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0810 (11)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常聽人家說:「愛情不需要理由!」

講的理直氣壯,告訴天下男女,想愛就愛,何需給自己做測驗打分數。

鼓勵不少男女,但是發明這句話的人卻沒有想到,愛,的確不需要理由,但是展開行動去愛,卻需要一個相當具體且適當的理由。

我愛你,也許你也愛我,但是中間要沒有交集,沒有一個「機緣」,一個「場合」,就沒有辦法讓這段潛在的感情表達出來。

是,想愛就去愛,但是不代表,想愛就可以真的就愛了。

她就是遇到這個問題。

她很著迷於所謂「愛情的起點」這個微不足道的時刻。究竟,一個人與另一個人之間的愛情火花,是和時迸發出來的?在那當下,兩人的感覺是甚麼?就好像美國影集炸彈的引線,被火柴「啪搭」一聲點燃的那個端頭,然後不斷延燒,最後爆發。那那根點燃愛情的火柴是甚麼呢?

這幾天在她不忙的時候,占據她思緒的,不是通靈大師的告誡,而是那根「點燃愛情的火柴」。

她不是沒有機會跟他相處的,之前的機會,多的是,多到她不想看、不想聽、不想管,然而卻在她發現,也許自己心儀於他的時候,機會卻頓時變少,到幾乎無接觸。

她全然感到這種情緒的荒謬性,於是她開始尋找那個讓她步步陷入思緒泥淖的起始點。

是他突然的一句讚美?

還是一個無意的眼神?

這是一個無解的謎題,或許謎底是四個字:自作多情!

於是,在那根火柴點燃後,引線所燃燒的速度比她想像中慢了許多,只是引線上依然有火花:他偶而見到她時的眼神、他也許僅是心存善意的觸摸、他也許不曾存在思緒裡面的酒後低語,全成了她所謂的「引線上的火花」,在她的愛情炸藥前悶燒著,一吋一吋往前逼,卻沒有辦法燒到爆點。

所以她才會又想到了那句所謂「愛情不需要理由」的屁話。

她心儀他,也許不需要理由,喜歡本來就是傻子幹的事,但是,愛情需要機會,如果沒有交集,沒有場合,沒有任何的相處,那引線就會無限延長,直到自己燒到蠢了,自己滅了為止。

於是,她又開始傻傻的盤算,接下來可能會出現的「機會」「場合」「時間」,想像,要用甚麼「方法」,才能夠順理成章讓這一切推進。

直到她發現,這並不是做科學研究報告,也不是在做行銷企劃演練,或是活動流程排演為止。

原來愛情充滿心機!對於一個沒啥心機的她而言,她不知是懶了,還是傻了,總之,覺得累了。

不過當她終於想到,她鍾情於他的起點時,不管是怎樣的變化,總之,當下是一種甜蜜的感覺。

這個起點,延燒到讓她可以堅定的給出「是,我要他!」的回覆。

然而,簡單而堅定的一個回答,代表了她的意願,卻不代表了可以有所行動。

也不代表,她可以得到滿意的回應。

一方的期待與幻想,讓她覺得很蠢,一個心智應該要是成熟的女人,竟然有著跟小女孩一樣的期待:期待那個將她推向行動的機緣,期待那個心靈交會的證明。

她覺得,自己真的蠢了......。



KK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因為未來太不確定,所以她迷上了算命。

塔羅、測字、星座、生肖、每周運勢、每年運勢......她都加減看了,只是,沒有一次可以給她正確答案。

因此她決心要嚐試付費算命,也許有收錢的人會為自己說出來的「預言」負責任。

她跟朋友去算了紫微。

 




說是算命,她對「命」這回事並沒有很在意,說穿了,她不過是想知道自己的感情依歸會是在哪裡。

一個薄弱、愚蠢、可有可無的目的。別人苦苦追求會被她鄙視,結果自己私底下還不是冀望著這檔事?

紫微大師跟她說:「你的愛情已經在身邊,只不過,這段愛情,你只能有十年!」

十年?為什麼是十年?十年之後,會發生什麼事,讓這段感情,僅能維持十年?

於是她去找了另一個大師─一個號稱會通靈的大師─求證這「十年」的準確度。

通靈大師見了她,一臉困惑:「你怎麼可能還沒遇見你的依歸?」通靈大師說出了她所謂的「依歸」相貌,竟與紫微大師不謀而合,只是通靈大師鐵口直斷,這人已經在周遭不遠處,是有個甚麼阻擋了他們的相遇。

