


在整段旅途中,我不斷想起我一個女性朋友,她年紀比我大,喜好旅行的程度我遙不可及,每當她賺錢賺到一個程度,她就會辭掉工作,放掉一切,一個人背起背包,前往歐洲各國旅行,她的旅程與我不同,通常不知道下一站在哪邊,也不知道該明天的住宿在哪裡,甚至一個地方不投其所好,她可以立即離開,轉移陣地。在我開始獨自旅行前,我並不了解她這樣做的意義在哪裡,拋棄了穩定的一切,前往未知的土地,旅行是一個越兩個月吧!回來再重新開始。當時的我無法拋棄穩定的生活因子,因此固執地守著這不太喜歡的生活,然後催眠自己是在努力的往前進,用抱怨與抱怨來支撐每日生活。

每個穩定因子的改變,都是讓自己更加清楚要什麼的契機。幾年前,當我還與我前男友分隔兩地時,我們立了一堆旅遊計畫,我們要一起去這邊,一起去那邊。然而,當感情瞬間崩解之後,計畫卻依然留在自己的心頭,所以我一個人去了東京,證明自己就算沒有他陪,依然能夠完成這段旅途。過了一年,另一個穩定的因子改變,我離開了我以為會奉獻很長久的工作崗位,我不得不承認,這項刺激遠比情感的瓦解來得強大,因為我一直是把工作擺在玩樂之前的人,但事實卻告訴我,自以為越穩定、有信心的東西,其實結果往往不如我想像,當時為了躲避眾人的詢問,我選擇再很短的時間內出發,到期盼已久的京阪神旅遊,想用旅遊來沖淡失去穩定工作的神傷。老天很眷顧我,回來之後我立即有了工作機會,做到的還是空前絕後的曠世票房鉅作,雖然同一個合作夥伴最後仍是拆夥,拆夥的過程不宜多說,但我今天還是會感謝她提供我一個機會我重返這個我最熟悉的電影圈。

人的枷鎖是自己給的,愛情可以自由,也可以將人死死套住,我不是因為愛情所以不敢獨自旅行,不過愛情的拆解卻把我往外推了一步;工作唯一可以把人綁住的是時間,因為我們都需要金錢過活,為了討口飯吃,我們都必須忍受工作下的規則,假期不能多,不能遠走,然而我那名女性朋友卻能夠在兩者間取得平衡,放空之後依然回到枯燥的工作崗位,為她下一段旅程奮鬥。最後,我必須知道,自由是自己向自己爭取的,為了小事而抓狂,讓憤怒持續日以繼夜,不分日夜想的都是工作工作工作,人當然可以這樣做選擇,只要是自己所要,你就不會覺得自己不自由。如果你想要的是在大台北地區買一個屬於自己的小巢,那就得放棄每年出遊的計畫,快樂有很多種層面,貧窮之人依然可以快樂過活。

年過三十,很多朋友都結婚生子、事業有成、有房有車,結婚生子、事業有成的夢想,在兩年之前已經逐漸看開,有房有車的夢想,在仔細考慮之後,如果房子的壓力會變成了牢籠,那也許線再不是最佳的時機,因此我選擇了繼續旅行,我花了七萬去中部14天,未來勢必時間會更長,花費會更大,我發覺我自己的行為模式越來越貼近我那個愛旅行的朋友,只是她能做到的,我還需要很多時間去突破。

我很開心我買了一台我喜歡的相機,可以拍下許多我愛的照片,旅遊、拍照、寫東西,成了我近來最大的夢想。愛情可以頓時離開,工作能夠一下子丟掉,財產可以因為一場風災而毀於一旦,只有自己是當我們還存在的時候不會消滅的,要追求的是什麼?當然是自己。

我買了「轉山」,作者去的地方是西藏,才剛看了第一篇,我就不敢再看下去,何時我才能夠踏出我尚未踏出的那幾步?事事喜好計畫與穩定的我,能否接受沒有計畫的旅程?我很想要突破這些枷鎖,我希望我做得到。



KK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一個人旅行
有很多壞處

比如說:

旅館只能訂單人房,不能與人share雙人房。
住宿費整個多出1/3。

不能住溫泉旅館。
因為溫泉旅館價高,一般不收單身客。
再說,一個人泡溫泉,十分無聊。

美食,要不吃撐,要不吃不到。
點了A,但也想試試B,不過只能選一種。
兩種都想吃,最好有兩個胃。

旋轉壽司吃太多盤,無法推給另一個人
(是他,不是我!)

