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0901 (6)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我出生在一個父母都是公務員的家庭,由於那時沒有錢請保母,因此祖母搬來台北跟我們生活了好一陣子,童年的記憶裡,祖母佔有很大的部分。

連續兩年沒有在台灣過年,今年首度在台灣過農曆年(因為找不到藉口出國),農曆年的無趣依然逐年增加中,不過人在家中坐,總還是得要分單點家務,因此在母親掌控的廚房裡,拿出了每年初一早上必定要吃的甜豌豆來整理。

甜豌豆該怎麼整理?扁平的甜豌豆,豆莢上下兩側的纖維都比較粗,因此要捏住有梗的那一端折斷,順著豆莢拉出粗厚的纖維,然後再抓住尾端掐斷,順著豆莢另一側拉出纖維。如果纖維拉得順利,當然整理起來會比較爽快,不過那也代表著那夾甜豌豆口感會比較老。

看著一絲一絲整理出來、準備丟掉的我叫它「甜豌豆絲」(如果你懂台語,應該會比較能體會為什麼我這樣稱呼它),我想起了一個童年的回憶。


小時候,每當祖母整理甜豌豆的時候,在年幼時期就表現出對烹飪極端有興趣的我,當然一定會在一旁湊熱鬧。不過, 想當然因為年幼手藝不佳,祖母嘴上說著「你好乖!」內心當然巴不得我趕快去一旁玩自己的,於是,每次她整理豌豆的時候,都會問我:「要不要帶耳環?」

「戴耳環嗎?要~~」我恐怕連耳環是甚麼都不清楚。

接著,祖母就拿著整理下來的甜豌豆絲,往我的耳朵上放:「來,這個就是耳環,很漂亮吧?」

不過,祖母的美意我當時並沒有了解,當時看著整理下來的豌豆絲,心理總有個疑惑:「老天,這要真戴進耳朵裡,該不會要戳個洞吧?」

我很怕痛,所以就沒有玩太久了,而且我當時並無法理解穿耳洞這事情。

幾十年後的除夕,我一邊整理著娘交付給我的甜豌豆,一邊發現了祖母發明的「甜豌豆耳環」的秘密。

那個梗頭,就像是戳進耳朵裡的那根銀針,垂下來的,就像是現在流行的流線型耳垂吊飾,其實還挺有一種自然的美感。

年記小的時候,不懂得大人的美感。人長大的時候,自然也搞不懂小時候在想些甚麼。

就像我有一天在衣櫃了發現了下面這張圖。


這張圖是畫在我的一張放大照片上,我當時應該不到兩歲吧!當我看到這張圖的時候,老實說還真的被下了一跳,就像是恐怖片裡發現凶宅裡被害者生前留下的畫作一樣驚人,仔細認了半天,才發現這張恐怖的畫作其實正是出自我之手。當時的我還很天才的留下了簽名,整個畫作完全呈現了一種自戀的狀態,不但手拿著小皮包就算了,四周還得要有幾顆亮晶晶的小星星來表示自己的閃閃動人,而為什麼我自己會猜測,畫中的人就是我自己呢?因為我猜,以我當時的年記,是不會了解畫完之後要簽名的意義,我之所以留下大名,純粹單純的動機就是想告訴大家:「喂!那個『散散動人』的人是我啦!」在人物之外,我無法理解的是,一般人畫太陽一定是紅的,畫雲一定是藍的,而我卻畫出了黑色的太陽與黑色的觔斗雲 (這或許是為什麼這幅畫作會如此驚人的原因,因為黑灰色的太陽與雲朵,為畫作增添了一股緊張的氣氛......當然也有可能是單純因為藍色跟橘黃色的彩色筆沒水的緣故),而後方的房子不但比例意外的小,更是草草幾筆就交代過去,是否預言了我今日喜歡保養與化妝,卻對於整理房務意興闌珊的性格?