於是,她問了通靈大師,關於那個十年的事。

「原來已經有人跟你提到那十年了!」通靈大師似乎不太苟同紫微大師直言的做風。

她不說,不想讓紫微大師在通靈大師心裡變成一個無德的同業。

通靈大師嘆了口氣,摸摸下巴:「沒錯,就是十年!」

「所以,十年後......?」

「十年後,他依然愛妳,只不過,男人的三心二意,讓他會忍不住在外面發展其他關係,不過他最愛的依然是妳,只是,妳不會再如此需要他......」

「所以是......?」

「所以,十年的決定權不在他,在妳!」通靈大師終於肯抬起頭來正視她:「在於妳是否願意相信,妳在他的心中依然佔有著無比崇高的地位,在於妳是否願意接受,這個擁有英俊外表的男人,此生將無法斷絕四處來的桃花,在於妳是否願意原諒,在於妳是否把感情視為生命中的一種獨佔。」

現在問她這種十年後的抉擇有點太早,於是通靈大師補上了一句:「十年、二十年、甚至更久,是由妳來掌控。」

「我如果只選擇了十年?」她問。

「那在他心中,不只有十年,只是,在妳心中,僅會有十年。」

「如果不只十年?」

「那就不是幾年的問題,而是妳自己的生命課題。」通靈大師,在此時,儼然成為婚姻諮詢家。

她想到了,那天早晨半睡半醒時,老天問她的問題。

通靈大師此時突然放聲大笑。

「所以妳想知道,那個被我們稱做為『外表斯文俊秀,永遠受到女性歡迎』的男人,是不是妳所回答的那個人?」

「我還想知道,是否是我十年前所夢見的那個背影?」她接著問,然後將十年前那個「意識中是她魏來丈夫」的夢境告訴通靈大師。

「妳真的這麼想看到?」通靈大師被她的好奇心

「沒錯!」她的語氣,跟回答老天的時候一樣堅定。

通靈大師開始猶豫,斟酌著是否該給她做出一些建議。

「如果妳真的希望......」通靈大師終於開口。「如果妳真的希望,那你必須想想,你是否接受可能只有十年的感情!」

「如果接受的話......?」

「如果接受的話,你現在走出門,就可以看到他的臉,就可以知道他是誰!」通靈大師說。「不過,你必須確認,你真的接受!」

通靈大師繼續說:「你會有愉快的十年,享受愛情的美好,但是十年後,也許這段美好的感情,會在一夕之間破滅,這是你的命。如果妳接受,那妳就會知道,那個人是誰。」

「如果,無法接受的話?」她問。

「愛情需要決心,尤其是妳的愛情。」通靈大師,瞬間又化成愛情顧問。

「再說,除了這個之外,還有其他的原因,讓妳必須更有決心!」

「是什麼原因?」

「妳必須橫刀奪愛!」

「橫刀奪愛!?」


「沒錯,橫刀奪愛!不知道幫妳看紫微的人是否有跟妳說,妳的命注定要奪取他人之夫,也就是說,妳所將遇見的人,現在已有穩定的另一半,妳的出現,將加速他與他目前伴侶關係的瓦解。」

橫刀奪愛?奪人之夫?她之前的愛情遭人所奪,她發誓自己將不會以同樣的方式傷害他人,然而眼前的這位大師,告訴她必須以同樣的模式傷害另一個無辜的女人。

「我不確定......」她說,口氣帶有支吾:「我不確定,自己能夠做到......。」

「這不是妳做得到做不到的問題,而是妳命中的感情,就是與人分享。也就是說,妳之前的感情,是因為其他人的介入而結束,妳即將到來的那段,也將是因為妳介入她人而獲得,而妳的另一半,也是命中帶有桃花,具有吸引異性的本事,讓妳覺得他似乎不是屬於妳一個人,但是妳卻可以穩定地與他共處十年。」

她終於了解通靈大師的意思。這十年,是一個穩定,卻不是擁有。

可能是,愛情永遠不可能是一種「擁有」,對她而言,只能被視為一種「關係」。

「我想妳應該已經了解了!」通靈大師急著做出總結,在她之後,還有很多人排隊等著接受通靈大師的指點。

她走出大門,面對友人的詢問,她以玩笑帶過。

她實在是很想知道那個人,是否是她夢中回答的那個人。

但是如果只有十年......?

她知道,自己追求的不只是十年。



KK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膝大人推薦,SO買了喔!

我很少買國語專輯。

其實應該這樣說,我很少買音樂CD,因為我把休閒娛樂的錢都花在電影跟書上了 (當然還有美食,才會造就了我今日不是肥但事的確不瘦的身材),所以相對的,分給音樂的錢少了,而在這少少的音樂預算中,我鮮少會分給國語音樂。

為什麼?我有好友F君在音樂界工作,但是我我依然提不起錢包掏錢買國語音樂,原因很簡單:請問哪一張國語專輯的企劃完整、曲風統一、風格一致、稱得上是一個完整的「作品」?


