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0905 (5)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門鎖>

我們家的大門,只要大家差不多都進門,就得上鎖,用鑰匙上鎖。

可能的起因是,我家遭竊過三到四次,雖然損失不算太慘重,但從此之後,爸媽決定以後不管家裡有沒有人,都一定要用鑰匙從內反鎖。

我很討厭這種鎖門的方式。
 




小時後,我常看著爸媽帶著哥哥姊姊們出去玩的照片,可能是因為我當時還沒出生,所以照片裡從來沒有我,我因而常常抱怨,為什麼自己不是第一個被生出來,不然我就可以跟著他們一起出去玩了。

長大之後,我也沒什麼印象有一起出遊的經歷。原則上,我們家不喜歡出門。週末,爸爸寧可自己遵循著永遠一成不變的生活規律:早上打球、回家看兩份報、中午吃飯、下午打盹、晚上吃飯、自己玩一人橋、晚上睡覺。老媽的生活似乎比較活躍,因為她退休了,所以她每天的工作是:起床、吃飯、大家上班上學後睡回籠覺、作家事、中午吃飯、下午看電視、四點半開始煮飯、六點催大家吃飯、看電視、睡覺。

別以為我沒有鼓勵他們多出去走走,而是他們不想。久而久之,他們也不希望我們四處跑,上國一的姪子出門打球是大事,我下午三點半想出去走走是大事。

總有一種感覺,他們不希望我們出去。

每次回家,明明時間還早,七點半吧!爸媽就會吩咐我鎖門,我很不喜歡這樣的感覺。

鎖門,是把壞人鎖在外頭,還是把自己鎖在裡頭?

枷鎖已經夠多了,還是要有個具體的鎖,把自己著著實實的困起來。

我討厭門鎖、討厭鐵窗......。

<任性>

因為接案過日,所以不需要遵循早上上班時間,所以我可以看DVD看到凌晨四點睡覺,早上11點起床?

是誰准我這麼放肆的?

自由,意味著要更多的紀律,我一開始規定,不管幾點睡,一定要九點起床。九點半拿著咖啡就開始在電腦前工作,直到告一段落才能去梳洗,我這樣的日子過了一年多,一開始我還很慶幸自己能夠如此規律自己。

這幾天是一個脫軌,瘋狂的看著影集DVD,網路上追著浪,臉書上做測驗,我不是沒事做,其實我真的很忙,但是我依然放縱自己這種脫軌的行為,然後一邊厭惡這種決定。

是誰准我這麼任性的?

老天也沒准我,所以他安排了住處附近的工地每天早上9點開始敲第一下,然後一路敲到中午吃飯,所以,就算我四點睡覺,我依然得要九點起床,我沒有選擇。

想任性是沒用的,有人知道自己得要努力,所以老天爺自然會幫我一把。

<責任>

推掉了一個案子。

其實有點尷尬,因為本來有興趣,本來覺得可以做的,本來覺得沒問題的,我可以應付的,所以去跟人家開了會,開完會之後,第二天跟現在的案主溝通,發現她希望做的事情跟我即將要接下的案子時間可能會重疊,我掙扎了很久,決定回頭跟才開過會的大大大老闆說對不起。

我說:「之前談好的案子,可能九月就得要開始密集工作,這樣時間會重疊,我真的很不好意思,但是我接下了案子就要做好,兩方都會需要我很大的投入,所以我只能放棄一方,對不起。」

我覺得這是一種責任,我知道這會減少我的收入,但是說要做就要做好,錢少拿沒關係,但是要衡量自己的工作能量,我一天只有24小時,不可能把兩份超大工作同時做好。

我不知道被拒絕的大大大老闆有什麼感想,我最希望的是,他們其實也不在乎。但是希望他們心理想的,不是覺得我不負責任。

這樣就冤大了。

<肩頸痛>

因為我第四跟第五截頸椎中間長了一小咪咪的軟骨,就是我們俗稱的骨刺,所以這種疼痛要跟我一輩子了。

我活的壽命減掉32,就是我肩頸痛的壽命。

如果我只活60歲,那疼痛就只有28歲,說來它算短命的。

不過紫微算過我會長命百歲,還會工作到老 (希望是有用的工作才好,不是什麼街頭乞討之類的),假設我會活動72歲,疼痛就有40歲......還是算短命,大部分人的孩子都還沒上小學呢?