我想,這幅畫雖然只是我在童稚時期隨興畫下來的 (而且應該是偷偷畫的,因為我是畫在爸爸珍藏的照片後面,畫完還機靈的錶回去,直到多年後年紀一把了才發現......難道這是房子畫的潦草的原因?) 不過,如果交給通靈大師來解讀,恐怕會看出另一番天地?這到底是不是我畫的?畫中人到底是不是我?這幅流傳了近30年的畫作,背後代表的究竟是甚麼意義?

天曉得,小孩子時代的我在想什麼?



KK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今天上班到一半,突然有個不是說很熟的業界朋友在msn跟我說:「其實,模模糊糊的愛其實也挺好的!」

嚇了我一大跳,對話一下子從公事跳到這種熟到爛的朋友才會開啟的話題,我的對話EQ果真沒有很高。

然後我這裡再跳接一下,一下子迷上算命的我,2008年總計看過七名會算命卜卦的人兄,其中有五名,並且是後來連續五名,都說我在牛年會嫁掉,於是,一半是也充滿期待,急於想知道那拯救我枯燥生活的人兄會是哪位,另一半是抱著玩笑的心情看待,不然要是真的最後沒遇著,可就丟臉丟大,失望透頂。

現在來整合一下這兩個風馬牛不相干的話題。

我問了那個友人,怎麼說了句這麼突如其來的話,是因為我不小心說了甚麼做了甚麼,還是她內心實在有太複雜的心情想說,卻不知向誰投訴?胡扯瞎扯之下,我們開始聊起了兩個人的愛情觀,看來我跟她是兩種截然不同典型的人,她喜歡模模糊糊,我卻喜歡清清楚楚,愛就是愛,不愛就是不愛,但是我們都同意,愛要愛得快樂,有愛是件很好的事,有個人可以依靠、了解自己,是一件幸福的事。

事後我想想,既然我跟她都是有相同的認知,為什麼她周遭不缺男人,我卻老是單打獨鬥?是否是因為我甚麼事情都要求清清楚楚,就跟會計帳本一樣,有就是有,沒有就是沒有,把愛情這種模糊的不理性搞得太清楚,少了那種若有似無的美感,所以嚇壞了很多人呢?

不過話說回來,我聽過多少案例,大家都是在曖昧中痛苦,除了坐在我對面的那名同事外,鮮少有人是在曖昧中找到愉悅的,既然90趴的人都覺得模糊讓他們痛苦,那為何清晰讓人不敢領教?

我想到了我的隱形眼鏡,因為散光矯正片要花兩倍的錢購買,因為財力考量,只好退而求其次買一般片,從此之後視線總是模模糊糊,不過也不覺得有什麼不好,所以就這樣戴著了。

人想要模糊,必定是因為某些原因,讓自己寧可待在模糊裡,我的隱形眼鏡是因為財力因素,愛情的話,可能在於無法面對自己願意愛一個人,把自己的生命專注的放入一大部分在另一個人身上,不敢因為一個人冒上賠掉大筆歲月的險,不敢承認,自己其實是有能力愛人的,所以,寧可選擇模糊,享受著愛的滋味,卻不敢老實面對.....自己。

以上這段話,我當然沒有跟那為msn上的友人說,畢竟我的愛情分析程度還不到薇薇夫人的等級,得要回家思考一番才能夠寫出那一長段文字,再者,畢竟跟她交情沒深到可以講這種近乎吐槽的老實話,「模模糊糊的愛著」,「愛著」是否是真的?「模模糊糊」卻肯定是個逃避自己的超現實空間。

我的星座太陽在處女,上昇在天秤,所以才造就了我這種性格嗎?這得要請較各位星座大師了,我從小與天文地理不熟。我承認愛可以有濃淡之分,但不希望有模糊的境界,這是我的龜毛,我的潔癖,你要嘛就愛我,要嘛就不愛我,但是,我要嘛就愛你,但是,自私點說,要嘛也可以愛你不愛,愛情是給自己爽的,跟釀酒一樣,一年五年十年三十年,年份不同程度不一,老要用一種標準去衡量,人別太小看愛了。

再跳接一次,其實所謂的「年底嫁人」這回事,有沒有真的「嫁」,我對婚姻從來沒有憧憬,也不覺得這是人生一個階段性的任務,對我而言,遇到一個愛我我也愛的人,遠比有沒有嫁給他來的重要的多,重點是,要愛我,當然,我也會愛他!