腳痛沒人幫忙按摩,背痛無人協助搥背。
只能用貼不盡的休足時間,與用得完的暖暖包。

有問題的時候,無法與人提出討論。
 


Q:為什麼他們要曬洋蔥?


一路上無法聊天,說話。
如果再自閉一點如我,平常不愛跟陌生人聊天開口,一整個旅程下來,恐怕都忘了話怎麼說。

有甚麼感動,只有自己知道。
有甚麼美景,只有自己知道。
只能拼命拍照......
拼命拍照......

 


即使旅途中遇到了祭典,也只能孤獨享受這種驚喜。





就連日蝕這麼重要的事情,也只有自己體會了。

(內心其實有想到HEROES日蝕的那一集,even該集很難看)


見到彩虹的興奮,也只能跟旁邊那團尖叫的歐巴桑一起分享了。

(心裡其實還是有想到海角七號的彩虹,但是都過一年了吧!)


並且......


整個旅程,甚麼都拍到了......



就是沒拍到......



自己!



因此



只好這樣拍!


 

但嚴格說起來,一個人旅行,好處不會比較少。

比如說:



 

行程都是我決定,要吃甚麼不必跟人討論。
少了爭執,少了摩擦,少了妥協,都是自己要的。

 

心情低放,觀察力飆升。
敏感度提升到前所未有的細膩。
大至天空雲朵,小至花蟲草木,都有辦法細細觀察,找到讓自己喜愛的地方。


天空總有如彩畫班的雲朵,兩人同行,顧著脾氣,吵架聊天,會忘了往天上瞧一下。


當白雲很白,藍天很藍,兩者對比出的界線,沒有一個人,恐怕看不出對比。



 

小動物或昆蟲總是對孤獨的旅人比較友善......


 


餐廳門口的臘腸狗,會對著你微笑...




中山道的肥貓,也會停一會兒讓你拍幾張




近江町市場那隻吃素的招財貓,不會告訴你為什麼他不會攻擊魚市場,但會乖乖在那兒給你當模特兒。



即使背景全綠,依然見得著螳螂 (或蚱蜢)。


聽過蜘蛛會將獵物包裹成水滴狀,但是這裡可是真正看到了!

(心裡想到魔戒第三集啊!)


七彩的蜥蜴,或許知道我一個人不會有惡意,所以等到我拍完特寫之後,才迅速離開。



就連死去的小動物,都會把最後的色彩留給你.....


不懂螃蟹為何上了岸,還爬了山,總之,最後生命在古道上畫下終點。


蝴蝶飛上了立山,看到了雪景,等到日蝕過後,牠生命隨著陽光的重現,卻消逝了......。


一個人旅行,因為時間充足,自己調配,可以花很多時間,等待你想要的照片。




為了等待點燈的妻籠宿,晚餐之後,得要在路上閒晃,直到燈亮藍光現。




然後可以花你想要的時間,等待檔在前頭用傻光相機按個不停的歐巴桑,離開你的視線範圍,好讓你抓一張沒有人的空景照。



等待的過程中,你發現自己仰著頭,還是可以抓到一張不錯的照片。
因為天空好藍,松樹總是扭曲成不自然的弧度,還能夠適度的遮住那盞燈。


食物不但可口,也變得美麗了。



大黑屋的凍蘋果解凍後,不是巫婆的毒蘋果,而是外皮能夠反射陽光、內餡兒夾著白豆沙的和式煮蘋果。



我33歲
我單身
我沒有賺大錢
我沒有家累
我不清楚自己的未來是甚麼
或許2012年世界真的會毀滅
但是一個人旅行
我找到很多


我很想這樣一直走下去


雖然   有人一起走也不錯
但是 自己一個人走也不差
















誰推薦這篇文章

KK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