但是它就算只活一天,對我就是一種折磨,我只能隔兩三天就抱個暖暖包,即使是在37度的炎熱夏天,為了我的頸子我也只能開冷氣熱敷,我對那一小咪咪有著很奇怪的情感,它有多小咪咪?在X光片上說真的也沒看到很清楚,但是疼痛很清楚,必要時得躺下來一會兒才行。

今天痛的滿利害,所以寫了一篇紀念我才四個月大的骨刺。



KK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我想我陷入的,是史巴克的黑洞,不是星際爭霸戰的......


那天去看《星際爭霸戰》的時候,友人蘇菲雅說,每天點進我的部落格就看到那張肉丸的照片,看到都想吐了!沒錯,那張肉丸約莫是兩周前PO的,之後發生了許多的事情,包括我變胖 (主要是因為肉丸的關係,高熱量的食品還是不能天天吃的)、接了三個大小翻譯、籌備新片記者會、看了兩部讓我熱血沸騰、有笑有淚的電影.....其實原本上周要寫一篇關於我的首次口譯經驗的網誌,但是經過時間不斷的累積,人的心境也累積更多,口譯的話,要寫一篇也行,要寫兩行也未嘗不可:對象是某國際中文版時尚雜誌法國總部視覺總監,一個好好老先生,口譯一天要講12小時,連吃飯時間都是工作,不過重點是,對方很滿意,我也因此賺到了豐厚的收入 (當然稅是打10%的勞報),翻譯能賺到的錢果真比電影工作還多許多,但是我依然堅持要作電影,為什麼?......



好了,怎麼突然嚴肅了起來。這種翻譯生活其實持續了10天,最後一個案子因為太過專業,到今天還在修 (對方可真把我當成管理專家了,我以後還是先墊墊自己在決定要不要接這種專業文件吧!),其實挺累人的,不過這兩周之間,我依然看了兩部電影,幾部DVD,其中一部電影,就是兩周前上映,好評如潮的《星際爭霸戰》。我是星際迷嗎?當然不是!裡面除了有個耳朵尖尖的史巴克之外,本人對星際爭霸戰的印象就是一群人穿著緊身衣在太空船的佈景裡假裝好像很緊張,哪來的興趣呢?要不是這部片實在是太好評,本人也是完全一個無動力。

結果呢?Guess what?? 我不知道有沒有人跟我一樣,從第一場戲就開始哭......寇克出生的過程實在是太感人了,或是說,真是有夠煽情的,讓我第一場就哭成了淚人兒。不過後來我並沒有特別喜歡寇克,可能是那個金髮男外表實在太不穩重,如果要這樣的男生,看勞伯派汀森豈不更幼齒有型??? 很怪的是,吸引我的居然是史巴克!就是那個耳朵尖尖的怪人。我想這個角色大概是太空史上最ㄍㄧㄣ的角色了......這一點真是深得我心,本人最欣賞的就是聰明又ㄍㄧㄣ的男生,史巴克好像就是這樣的男生啊!而且, 那顆鐵石心腸居然是片中唯一有談戀愛的主角呢......雖然我不得不說,看到尖耳朵跟那個我忘了叫啥名字的黑人美女接吻時的感覺的確很怪,首先,我會想,如果你的男朋友有對尖耳朵,你會想要跟他親熱嗎?難道都不會分心還是什麼的?然後,我會想,那他們如果生出寶寶,是黑白混血的尖耳寶寶嗎?那該不會就是天線寶寶的前身吧?

我想我想太多了,不過安排史巴克談戀愛是很有趣的,一般我們都把愛情留給看起來外貌正常的人,我們會希望,黑美人總之就是會落入寇克的手中,但這回影片裡給的是全部長的最怪的傢伙,當然,大家會因為他最聰明所以放寬心,而且把黑美人交給史巴克,恐怕寇克也得啞口無言了。

我的疑問是,老星際爭霸戰就是這樣安排的嗎?

窩在外太空裡,我居然還是在看男人,當然不盡然是啦!當我看電影的時候,主要還是看劇情,劇情的話嘛......該說什麼呢?總之就是大家都看的懂,拍得好又流暢什麼都佳的影片,我其實從來沒看過星際爭霸戰的電影版 (其實後來對所有外太空的東西都有點疲乏),然而這一部卻讓我想繼續follow下去,當然啦!如果劇情還是跟之前的版本一樣無味的話 (雖然我沒看過,但我相信那是無味的),我也不可能為了史巴克繼續看下去。

《星際爭霸戰》是標準的美國文化,它可以一連拍11集電影版,在台灣卻沒有一部賣好 (就連這集也表現平平,可見台灣人根本無法接受這種題材,雖然有口碑,但也不可能像黑暗騎士能夠拼到一億),這個影集我小時候應該有播過,但在我這一代的人就已經印象模糊,何況是對更年輕的觀眾。

好了,我現在的確是意外的身陷星際爭霸戰......喔不,嚴格說起來應該是史巴克的黑洞,回來之後還特別找了飾演這個角色的演員Zachary Quito地資料,就是......帥哥一枚,但是畢竟是演電視出身的 (他因為演HEROS裡的壞人賽勒而大走紅,讓我也十分想看),氣質什麼的就是有那麼一點電視味,不過看看也挺顧眼的,身高據說191公分喔!原來史巴克這麼高大啊!剪個妹妹頭都看不出來呢!