KK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最近電影票房十分冷清,上周末甚至創下來十年來電影周末票房最低紀錄,所有上映影片,不論舊片新片,加起來的票房也只有少少的一千萬,等於一天做不到500萬,這種驚人的數字,似乎並沒有減緩每周影片「躍躍欲上」的情況,一周還是有8~10部片等著上大銀幕,低迷的票房水準,當然讓許多小片死的比以前更慘,似乎許多「有機會」的好電影,都成了電影市場裡的砲灰。而《海角七號》大成功之後,也沒有帶來所謂的「國片復興」,接下來幾部國片,除了《1895》因為有國家支持所以撐到2000萬之外,其他也只能以「死得很慘」四個字來形容,就當海角年底辦尾牙時,我都只能說「海角之後,我們都已經被卡車輾過兩次了!」來自嘲,不過當看到田中千繪時,心中想著還有一部被坦克車輾過的片,再見到范逸臣,想到他三月即將上映的新片會是被甚麼車給輾過去,心中不知該是要心酸,還是要寬心。

不過,以上的一大段話,都跟我今天要聊的主題沒甚麼關係,因為我想說的,是幾部影片很好,但票房欠佳的電影,而這陣子優秀的影片大多都是日本片,不是令人驚奇,就是令人開懷,跨年時有《魔幻時刻》,本周又去看了兩部:《嫌疑犯X的獻身》與《有頂天大飯店》。



《嫌疑犯X的獻身》是我所謂的「驚喜」。這部片原本是在我的DVD片單中,沒有打算進戲院看的,要不是因為某媒體朋友突然到訪本公司並且強加推薦,恐怕我是不會走進戲院看這部電影 (當身分恢復為一般觀眾的時候,就可以思考,為什麼我當初不會想要看這部片,又是為了甚麼想看這部片!)。而就如該媒體朋友所言,該片所為的男女主角:福山雅治與柴崎幸,在片中適當扮演了花瓶的角色,尤其是福山雅治那對讓人想「啾一下」的嘴唇,也讓這部說來不算太輕鬆的電影裡,帶上了幾分遐思。電影流暢無冷場,是一部優秀的商業電影所需要具備的最根本要素,這部片當然有,這裡就不贅述了。應該說,這部片最令人驚奇,也最扣著所有觀眾思緒、跟本就應該算成男主角的,是嫌疑犯堤真一。原本,給同事與朋友打過針,應該不會在該落淚的地方落淚,但是堤真一的演技,卻讓人最後不由自主的流下眼淚。

那是在最後五分鐘吧!影片的最高潮。當你以為可以準備收拾心情走出戲院時,堤真一面臨了他默默愛了許多年的人─ 那個他所默默保護的女人。而當他以為一切都已經圓滿了,他可以死而無憾時,那個女人依然深深傷了他的心,她沒有做甚麼,她甚至只想要當面再面對一次那個曾經讓她害怕到發抖的男人,她只問了他「為甚麼指有我們可以得到這樣的幸福?你為甚麼要這樣保護我?」堤真一的演技在這裡完全爆發,不是一般電視情結,哭訴著我愛你這種劇碼,而是痛苦的哀號:「為甚麼?為甚麼?」為什麼?為什麼你會這樣問我?難道還不明白,是為了愛嗎?