當然,我沒聽過太多國語專輯,所以這樣給人家說也不對。但是,除了近來幾位以創作為標竿的歌手外,真的,大部分的音樂專輯裡,就連在同一張裡面都沒有完整的一個風格,東湊一首西湊一首,一下子RAP一下子藍調 (台灣有真的藍調嗎?) 一下子又「號稱」搖滾一下子舞曲一下子情歌,好超值,好煩!!!

好啦,我沒有聽過全台灣所有的國語專輯,憑甚麼跟人家批評,搞不好只是我不喜歡人家的曲風而以,幹嘛說話這樣大聲?

但我要說,這不是唱片企劃的錯,因為唱片企畫就算想做最好,可能都會被打回票。那是誰的錯呢?大老闆的錯嗎?市場的錯嗎?聽眾的錯嗎?

阿災,這就像你問我為什麼台灣這麼多好電影都賣的爆爛,分析的出早就解救了,哪會有這麼多片商在那裡水深火熱。

好啦,我要說的重點不是這個。

經過膝大人的推薦,我在網路上試聽了陳珊妮的最新專輯中的幾首歌,聽完之後,馬上就決定買了。結果在博客來訂購為了省運費,連同保羅奧斯特的「巨獸」一起訂,最後才發現,原來陳珊妮的專輯要11月22日才上市,也就是說,我的「巨獸」也要等到11/22才會到,那不是一個月後了嗎?

也好,趁機把我幾本未看完的書看完。

不怕人家看的作品才是好作品:不用膠膜包起來的書、有膽辦很多場試片的電影、可以讓你在網路上試聽的專輯......好東西不怕人家看,好東西不怕大家看完之後就不掏錢買。所以我聽完陳珊妮的專輯試聽,我就馬上給他買下去,並且,我也來貼一下推薦。

寧可花錢買這種有誠意的作品,也不要把錢花在那種只想搭順風車卻毫無誠意的偽原聲帶上!



KK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Nancy拍攝的電影,帶我回到那個城市的唯一方式。


去年二月,當我走到巴黎火車站東站 (La Gare de L’Est de Paris),那時候正在為了東部的高速鐵路 (TGV) 施工,整個東站的半邊都包起來了!掛了個鐘,倒數著東部高鐵完工的日子,是預計2007年的暑假完工。當時的我心裡想:「下次回來就得做高鐵了呢!」


只是,這句話並沒有實現。那次是我最後一次回到法國東部的那個城市,當時的我壓根沒想到,一個每年都會回去的地方,居然就這樣,突然的,永遠都不會再回去了。


那個城市叫做Nancy,位在法國東部,洛林省的首府。很多人沒聽過,更多人就算聽過也壓根沒想去過,不過那是我人生中僅次於台北以外最重要的一個城市,我在那邊度過了三年多的歲月,市中心,到現在我還能夠憑記憶力畫出精確的地圖來。


不過那又如何,那是一個我永遠回不去的地方。




說回不去,不是真的「回不去」。說穿了,沒人拉著我,沒人威脅我不要回去。只要我想,肯花錢,我何時想回去就回去。只是,太多回憶的地方,當一切都變成僅僅是回憶的時候,身體裡會有一股反趨力,排斥著自己重遊舊地。


那股反趨力,也許是份恐懼。我不想要一個人獨自走在街頭,比以往更無助、更無目標;更不想一個人閒晃的時候,心裡提心吊膽的害怕遇見某些不想再遇見的人。


但你說我不想回去嗎?我當然想。


今年在柏林,我看了一部我知道自己絕對不會買、卻非看不可的電影。法文片名叫做 “Il y a longtemps que je vous aime”,翻成英文 I’ve Loved You So Long,今年金馬影展也將放映,中文片名為《我一直深愛著你》。吸引我的不是片名、更不是故事、當然也不會是克麗絲汀史考特湯瑪斯。而是這部影片,從頭到尾都在Nancy拍攝。


我看著這部電影,驚訝著自己原來對那個城市依然如此熟悉。我走過女主角走過的街道、坐過演員們歇腳時的長凳,就連公園裡的一草一木,我竟都可以明確指出它的所在,甚至於女主角最後所居住的公寓,透過窗外的景緻,我都能指出這個公寓的位置。換做是在我出生地永和拍攝,我都不確定自己是否有這種能力,然而這部電影卻引領著我回到那個我不能再回去的地方。