說到電影,其實要不是中途殺出個星際爭霸戰,我想講的是另一部也是超勵志的電影,至於是哪一布呢?下次再聊囉......




KK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這是我做的義大利肉丸配義大利麵......這樣吃一周肯定肥死自己!


我想我可以考慮投資一家快餐車耶!

昨天外出開會,中間空檔跑去SOGO下的City Super看看,結果一個衝動性購物買了三塊乳酪(共約600元)、四盒豬絞肉 (買一送一很划算)、還有一些調味品 (City Super針對快過期的產品還是會跳樓大拍賣),回家之後就做了豬肉漢堡以及義大利肉球。

其實豬肉漢堡跟義大利肉球有相似之處:就是肉都是一樣的,只是義大利肉球要多做醬汁。

其實不難,但是做菜就是要能創新跟有耐心,萬一失敗了,也得負起吃完它的責任,否則會遭天譴。小時候愛看煮菜節目,不知不覺知道了一些基本功夫,現在比較閒了,就開始把這些東西用上,一件一件做出來......。

豬肉漢堡 (肉球) 食譜如下:


材料:
豬絞肉
胡椒 (我都是用那種五色研磨胡椒)


麵粉or 糯米粉 (適量,是幫助凝固用的)
帕瑪善乳酪磨碎 (也可以買外面常看到的罐裝乳酪粉)
麵包屑 (我是用吃剩的法國麵包,直接用剉刀磨成屑)

同樣的,別問我每樣東西放多少,我都是目測的......

做法:
1. 把所有的東西攪拌均勻 (用手吧!)
2. 把肉抓成肉球or肉餅
3. 熱油鍋,放很多油 (請不要小氣,不然你的肉餅會全部黏在鍋子上就不好吃了)
4. 一開始先用大火,把肉餅的兩面煎的有點焦焦的,然後再轉小火。假使你是吃漢堡肉,裡面要全熟,那就可能需要加蓋悶煎一下。如果是要做肉球,等等還要進入醬汁煮,那只要外頭焦黃即可起鍋。


如果你跟我一樣是做超大漢堡,一定要先用大火煎,把外頭煎的酥脆,然後再加蓋用小火慢慢煎,把裡頭煎熟,這樣肉汁才會鎖在裡頭,你看我的漢堡就會噴汁!



切開的漢堡還不賴吧!


做完了肉球,那醬汁呢?

醬汁很簡單,其實義大利菜好像也都是一堆好東西燉在一起的方式,我沒有太多東西,所以就有什麼加什麼囉!

材料:
番茄罐頭
帕瑪善乳酪粉
義大利香料 (我是買一瓶配好的,當然你也可以自己配)

胡椒
鮮香菇
蒜頭
鮮奶油


以上各項食材在頂好超市都買的到!


做法:
1. 先把蒜頭拍碎、香菇切條,熱油鍋,炒熟
2. 將番茄罐頭倒到鍋中,用打蛋器把番茄搗碎,加入義大利香料、鹽、胡椒,以及一點水,煮滾,加入剛剛吵的蒜頭香菇,繼續煮。
3. 加入肉球,開始燉
4. 如果你不急著吃,可以關掉火,讓肉球浸在醬汁裡頭,跟魯味的原理一樣。
5. 要吃前加一點鮮奶油,煮滾,上鍋


這樣一鍋看起來真的沒啥賣相,但是煮起來就是這樣啦!接下來就看師父排盤的功力了,我是完全不行。我這次一開始是做小丸子,後來嫌麻煩做中型肉餅,其實肉餅比較好吃,小丸子很容易乾,建議要做還是做大的比較好,只是煮起來要有耐心就是了。




KK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我實在搞不懂,當政府跟我們說只要戴口罩就好的時候,我們的防疫人員居然穿的是隔離衣,而接受隔離的人,反而只戴口罩,但是為什麼要坐輪椅呢?因為感冒了就不能走路了嗎?

首先,請先讓我說明,當我批評媒體時,我並不是在批評「記者」,因為在這個時代裡,媒體是被有權勢的人所主導,大部分的記者不過只能盡忠職守罷了!