當人默默為愛做出一切,有人會很駱駝的說自己其實不求回報。不求回報的意義為何?是對方可以不必用同等的行動來付出。但是,並不代表對方可以不必懂。然而,有時候這種默默的愛,如果不說出口,又有誰會知道,這一切都是為了愛呢?

你要說這種社會,其實是一個極度需要白話文的表達,又十分依賴隱喻法來逃避。用隱喻法來低調表現出自己的愛意,內心奇時期盼的是白話文清楚的告白,沒有清晰的答案,只能算是曖昧,或是說成關懷,不能成為「愛情」。所以,來了一堆默默付出的人,也衝出了一群嘴上不停說愛的男女,愛情的世界裡似乎也有兩個區塊,一片在清楚明白裡打鬥,另一片在灰暗裡糾纏。

片中嫌疑犯所犯下的罪,算是人所犯的罪,還是愛所犯的罪?愛情所讓人犯下的罪,通常都是引人入勝的,大家還記得那王水融屍案嗎?當犯案者假釋出獄時,有一陣子媒體還曾經緊追過,愛情所犯下的罪過,真實人生裡還真是不少。像電影般的情節,在現實中上演,肯定沒有電影中那麼精彩,恐怕只有痛是更多的,只是,我們這種活在白話文,也許真的無法去體會那片愛情的灰暗所帶給人的意志。

我還聽過周遭的人發生過這樣的案例,這種案例還不只一個,一對男女在一起,女生不知道為什麼,老是會懷疑男友周遭的女性都會勾搭上自己的男人,於是會不停以電話控制男友行蹤,甚至騷擾男友的朋友,尤其是女性朋友,不但讓自己的男人煩不勝煩,也讓男友身旁的友人對這名女子產生反感。男人久了之後當然也會受不了,如果要提分手,女人又會祭出死給你看的戲碼,讓男人更無法接受,就只能拖著放著,無形間不但讓男人漸行漸遠,也浪費了女人的青春。

這究竟是為了甚麼?一個這麼不得信任的男人,居然會想要為他而死,愛情真的有這麼強大,強大到必須要玉石俱焚的地步嗎?

其實,我還挺同情這樣的女人,但同時也不了解,到底是甚麼樣的因子在做祟,讓她如此無法相信自己的男友,卻又不肯放手讓他走?愛情不就是一種信任嗎?當這種信任消失後,兩個人的感情難道還有辦法繼續維持?如果他的男友真的會跟周遭不管哪個女人很容易就勾搭上,那是否還有繼續與他交往的意義?愛情的目的,究竟是要讓自己快樂,還是要讓雙方都痛苦?可惜的是我的朋友都是簡潔明快的人,這樣的case我都只是聽說,沒有真正遇見,但我還有興趣聽聽這名女子動機為何?是什麼讓她如此執著?畢竟她也不是沒了他就會天崩地滅,或是從此之後找不到其他男人,到底她是對「愛情」這種不理性的關係執著?還是對這個男人全心全意呢?

或許,我會講這樣的話,是因為我真的如周遭友人所言「過於理性」吧!當我與我前男友也是唯一付出過的男人交往七年後分手時,我的生活除了大哭幾場,並且剪掉了留了多年的長髮之外,其他似乎沒有太大的改變,我也沒有騷擾他,也沒有想念他,也許是距離太遠,所以可以很乾淨的一刀兩斷,不過說真的,自從有一天開始,我開始記不得他的手機號碼,也開始想不起他的長像,我甚至可以開始往好的地方想,畢竟還好有他,我在國外時可以安心得進急診室動手術,也可以在三年多的求學期間有辦法結交更多法國朋友,不過你問我,會不會想再見到他,會不會偶而想起他?老實說,還真的不會,都已經在他身上浪費了七年的青春,如果還有機會有另一段感情生活,我會希望是跟別人,而不是吃回頭草。