我忘了我看完之後是否有哭泣,還是高興?不過,這僅僅是我唯一,能夠重新回去的方式。


有趣的是,關於回憶,能夠準確呈現在我腦海中的部分並不多,反倒是那些無生命體的輕軌列車、建築物、商店、酒吧,我卻記得一清二楚。你記得《艾蜜莉的異想世界》裡,女主角在牆壁裡找到的那個鐵盒嗎?那是Nancy特產佛手柑糖,味道不佳,卻不知怎麼的大受觀光客歡迎,而那個鐵盒就是這種糖果的鐵盒,數十年不變的設計與包裝,因為一部電影而更受矚目,那家店在哪?出了火車站大廳過了廣場與馬路,面對車站的轉角那家甜品店就是,紅色的鐵盒你不會忘了他,而我從未在那裡消費竟永遠記得。在隔壁,一家新藝術時期就建造的古蹟裡的咖啡廳?L’Excelcieux,極端華麗的陳設裡,販售的餐點當然也不便宜,經過卻一定會跟自己說哪天非去喝杯咖啡不可。再走下去......我也不說下去了,沒人去過,沒人看過,我只是與我自己對話,那是我的一段回憶。每當我想起法國時,就會開始溫習那邊的道路,每年夏天都會再Leopole廣場表演的馬戲團,每年都說下次一定要去,看來是永遠不會去了。每次經過哪間甜點店,告訴自己一定別忘了去嚐嚐遠近馳名的水果派,卻永遠不會知道那水果派的滋味如何。很多心中以為的「鐵定」,卻變成了一種意料之外的「不可能」。就如我以為每年都會回到那個地方,卻成了一種「不可能」。


那個地方,我是不可能回去了。至少,是不可能一個人回去了。


今日的我,看到歐洲街道的影像,仍然忍不住想要再回頭溫習一下那種歐洲的感覺,即使我已經深刻體認到,自己並不是特別適合那個地方,但那是一種被藏在身體裡面的溫度,之前感受過,現在還想再感受看看,至少試試看,那溫度有沒有降低。但是又有一種恐懼,伴隨著那溫度,有一種孤獨的恐懼,還有回憶的壓迫。


這不是政治放逐,也不是喜好上的厭惡,然而,就這樣,世界地圖上出現了一個小地方,一個我無比熟悉的地方,成了我永遠回不去的地方。






















艾蜜莉的神秘鐵盒





KK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 Oct 20 Mon 2008 01:00
  • 天問

這是天問,不是問天。

那是一個早晨清醒前她所聽到的聲音。


她已經忘了,那天晚上夢的是什麼,卻清楚的記得,那個在她清醒前所聽到的聲音。

那個聲音問她:「你真的要那個人嗎?」

聲音是男聲、是女聲?她沒有印象了。不過,在半夢半醒間,她清楚的記得自己的回答。

「是的,我要 (這個人)!」

(這個人),她是以一個堅決的語氣,在心中念出他的名字。

然後,在自己的回覆裡驚醒。

她驚訝,自己竟然可以如此直接的說出自己所想要的,她很少,幾乎沒有,這樣的狀況發生在她的人生裡過。

是的,她在一個半夢半醒的時間決定,她要 (那個人)。

在完全清醒之後,她並沒有後悔自己方才所下的決心。

後來幾天,她天天都想著那天早晨的片段。

當她下定決心後,老天是否有聽到她的回答。

如果聽到了,那個提問的人,會有什麼樣的作為?

她自己,在現實生活裡,能夠有什麼樣的作為?

她甚至不敢在清醒的時刻,告訴大家她的想法。

直到她發現,她可能永遠都不會再與 (那個人) 相見。

希望與失望,像雜草般擾亂著自己的生活。

「也許只是夢吧!」

她習慣以理性的回答,來打擊自己的幻想。

不過,又有那麼一點點不甘心!

然而,她卻無法提出作為,來彌補她的不甘心。

在天問後,她很想問天:

「再回答了問題之後,我還能怎麼呢?」

還是,就這樣,擦身而過了......

她寄望著另一次天問、另一次夢境......

她希望跳出現實的理性,遁入夢境的幻覺......

表面極度的理性下面,其實她想要的,竟是夢境的幻像,另一度魔幻的空間......




KK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電影爆紅,所引發的後續所有現象,已經遠遠超出我能夠忍受的範圍。


所有人、所有事,都得要跟《海角》扯上一角,連爆紅演員接下來所主演的新戲,都被媒體歸類成「海角現象」(不知新戲的創作者是喜還是怒?);每天水果日報固定有一大版介紹海角幫;就連早就聲明不接受任何採訪的導演,還能夠被媒體剪出一個「導演獨家專訪」來;甚麼演員緋聞已經罵到不想再罵,看到都當笑話了;上映前沒人想介紹的電影,上映後人人跳出來說「我也是海角下線的一員」、「魏導演下回拍戲要找我,片酬好談!」(真可惜他不是賽德克族);不分青紅皂白,連未經授權、濫用海角七號名義所推出的商品都介紹成「海角商機」(甚麼Q版T恤馬克杯嘛!)……我跟朋友說,哪一天翻開報紙,我不會再看到「海角七號」四個字,恐怕我這種不安感才會消失。