我住的地方沒有裝第四台,我身旁的朋友也多理智,不會隨著媒體報導起舞。本周末回到家中,家中二老習慣盯著新聞台,新聞台給的詞句很誇張,「淪陷」兩字不斷的重複出現,感覺上世界就要毀滅了。

但是世界真的會因為新流感而毀滅嗎?我想世界被人給毀滅的機率還比較高些。


這個世界習慣制造恐懼,因為恐懼可以讓軟弱,讓有權勢的人奪的掌控權,因此布希必須把中東人形容的十惡不赦,當年的執政黨開口閉口就說中共要打過來,現在的反對黨要不停的製造族群對立。只要有對立的狀況,就會有恐懼,只要人民有恐懼,就可以輕易的掌控。

恐懼還有另一個作用,就是製造大筆的財富。因此,有人發戰爭財,當有疾病來襲的時候,也會有人發疾病財。

媒體,如果沒有了對立、沒有了苦痛,就沒有了故事,沒有了故事,就沒有銷量。

一個不知名的病毒莫名的席捲各地,造成多起死亡。這樣的故事可以激起人類的恐懼,可以創造大筆的財富,政客可以藉機控制人民,媒體可以增加收視率與報章銷量,還有,口罩、肥皂、乾洗手......大家都可趁機賺一筆,當很多人邊說哪裡已經淪陷很可怕的時候,別忘了有更多人在感謝新流感的到來,說不定求神拜佛拜託這種疾病越來越嚴重,否則他們就斷了財路。

新流感來了,WHA的議題又再度被提起,好像在疾病來臨之前,政府都不曾努力過這件事情似的。還是只有在這時候,努力才會被看到,所以「挑時候努力」也是很重要的,對吧?所以我們也該感謝新流感嗎?如果沒有他的來臨,我們的政府怎麼會想到WHA對台灣也是很重要的呢!

所以,新流感到底有多嚴重?一個從墨西哥回來的交換學生,換了三次機終於回到台灣,至於她從疫區回來,怎麼會換了三次機呢?這樣中途不會接觸到更多染病的危機嗎?答案很簡單,因為沒有人協助她。各地的駐外單位都有人幫忙他們的人民,台灣人拿著台灣護照,很抱歉國際地位本來就沒有太高,但是我們畢竟都還是人,大家還是把我們當人看待,只是我們自己的駐外單位,常常在有事情的時候就會自動消失,或是幫不上忙,到底是為了什麼呢?想到他們在國外坐領的高薪都是我們的血汗錢,到我們真的有難的時候,常常不是要靠自己,不然就是得靠對岸的政府來協助......。話說回來,那女孩子的媽媽打電話給防疫單位,說女兒從疫區回來,應該要隔離一下,全天下最不希望兒女被隔離的人,絕對是自己的父母,結果父母為了全民利益,自願叫防疫單位隔離,防疫單位居然請他們「多洗手、戴口罩」,搞得父母去跟媒體爆料才行......好吧!上面那則也是媒體報導的,所以我也不知道真假成分有多少,但是那女孩回來之後,防疫單位的全副武裝簡直就是上演《危機總動員》真人版,推輪椅的防疫人員全副武裝,反而那個有可能感染病毒的女孩只有戴口罩......我的疑問有兩個:第一、防疫單位不是一直說戴口罩就好了嗎?那這位仁兄沒事穿個全罩式隔離衣,我連他是不是人都看不出來了,到底是有這個必要嗎?畢竟全機場只有他一人穿這樣啊!難道因為他推輪椅就比較容易被感染嗎?......我猜主要的原因是穿這樣感覺上比較有盡責、比較搶鏡而已吧!第二、那女孩怎麼會坐在輪椅上呢?從墨西哥回來就不會走路嗎?還有,既然她很有可能帶有病毒,怎麼還讓一大群記者追著她跑呢?這樣不會被傳染嗎?還是如果記者沒有報,就不會知道你有做呢?

到底新流感是什麼?得新流感真的會死人嗎?又有報導說新流感的死亡率不高,又出現好像會世界毀滅的全罩世防塵衣,又有官員說兩周內我們一定會出現病例......淪陷、淪陷、淪陷,其實不需要病毒來,我們早就通通淪陷了,我們迫不急待迎接新流感,這樣我們會有更多的故事可聽,更多的畫面可看,更多的話題可聊......我們的生活太無趣了,老是需要這樣的新聞來娛樂一下。

大家還是勤洗手、戴口罩吧!新聞少看一點,不是叫你都不要注意,但是報成這樣真的太誇張了!