我算是一種絕情嗎?我承認我在愛情裡,是屬於白話文的那個區塊,我討厭曖昧,也無法做到為愛情而著迷的地步,但是,對於這種灰暗面,我卻十分著迷,所以,當堤真一在片中淒厲的哭嚎,問著松雪泰子「為什麼」的時候,我的眼淚噗哧噗哧的流下來,並且心中大讚:「堤桑,你真是太厲害了!」



KK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痛了兩年的右手,在這陣子痛到一個無以附加,兩年前,原本以為只是背包包跟用滑鼠的問題,還特別改成了左手用滑鼠,結果習慣了左手滑鼠,手依然痛個不停;後來又聽朋友說自己因為當初壓力大導致肌膜炎的問題,以為我也是一樣的問題,但是不管如何,兩年來的疼痛,終於在本週完全爆發,整個頸椎痛到簡直有噁心的感覺,右手連拔個插頭都無力,本來想要按摩解決,被同事勸阻,改看復健科,原本以為應該沒啥大礙,吃吃藥或是拉拉筋,甚至跟我說做做瑜珈就會沒事,但並不是這樣,醫生說:「你得的是退化性關節炎!」




既然有「退化性」三個字存在,表示這原本是屬於50~60歲的老人才會得到的病,也就是說,我在虛歲33實歲32的今天,給他提早得到了這種病症,會這樣的原因,醫生問不到三個問題就得到答案:我一天看電腦超過14個小時,重度電腦使用者,並且看電腦的時候會駝背,導致身體前傾,頸椎壓迫,因此後面頸椎有了類似骨刺的東西,並且越往下的關節間間格越窄,加上這陣子練瑜珈有用到頸部,才會整個爆發疼痛!

說來說去,不就是電腦使用太長,姿勢不良,總之,醫師下令,接下來電腦使用不得超過六小時 (這哪可能!),坐姿背要挺直下巴要收,原本叫我不得練瑜珈,後來在我的爭取之下,才說「可練,但不可動到頸部」,每週三次的復健療程,外加止痛藥、消炎藥與維他命B,時常的熱敷 (趁現在多收購暖暖包),不管我未來還會活多久,總之,這病症應該是跟著我了!

到了復健室,耳朵一豎,才發現裡面一半的人都跟我有一模一樣的病症,偷聽到其他醫師跟病患的對話,原來我得到的叫做「富貴頸」,因為脖子彎曲好像因為有錢人戴太多項鍊導致脖子前彎,雖名為富貴,但我得到了卻不富貴,實在是一種很諷刺的病症。

想當年剛開始有手臂痛症狀時,是兩年多前還在舊公司的時候,當時很拼,每天十點上班但都加班到八九點,週末更也沒有閒著,我向來把這種工作模式視為常態,以為人人如此,直到多年後離開了該公司,才發現其實很多人賣命的方式,跟我其實有很大的不同,因為他們在怎麼賣,都還保留著自己,而不是像我,把靈魂健康都賣了還不自知。其實我應該算是有工作狂傾向的人,沒有令我投入一百分的工作,其實我的內心會有很大的不安定感,工作讓我得到自信,卻也把我圈在一個小圈圈裡,看不到外頭的世界。拼命工作所給我的自己的禮物,並不是金錢,而是頸椎提前退化的關節炎,讓我快要痛不欲生。

現在,也許算是之前兩年所發生的種種事情,讓我逐漸看到自己的生命裡不該只有工作,除了愛工作,還得愛自己,因此開始規劃自己定時去旅行,即使一個人也無所謂,多看一點書,多聽一些音樂,多看一些電影,練瑜珈,有空的時候也得泡泡澡,總之,不能夠一回家就窩在電腦前面繼續工作。這陣子愛算命,很多人都跟我說,有空應該走出自己的小圈圈,社交值極低的我,對於「出去走走」這四個字的定義,其實就是去看電影、去旅行,但很多時候我寧可一個人,或是跟著朋友的朋友一起去旅行,就算去旅行,我也絕不會因為到了其他國家就會特別喜歡夜店,寧可窩在飯店裡看電視泡澡,我不了解這對於「拓展人際關係」這件事情會有什麼幫助,但是應該可以算是「愛自己」的表現。