我不是能夠適應爆紅滋味的人,我確認,雖然爆紅的不是我。





新同事跟我說:「如果是我做到這種億萬片,我一定興奮的甚麼都不想做,你卻這麼冷靜,真不簡單!」


媒體好友跟我說:「做到好成績,你應該開心,你至少參與了歷史的一部分。」


其實,我不冷靜,也很開心,甚至可以算很愛這個「不是我生但是算是我有養到的孩子」,否則我不會一連近十篇的文章都在寫這個孩子。


不過,重點不是這個。我會無法適應的原因,可能是我個性算是「太過大義凜然」。


爆紅,沒有不好。只是,少了一份純真。工作人員在拍攝的時候,宣傳人員在宣傳電影的時候,每個人心中只有一個希望:「把這部片做好!」沒有人會冀望,有甚麼日後分紅、年終獎金之類的,因為當時根本沒有人想到會有這樣的成績。我們當初工作的很快樂的原因,是因為我們的心中保有了一份單純,只有一個純粹的希望,沒有其他妄想。


但是如今,這份純真都變調了。工作人員依然單純,宣傳人員依然保持原貌。但是周遭的一切都改變了:每天那一通通無厘頭的電話,那一則則不知道是真還是假的新聞,跑通告期間都沒辦法天天見面現在居然可以天天在報紙上看到他的演員們……,我不知道,這一切代表了是甚麼?真的是希望?還是假象?


我想,我們不適應,可以冷靜對待,會對整個瘋狂的狀況感到憤怒的主要原因,是因為我們真的沒有求甚麼。做到一部爆紅的片,並不會影響到這部片裡面那千千萬萬的小螺絲釘未來的發展,下一部片,下一個工作,下一個case,大家依然從零開始。就連導演,你說他要找錢拍下部片,也不一定會比較不困難,畢竟他有前一部片所背負的這麼優秀成績所帶來的壓力,以及大家因為這部片而對他產生的計有期望。沒有甚麼變簡單了,也沒有甚麼真的變順利了,大家依然過一樣的日子,運氣好可以領一樣的薪水,只是不一樣的是,當初我們一起奮鬥所創造出的那樣「東西」,已經被所有人給炒作成另一個樣貌。


我們快要不認得他了。


這部片的演員們,跟大夥一起同甘苦共患難,也跑出了基本交情來。我很想問問他們,這部片子現在變成這樣,他們心中除了「很高興、很開心、很榮幸」之外,真正的感受是甚麼?爆紅是可以摸的到觸的到,還是虛幻得跟彩虹一樣過陣子就消失。我們這些死了算了的小螺絲釘,內心希望這一切趕快過去,這樣我們就可以重新起步,重新開始。他們呢?一部片意外的讓他們乘風而上,達到浪頭,卻做甚麼說甚麼都會跟這部電影扯在一起,他們真的開心嗎?


我有個新認識的媒體朋友,性格直爽,對於許多人在後續才做出的錦上添花行為感到十分不屑,這些錦上添花,一開始依然存著感謝,到後來失序的亂插花狀態開始後,我都不禁開始懷疑這個世界的價值來。人真的只能追著浪走,卻無法創造浪花,我們真的只能這樣嗎?小螺絲釘們,真的只能夠擁有被浪花打散的命運嗎?


一部片起來,台灣電影依然沒有所謂的「產業」存在,看看我們這些人,哪個生活有保障,一個口口聲聲只會說行銷多重要的單位,一群天天喊著這部片行銷多厲害的媒體,沒有人知道,這群做行銷的人根本就是接案為生,沒案就沒得生存,更別提網路上有許多網友天天在建議「導演」行銷要持續做下去,還警告行銷人員不得自滿。在這個不健全的體制裡,人人為了不知道是甚麼夢想與熱情,傻傻的工作餵飽自己。我之所以憤怒,是因為我們像是一群隱形的人,卻做著大家覺得好像理所當然的事。換成是你,你不會憤怒嗎?


我MSN的暱稱:「生活中充滿了憤怒,卻看不到一點點希望!」得到了許多同行的認同。原來我們過的都是同樣的生活。


而,我們的國家,主管的單位,他們會做甚麼?


他們會在慶功宴的時候送導演一個其實是玻璃作的水晶獎杯。


謝謝長官,但是,對我們這些浪頭來了就得被打散的螺絲釘們,可真是一點幫助也沒有。
 





KK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 Oct 12 Sun 2008 01:30
  • 反胃

我不知道該不該這樣說,以自己是《海》片工作人員的一份子,似乎要把自己視為海片的一部分。

不過,這幾天早上起床,肚子裡都有一股莫名的起床氣,久而久之發現,這股起床氣的來源,就是我們那部《海》片啊!

當初,我們是做電影,所有的焦點都希望關注在電影上,電影太夯,現在後續效應簡直是源源不斷。我跟同事說,這部片就是這樣,上映前還沒什麼人想要報,上映之後先炒票房,票房炒完炒茂伯,茂伯炒完再炒票房,票房炒兩遍了所以只好炒緋聞,緋聞炒到開始重複了就開始炒盜版,盜版炒完要炒什麼?