KK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看到這長長的袋子,就知道拐杖麵包了!不過也一眼就知道這不是法國買的,首先,法國的麵包袋上不會有巴黎鐵塔,再者,那個Pain Français的c下頭少了一根小尾巴。


台北很多麵包店都在賣拐杖麵包 (baguette),卻鮮少聽過有人說哪家的baguette特別好吃的!台灣人愛吃的麵包有兩種:一種是又油又膩,包肉鬆夾蔥花的;另一種就是吐司,最好還包蛋糕乳酪巧克力很多料。

台灣口味是包餡一族,意外的外國人都覺得十分好吃,因為他們家沒有。

更嚴重的是,他們也不覺得這叫做麵包。



在法國的時候,最普遍的麵包叫baguette,也就是大家長說的柺杖麵包。拐杖麵包看似平凡,但是要吃到好吃的拐杖可是難得。在法國,麵包店就跟米店一樣,每個區域都要有個一兩家,而且老闆一定認識所有的人,因為大家都一定要光顧,還幾乎是天天。

好的麵包店每到出爐時刻,一定門庭若市。難吃的麵包店顧客則都是一附「不得不吃」的樣子。吃到好吃的麵包,跟他相配的所有料理都會起飛,乳酪會變好吃,肝醬會變好吃,就連肉類蔬菜都會變好吃,簡單到不行的奶油也會變的超級好吃。住在法國的時候,我吃過幾家超好吃的麵包,真是讓我永生難忘。

然而,在台灣許多高檔麵包店裡,大家都賣拐杖麵包,然而,從外表就知道這些麵包不OK,不是尺寸過大,就是顏色過深,難得有「好看」的,花大錢買下後 (這年頭一根拐杖沒有5、60是買不到的吧!),發現裡頭鬆鬆沒有嚼勁,外皮硬梆梆簡直要刺破牙齦,我很意外,台灣人這麼愛吃Q,對於拐杖麵包的要求怎麼這麼低呢?吃麵包的過程跟在啃玻璃一樣,怎麼算是享受呢?

好吃的麵包,外皮要酥,內裡要Q,長度約在40公分左右,寬度左右也不會超過7公分,記得要外酥內Q才是真的新鮮,還有最重要的一點,他不能太貴!(所以那個什麼保羅麵包店在台灣賣一支幾百的麵包是要幹嘛啊?)

然而就在今天,在通化街上,我買到了跟法國一樣好吃的麵包!


每一批買回來的法國麵包裡,一定都會有一根的頭是不見的,原因是主人在走回家的路上偷吃掉了。而這根也沒有免除被偷吃的命運,我就這樣邊走邊撥也被我撥掉了不少。


價格:50元台幣,不貴 (法國兩年前baguette價格大約也是0.9~1歐元之間,現在應該有漲了) 。口感完全符合條件:外酥內Q,尺寸適中,原本我也懷疑不信任,但是該店大膽到連拐杖麵包也可以試吃,老娘也就不吃白不吃的吃下肚......哇咧,還真好吃,吃完一塊忍不住又拿了另一塊,引起一旁的工作人員測目,在考慮的30秒後,決定買下一根麵包,讓他成為我今天的晚餐......。

一根麵包當晚餐?好像好多吼......不過如果麵包留到第二天,會變得跟石頭一樣硬,拿來防身都行,所以一定要今天晚上吃完。


氣孔.....氣孔,大家都說麵包好吃的秘訣是在氣孔,這麵包的氣孔就是很讚的。有大有小,而不是那種均一的機械式氣孔。這麵包裡頭可是Q到不行,外頭又是酥脆到會掉屑。真讚,在台灣沒吃過這樣水準的麵包,跟在法國好吃麵包店裡賣得一模一樣。

 

那家麵包店叫什麼名字呢?說實在一個開心起來居然忘了記下,總之他在通化街上,如果你走信義路,他是在信義路的左側那頭,亞藝影音再過去一點,可以看到一家時髦的麵包店。他有的東西賣得很貴 (如德國黑麥麵包一個要140,亞爾薩斯水果麵包一個要260,這麵包本來就是貴,所以260還算可以接受)。下回我要去試試他的可頌,如果連可頌都及格的話,這家麵包店就是100分了!

(PS 微風樓下那家什麼Maison Kaiser我試過了,沒有一項試合格的,又貴,請不要再嘗試了!還有,仁愛路圓環那家PAUL,我見到價格又昏倒了,麵包是平民美食,沒必要連這個都要走高貴,別忘了PAUL在法國可不是什麼貴婦人甜品行,是火車站麵包店啊!)




KK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