要我一天看電腦只有六小時,比要我早上七點起床還難,也許這太違背現實,但這的確提醒了我一件事,這個世界不應該只有電腦前,還有其他外頭的世界。在被我週遭的朋友 (F君除外) 封為高度宅女後,我想這是時候逼我自己走出電腦螢幕的小框框了,至於能做什麼,該做什麼?至少已經有了瑜珈這件事情佔據了我不少時間,接下來,我其實更希望能夠花更多時間去旅行,但是,旅行所費太高,今年看來沒獎金的我,我看還是別寄望跑太久或跑太遠吧!

好了,得要下線,遠離小框框了!



KK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2009年1月11日,對大部分在台灣的抽菸者而言,一定是一個重要的日子,我們在這天都會有共同的感受,那就是「真是莫名奇妙啊!」

因為,今天我們的大有為政府,實施了一個我們大家也都不太懂的法律,總之內容的大方向是規定:公共場所不得吸菸。至於公共場所的定義,簡直是煩瑣奇妙到完全可以凸顯出我們立法單位的奇特腦部結構,因為,正常人實在是很難理解,是在甚麼樣的狀況之下,我們的立法單位可以訂出這種瑣碎地簡直要讓我們去背條文的民生法規,外加宣導不周又想要強力執法 (收錢吧?),不招惹民怨也困難。

不過我今天不想再咒罵反正甚麼顏色都一樣無能的政府,我想說的,是那種純良式的獨裁。


人人都希望有良善,人人都希望別人能夠尊重自己,但最怕的人是一種,自己認為自己過的是正統純良的生活,因此竭盡所能要把自己過的那種「正統純良生活」推廣到眾人生活裡,希望大家都跟自己活的一樣好,因為他自己好健康、好快樂。

這種人你說他不善良嗎?錯,他一定是善良的,所以他才會希望大家都過著跟他一樣好的生活。不過,生活這種事情是很奇怪的,你叫別人過著跟你一樣「優質」的生活,對別人可能是一種極大的痛苦。舉個例來說好了,之前工作的場合裡,我遇過很多人每天一定要過著有名牌、吃高檔食物、談論最新流行的高級精品,對他們而言,這是一種「優質」的生活,他們無法想像、也無法認同,怎麼有的人可以買地攤貨,旅行可以住便宜的民宿,他們也很好心的希望,大家都可以跟他們一樣,過著這種名品級的優質生活。

不過,真的所有的人都可以過著這樣的生活嗎?我想這不是個人財力的問題,而是每個人所追求的目標不同,想得到的東西也不一樣,生活中充滿了名品精品,對很多人而言是一種不必要的浪費,又何必逼著每個人都得要這樣呢?

不過,那樣的人容易被人家說成拜金,其實也挺可憐的,他不過是喜歡的東西跟我們不一樣罷了!

還有一種人,每天過著健康有效率的生活,早睡早起,飲食清淡,不沾菸酒,他覺得這樣過得充實快樂,所以希望所有的人都跟他一樣,因此,有人喝酒,他就勸說,有人抽菸,他也勸說,有人晚睡,他也勸說,有人老是外食,他也勸說,這種勸說,你不能說他不對,因為他說的真的都是對的。但是只要仔細想,每個人生活的模式不一樣,你說,工作壓力很大的人,也許真的需要三不五時一根菸來替他舒緩一下情緒,也許偶而喝個小酒也是一種朋友間的交流,甚至是社交工作上所必須的活動,晚睡晚起,或許是他的工作型態必須要他實行這樣與眾不同的生活方式,老是外食,欸,你說一個忙到翻的人還得每天空出一點時間來自己弄東西吃,我看他不如不吃算了!