連狗仔都去跟拍茂伯了,阿請問這是怎樣啊?


有一陣子,每天最興奮的,就是打開報紙看到滿坑滿谷海角七號的報導,直到不知道哪一天開始,每天早上第一通電話就是電視台記者打來的,然後有一天,打開報紙,依然是滿坑滿谷的海角幫,不過,都已經偏題了!緋聞、不實傳聞、跟拍新聞、有的沒的一堆新聞,突然我領會了,原來這部片已經不只是一部電影了,所有的人,都必須倚靠著這部片的片名繼續生存,很多事情都必須牽連著這部電影來繼續擴張,《海角七號》已經快要變成一隻金牛,好多人攀著他想要拔金毛、挖金骨、刮金肉,似乎沒有人在乎這隻金牛是否會有被挖得血肉糢糊、屍骨無存的時候。

有誰真的在意嗎?

蜂湧而上的財經雜誌、大企業座談會,大家都想訪問魏導演,我終於明白,他們看中的不是小魏的才器,也不是他之前的努力,而是只有看到「他現在似乎是個有錢人」才來訪他的。在7-11看到這些雜誌,搖搖頭翻都不翻就把書放回去,這個世界已經夠短視了,媒體還教導著大家如何變得更短視,並且述說著「有錢才能出頭天」的黃金法則,令人作嘔。

一篇篇令人厭煩的緋聞報導,講的越來越有聲有色,藝人的私生活不干我屁事,但要說起來,更不干電影的事,不過當他們的臉上隱形的刺上片名的時候,為什麼無法想到,這些都是電影的負面新聞呢?為什麼,無法用一個直接了當的方式,告訴大家「這真的不是真的,你們別再亂寫了!」

就讓你愛我我愛你的故事,留到私底下去解決吧!不要撐著海角七號的帳棚,把原本的小事件擴張成了不起的大事件,情愛問題誰沒有,幹麻一定要留在媒體上解決?我不知道那些有的沒的消息是誰流出去的,但是利用媒體來解決私人情感問題,還真他媽的好方法,拜託,根本解決不了吧!

還有很多事情,很多事情,不只是新聞的事情,還有很多事情,小魏受著委屈,卻礙於現在樹大招風不敢暢言,我們這群後端行銷期幫忙他的人看的很不捨,心裡常常是怒氣衝天,火氣大到都要便秘了。但是真的,樹大招風,還是別說了,以免失言屍骨無存。

所以,我很佩服嚴云農的勇氣,在導演最需要他的時候出來仗義執言。慶功宴那天 (忙著工作連飯都吃不下),我偷偷的走道嚴老的身邊跟他說:「你不認識我,但是我真的很敬佩你!」

媒體們對盜版事件的關注,對影片算是助力,至少宣導了不要看盜版的真理,也迫使主管機關不得不開始正視這個問題,能夠持續多久,也不得而知了。嚴老在自己部落格上表達自己的想法,媒體也進而報導,算是讓大眾知道另一面的真相,也能算是公理的發揮。媒體們追著現在最夯的話題做報導,也不過是得要應付上層的壓力,要不是他們,《海》片也不會一直受到矚目。但是,緋聞呢?我最搞不懂的就是緋聞,對影片只有負面影響。我搞不清楚這種家務事何苦要用媒體來解決。我不清楚是什麼動機讓自己想要在大眾媒體前訴說自己私人的關係,這干社會大眾屁事,這干海角屁事,有必要一報再報嗎?

也許我太正義凜然了,因為大家就是要看這種新聞才夠刺激,但是即使在這麼混亂的媒體生態裡,我依然相信媒體應該為了公理而存在,應該去挖出有助於社會大眾利益的真相,而非在一些對人不痛不癢、只為娛樂大眾的小事情大做文章。我佩服那些只願意寫真相的記者,令人欣慰的事的確還有這樣的人存在,我就認識不少,他們承受著主流龐大的壓力,堅持只做該做的事情,所以有人說,報紙上只有日期是正確的時候,其實不然,因為還有很多人相信著真理去努力。

我選了「反胃」作為這篇文章的標題,不是主要針對什麼,而是針對所有令人不解的現象,對我而言,海角七號只是一部電影,這部電影之後,還有其他電影,我們並沒有因為這部片雞犬升天,所以才能比較平靜的來看待整件事件。

電影,只有當他是電影的時候是美好的,請將這部電影,單純當成電影吧!



KK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前陣子難得跟幾個朋友喝酒,結果不知怎麼搞的,我一向以為自己的酒量還OK,沒想到那天就是喝到醉,醉到掛,掛到整個人躺在人家店裡的地板上,最後是被人家扛上計程車。

我記得我印象中最醉的一次,是在法國,那是我是醉到上廁所連褲子都不會脫。

但是也沒有到這次這麼誇張。

不過也就算了,我會這麼介意,是因為,後來我看到了當晚的照片。

醜~~~~~啊!