每個人生活都有不同的地方,尊重與了解是這個星球上大家要和平相處的最主要前提,不過要用激烈的手段來強制別人改變他們的生活一部分,我就不得不稱他們為「獨裁」,就拿這次的禁菸來說,禁菸之所以會成為比喝酒來得更容易被法律規範,主要的原因就是因為抽菸是一種會影響到其他周邊人呼吸權益的動作。我自己也抽菸,不過我也很討厭那種不顧旁人權益的抽菸者,至少我會做到,抽菸之前會先詢問不抽菸的人是否介意,吃飯的場何盡量不要抽菸,在密閉空間裡盡量不抽菸,總之,我不會讓我抽菸的舉動影響到旁人。

其他的國家,就連最自由民主的歐陸,這幾年也開始有了公共場所禁菸的立法,但是他們的方式比較簡單,公共場所的室內不得抽菸,如果是在大型公共室內場所裡,也必須要規定的吸菸室裡抽菸,總之,想抽菸的話,就得把所有人聚及到一個地方,大家比較不舒服,但沒有辦法,誰叫我們是那群空氣汙染者。

不過,這些歐陸國家實施禁菸法規時,雖然也是招受反彈,但比起我們台灣的禁菸法規,簡直是天壤之別,在歐陸國家,至少他們還接受「有人會抽菸」,在我們的這片小小土地上,簡直就是不把會抽菸的人當人看,說在室內不能抽還合理,室外要在特定吸菸場合才能抽也OK,室外場所不得超過兩人一起抽菸,簡直是莫名其妙,所以一起抽菸聊天就只能有兩個人嗎?更誇張的是,居然把ㄧ些室內場所的吸菸室也給關閉了,想想一個20年的老菸槍,他要搭飛機到歐洲,一趟要十幾個小時,你要他一進到機場馬上就得面臨十幾個小時不能抽菸,不是折磨人嗎?

是沒錯,抽菸真的不好,但就如同某位我說真的不是很欣賞的電視人所言:你要這些工作壓力很大的人,連抽根菸放鬆的權利都沒有,這似乎不太對吧!的確是這樣,會抽菸的人也是人,也許那某式基金會的人真的覺得自己在做一件對的事情,但他們有沒有想過,在這件所謂「對的事情」背後,隱藏著對多少人的歧視與漠視,就如同很多人批評原住民愛喝酒,甚至因此而歧視他們 (但我看來這些歧視者更值得被人歧視),卻從來不了解,酒在他們的文化裡所佔有的重要性 (雖然我也不懂,但之前做《奇蹟的夏天》導演有稍稍跟我們解釋過,從此之後這句話我牢記在心)。

人到底應該怎樣生活,才是對的,這件事情不應該由某些人才決定,而是由每個生活的人來決定,自己該怎麼生活才是最好的。我們的大有為政府所立下得這個法規,只是讓我覺得,我們似乎又向獨裁邁進了一大部,接下來要禁止甚麼呢?不准邊走邊吃?看電影不准吃爆米花?便利商店不得賣啤酒?路邊不准嘔吐?未婚女子不得帶男性回家?女孩子的裙子部得短於膝蓋?我說,我們大有為政府如果真有種,不如乾脆叫菸酒公賣局不得販賣菸酒,ㄧ般商店不得販賣香菸,這馬上就可以杜絕大部分的癮君子,也絕對是斷根最有效率的方式,只是,少了這項稅收,我看我們的大有為政府,恐怕做不到吧!

嚴刑峻法,是會引起反彈的,恐怕立法者會把這個當成逃避責任的藉口,因為,在嚴刑峻法的背後,更需要的,其實是教導人們如何尊重別人,了解別人。

不過要說到我們的教育,那又是另一件講部完的事情啦.....