真的是醜態盡出!看了照片我才知道,原來一個人喝醉的時候可以這麼的醜陋,所有的事情迷迷茫茫,所有的動作out of control,看到照片,才知道:喔~原來那天我有跟誰講話,跟誰尬酒,跟誰玩無聊的遊戲。只是更丟臉的事情還在後頭,或許是我那天真的喝的太醉,行為真的有點失控,最後我就像個稀有動物般,大家搶著來跟我合照,或是拍下我的醜態。

看完那照片之後,我納悶了一整天。在當下,我記得,明明就還記得滿多事情的啊!怎麼看了照片後,跟印象中完全不同了。我有的印象,就是當時我不停的跌倒,這證明了我為什麼最後身處冰冷的地面而非柔軟的沙發。另一個印象,是我一直很想把某人的帽子搶走。為什麼我會這樣想?我哪知?不過還好應該後來沒有這樣做,否則我到現在都還會不停問自己:「我這樣做的意義是......?」

醉了一次,莫名其妙的一次,不知何時醉的,也不清楚為什麼會失去行動的能力。不過那天,隱約記得有人在我耳邊說:「偶而這樣子也滿好的,可以把心中不敢講的話講出來,不是嗎?」

我是不清楚自己講了什麼,但是在這無趣的生活裡,說話不敢大聲說,想笑不敢大聲笑,想哭不能放膽哭,偶而這樣醉一下,只要不留下照片當證據,真的沒什麼不好!

處女座A型喝醉酒,酒醒之後,想的比人家多......



KK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4) 人氣()



是的,我又做新片了!
海角燒成這樣,大家別再報了,快看看接下來有哪些新的國片吧!

鍾孟宏導演的《停車》,11月28日上映。該片入圍本屆坎城影展一種注目單元,並且獲選為本屆金馬影展開幕片。



停車 Parking

導演:鍾孟宏

出品人:曾少千、許照惠

編劇:鍾孟宏

演員:張震、桂綸鎂、戴立忍、杜汶澤、高捷、曾珮瑜、納豆、九孔、金士傑

攝影:鍾孟宏

音效:杜篤之

片長:112分鐘  

上映日期:20081128

參展紀錄:2008年坎城影展一種注視單元入圍

          2008金馬國際影展唯一開幕片

製作發行公司:甜蜜生活製作有限公司

 

 


 

找到停車格,不要以為很幸運……

 

台北母親節,陳莫 (張震 ) 和妻子 (桂綸鎂 ) 約好一起吃晚餐,想拉近他們疏遠的感情。他在回家途中想買個蛋糕,正好路邊有個停車格,陳莫開心的停車,離開去買蛋糕,不料回來之後,發現另一輛車並排停在他的車旁,擋住了他的出路。整個晚上,陳莫在附近公寓樓層間尋找違規停車的人,遇見了一連串的奇人異事:失去獨子的老夫婦和早慧的孫女,烹煮魚湯的獨臂理髮廳老闆,一心想逃脫馬夫魔掌的大陸妓女,被討債流氓圍堵的香港裁縫師,還被流氓蓋布袋,打得鼻青臉腫。

 

搞了一個晚上,陳莫到底有沒有辦法安然回家呢?

 

是的,停車位很難找,一旦找到了,可別高興得太早……

 

本片入圍本屆坎城影展一種注視單元,世界首映後更受到各國影展爭相邀訪,鍾孟宏曾執導紀錄片《醫生》並且入圍金馬獎,這次《停車》邀請到了諸多演技實力兼具的演員如張震、桂綸鎂、高捷、杜汶澤、戴立忍、九孔、納豆、金士傑……等人,開創出電影諷刺幽默的風格,讓你在為主角遭遇緊張的同時,也被逗得發笑。



 

鍾孟宏,1965年生於屏東縣,國立交通大學資訊工程系學士,美國芝加哥藝術學院電影製作碩士。1997年至今,已執導上百部電視廣告片。《醫生》是第一部紀錄長片,《停車》是首部劇情長片。

 

 


 

在台北市登記的車輛有將近一百八十萬輛,但是總停車格含私營及公營的約莫五十萬個,對大部分的車子而言,你不是在路上繼續跑著,不然就是違規停車。但是這部影片不是在談這個問題,也不是要幫政府去解決這件事情,而是藉由停車格來討論人身處在現代都會裡的困境。

 

 


 

紀錄片

 

2006年《醫生》35mm,黑白,92分鐘,語言:中文、西班牙文、英文

 

台北電影節最佳紀錄片。

台灣國際紀錄片雙年展「亞洲獎」優等獎。

瑞士真實電影節「新關注」入圍。

紐約現代美術館紀錄片雙周展。

 