誰推薦這篇文章

KK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原本打算再元旦假期間,寫一篇2008年大反省,或是2009年新希望,但是在阿爸阿母家中,為了逃避那低壓又無聊的氣氛,只好成天向外跑,弄得元旦四天假期感覺上像沒放一樣,依然身心俱疲,而什麼反省與希望,也在渾噩渡過的時間裡給擠跑了,直到這休假最後一天的晚上,才猛然想起這篇早就該寫的文章。

不過,該寫些什麼呢?過去一年,不,應該是過去兩年,可說是我截至目前為止運氣最差的兩年,原本以為穩定的男友分手了,到今天也快兩年了,原本以為穩定的工作不見了,到今天也快滿一年了,兩件事情,雖然說表面看來我沒有什麼變化,但的確對我造成了很大的影響。我的身體裡面,依然有一點崇尚穩定的細胞,但是其他的細胞,則對於「穩定」這個名詞充滿了不信任,畢竟靠山山倒,依人人亡,想靠自己卻是一件辛苦又困難的事情,卻也逼得不得不這樣了。


但你要說幸運的事情,當然不能說沒有,我做到了一部空前也可能是絕後的台灣票房奇蹟,能做到這部片行銷的人不超過五個人,你說這不算是幸運是什麼?但是,做到一部大成功的片子,背後所看到的東西絕對不比做一部失敗的片子能看到的東西來得少,能體認到的,絕對比做一部一般的片子來的多,這事情我在過去的那年講了太多,也許也不要再一直重複相同的東西了。

今天去看了《魔幻時刻》,大家都說很好笑,的確很好笑,但是喜歡電影得人,一定有更多的感觸,這部片就像是日本搞笑版的《日以作夜》,電影是魔幻的,電影是迷人的,但電影也是虛幻的、不真實的。這部片另一個迷人的地方,其實也是整部片的根基,就是那「虛實之間的交錯」,某一方面,大家寧可待在那個虛幻的世界,而那種虛幻如果搬到了現實,搞不好還真能騙到很多人,因為在某種程度上,我們都希望自己的生命裡有一點點虛幻的成分,「就像電影一樣」。

看完了,笑完了,我只有一個可惜,「唉,《魔幻時刻》只有屬於拍電影的人啊!」做電影行銷的人,屬於我們的魔幻時刻是什麼時刻呢?是活動成功的那一刻?是票房勝利的那一刻?還是只有領到薪水的那一刻?這一年,我開始問,「到底電影行銷人算不算電影人?」或是應該說「到底電影行銷人被不被人看成是電影人?」大家講到「我做電影這行」時,都會以為我們是拍片寫劇本的,說是電影行銷,反到會被問「電影行銷是做什麼的?」好像新聞活動廣告預告DM海報......都是會自動蹦出來的樣子。主管機關最愛說電影行銷有多重要,然後只有在審查行銷費用的時候會說,他們不知道行銷企劃是在幹什麼的,所以,他們所謂的重要是......?

感覺上,我們像是一群重要的隱形人,說重要是大家都說很重要,說隱形是因為我們在電影這行,不止圈外人以為我們是隱形的,很多圈內人都寧可我們是隱形的,只要有事情的時候在蹦出來解決就好了,就連講到「電影有多奇妙」的時候,大家也不會講到行銷的人的。

因為,我們是在這個如此魔幻虛幻的行業裡,最接近現實的一群人吧!所以只好像個幽靈般,一般人世間的人認為我們是鬼,靈界的人還是認為我們是鬼,所以我們只能跟群孤魂野鬼一樣四處飄零。我真希望,什麼時候哪部講電影的電影裡,也可以提一下我們這群鬼,並且不要把我們塑造成大怪物,當鬼已經很可憐了,還要被人家當成怪物,更是不堪啊!

2009了,我還在抱怨同樣的事情,可見我的內心還需要再move on一點,也希望,整個世界能夠再move on一點。




KK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