劇情片

 

2008年《停車》,35mm,彩色,112 分鐘。語言:中文。

 

新聞局長片輔導金。坎城影展「一種注目」單元入圍。

 





KK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 Oct 05 Sun 2008 18:36
  • 空性

我以為,《海角七號》在蟬連四周周冠軍之後,本週就將讓位給《鷹眼》了,週末也不會再單日做到一千萬以上了。

結果不是,再一次,我跟很多人一樣,又猜錯了,昨日依然做了一千多萬,並且聽去看電影的人說,《鷹眼》人潮不及海角,因此,我們很有可能又會五連霸周冠軍,平《鐵達尼號》紀錄。當然,現在這一刻我還不知道,只能說「很有可能」。

另外一項很有可能的事情是,海角做到10/4星期六的昨天,票房已經累積到1.51億,一天之內超越了《功夫》與《紅番區》在台的賣座紀錄,我今早恍恍惚惚,到方才才發現,原來到昨天的票房,距離華語片史上最賣座的《警察故事3》的票房,僅僅只差500萬台幣!也就是說,今天,就是今天,歷史性的2008年10月5日星期天,當了16年華語片史上賣座冠軍的成龍,將要讓座給小魏,《海角七號》將成為新的華語片史賣座冠軍。

小魏啊小魏,人人都叫你小魏,連我們這群宣傳人員都叫你小魏,不過你已經不小了,拍了一部影史奇片,讓大家對你另眼看待,不過我們還是叫你小魏。

因為,小魏真的還是小魏!



身為媒體宣傳,看著雜誌架上滿坑滿谷的採訪,幾乎每一本都刊過小魏,採訪的內容,因為大家都問差不多的問題,導演也當然給差不多的答案,因此,內容幾乎是大同小異,大家依然看的很興奮,問題是,這些話,小魏在海角七號上映之前,就已經說過了啊!只是,一個人在成功之前,不會有人認真看待他所說的話,只有在成功之後,這些話才真的被重視。

雪中送炭少,錦上添花多啊!

現在的海角七號,已經不是小魏一個人的了!

我不是說,什麼電影創作是集體創作的成果。而是,今日的海角七號在台灣,儼然快要成為一項公共財,人人皆可管,人人皆可發表意見,告訴你該做什麼,不該做什麼,你不做的話他就要如何如何......

有人說,行銷宣傳要繼續打電視廣告,才能將熱度繼續延伸.....
事實是,上映錢都沒什麼錢打廣告了,上映後錢都還沒有收回來,怎麼可能打廣告?哪有電影上映後一個月還在打電視廣告的?

有人說,小魏的分鏡腳本不該拿出來義賣,說小魏愛錢......
事實是,小魏如果真的愛錢,道具就不會是「義賣」。他也沒想到分境腳本可以標這麼高,他只是希望能夠繼續往前進,不要一直停留在海角七號。我們從來不求價高,只希望自己能夠多做點什麼。被人扭曲成「愛錢」,只能說是欲加之罪。

有人說,海角七號的道具不該賣,應該變成國有財,設立博物館.....
事實是,悲情城市也創下歷史,台灣電影新浪潮的電影也都很有價值,怎麼可能只為海角設館?一部電影就是一個人、一群人的創作,當所有人在提倡著作權的同時,怎麼可能把影片的任何一部分轉變成公有財產?

還有人說,要抵制海角七號,因為這不是國片的常態,要抑制這種畸形的票房成長,不讓大家有國片真的復甦的幻想......

事實是,海角七號真的只是一部電影,沒有人期待過這樣的成績,作夢也沒想到過。我們比誰都清楚,國片復甦,不能夠靠一部片,但是如果這樣的成績可以讓大家多重視一點台灣人自己的創作,那又有何不可?所以,何苦抵制呢?

影片大賣後,什麼都變複雜了。但是大家是否忘了,當初只是很單純的因為有一個人,想要拍一部電影,一部可以感動大家的電影。這部電影,這個導演,就如我同事所言,是「空性」的,意指本身並沒有任何的取向,並不想改變什麼,也並不想多創造什麼。所有一切雜訊,都是人們之後去附加的,沒有人曾經想過這件事情。這部電影,遠比大家想像中的還要少算計,所以之後又何苦之後算計?

真的,小魏只是小魏,他不是神,也從來不想改變什麼。我相信,當蘋果日報上寫說,他在釜山的星巴克發呆,問他在想什麼,他回答:「我在想自己是誰?」的時候,他是真的在想這件事情。

真的,海角七號,說穿了,不就是一部電影。受到再多人的喜愛,他依然只是一部電影。會是歷史的一部分,但不會改變歷史。

所有的一切,都是空性的。

只要你仔細想想,看電影的時候,你會更體會電影的樂趣。



KK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閱讀此文章需要密碼

密碼:






KK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