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0806 (11)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最近不是發懶,不寫網緻,市我真的又回到忙碌的狀態。

忙碌到何種態?感嘆人為何會疲憊、幹麻要睡覺、一天為什麼不是36小時、我為什麼沒有四個分身?

總之,感覺部落格會有一段時間無法更新,就算更新也是這種哭么式的留言,總之,Anyway,我利用短暫時賣個票,《海角七號》推出真的很划算的套票組合,我認識的好朋友,請跟我訂購,不認識我的,或是我們會不知何年何月才見面的人,可直接上博客來售票網訂購 (6/30上架),內容如下:

愛戀情書專輯套票 (也就是原聲帶套票)
張票 + 張電影原聲帶CD (含情書口白配樂四首分別由何欣穗、范逸臣、中孝介所演唱的歌曲)=460元

情書明信片套票
張票 + 套情書明信片=450元

大家快快快去買!那個原聲帶套票應該會被搶光吧!










誰推薦這篇文章

KK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不要修太多的照片,還是最好看!


前陣子有則新聞,美國有位男性本來買票要看《鋼鐵人》,結果卻跑錯廳,看到了《慾望城市》,沒想到看完之後竟然大呼:「這是他此生中最痛苦的經驗!」

身為女人,我對《慾望城市》的影集一點興趣也沒有,四個女人,每天談論的就是「性、愛情、名牌」,似乎世界上沒有更深入的東西值得他們探索……,喔對,愛。不過愛,不必一個影集來講,《慾望城市》對我而言不過是一個各家名牌的活廣告,天底下所有的女人都該擁有名牌包,否則就是不愛自己,就不是一個女人。


我呸!


昨天晚上開完會,大家臨時起意去看《慾望城市電影版》,本來沒打算要第一天上映就去看的,其實我原本還比較想看《特務行不行》,但是難得大家一起去看電影,我也不好推託,反正都已經錯過了台北電影節的《血腥星期天》,那就去補一部電影也不賴。


OK,此時此刻不宜爆雷,總之爆雷也沒多大意義,劇情是流暢有趣,梗都是老到可以猜到了,該有的趣味都有點到,在場女性笑聲顯得比男性大聲,男性嘛……對不起我沒注意,但我有注意到所有的男性都是跟著自己的女朋友,或是找了一個女性朋友一起陪看 (我就是被找去陪看的那位女性),自己去看的男性,抱歉,沒有。


而且,兩個半小時的影片,我竟然看到哭耶……。


該說什麼,其實沒什麼好辯解的,的確,片子最後那段「貼標籤」的口白簡直是偽善,畢竟終究影片都是在賣名牌,也再貼標籤,片子裡面也能夠嗅到一點對亞洲人的歧視 (終究還是好萊塢),但是怎麼說,這部電影,講的就是女人的事啊!有的女人,就是會天真的以為世界上有白雪公主跟白馬王子的幸福快樂生活;有的女人,就是會成為一個工作狂,白天上班晚上帶小孩最後連生活的滋味都忘了;有的女人,就是膚淺虛無,成天講愛跟名牌(對,就是女主角,喔,我超討厭那個角色的!);不過,令人最感動的,竟然是以往最令我難以理解的超級性慾狂「莎曼莎」!因為她,讓我看《慾望城市》看到流淚,眾人紛紛不解,一個穿踢恤沒化妝的宅女,看《慾望城市》看到哭,難道是名牌征服了小人物?


不不不,絕對不是這樣,應該這樣說,片中的女人,都是40歲有,一般被人視為人老珠黃的老女,但是,她們卻散發出對自己的獨立自信,我不喜歡那個凱莉,因為她怎麼說都是四個女人裡面最懦弱的,崇尚名牌、被時尚牽著鼻子走、講的話都是愛情愛情愛情那種陳腔濫調,獨立的女人看了肯定煩,不過莎曼莎卻讓我感動了,不是別的,是為了她與好不容易建立起穩定關係的男友分別時所說的一句話:「我愛你,但我更愛我自己,我跟我的身體相處了49年,關係十分良好……」結尾我忘了,總之就是為了愛自己,即使她有多愛這個男人,她也無法拋棄自己,畢竟自己才是跟自己相處一輩子的人,為了他人改變,與為了自己而活,後者,顯然重要多了。


有太多女人,包括我,曾經為了自己喜歡的男人改變自己,有的人甚至忘了自己原本的樣貌,她得到的苦痛,遠高於自己的快樂;有太多女人,也包括我,因為年紀漸長,外貌開始走下坡,就開始對自己失去信心,莎曼莎 (沒想到) 已經50歲了,還能夠勇敢在她的生日蛋糕上插上屬於自己的真實年紀。年齡、外表、樣貌,這些東西,長久以來人們加諸在女性身上的元素,不但已被所有男性視為理所當然,更早就被幾乎所有女性視為理所當然。女人可以愛美、女人可以整形、女人可以買名牌,但是前提是,女人是為了自己做這些事情,還是為了一種外界加諸的潮流?愛自己不能夠只是廣告產品的一個噱頭,而是要真正的愛自己,如果我們愛自己,不需要名牌也能高尚,不需要化妝品也能美麗,不需要整形手術也能年輕,但如果我就是愛整形 (這種應該比較少是自然吧!),我就是愛化妝,我就是愛買美麗的名牌,因為我想要,我喜歡,那又有何不可?


也許有人會說,《慾望城市》就是設下陷阱幫至入廠商找藉口,企圖讓所有女人接受,但是看完《慾望城市》,不買名牌的女人依然不會買名牌,不化妝的女性還是不會化妝,不過我們都可以體會到:是的,我要愛自己!而且我們都會因為,在經歷了這麼久的物化女性過程中,終於有一部片可以將男性物化,讓我們看著身材姣好的男性在陽光下脫光衣服淋浴,雖然物化的行為不值得推崇,但總算也可以讓男性了解被物化時的心理壓力,真的不要以為女人沒有思想,這是要命的想法。


所以,莎曼莎應該可以算是女性的神吧……在某些方面啦!不一定要學她變成性慾狂,也不必跟夏洛特一樣變成純情女,總之,自己的特色要自己去挖掘,有信心,是很重要的。很難做到,但我們都應該要朝這個方向努力。


後語:我後來還是看了《特務行不行》,低俗的笑料,白痴的情節,女特務就是男性愛看的女特務,穿著短裙露香肩讓男性幻想,但是,也滿好笑的,看完很娛樂,女人我可以享受《特務行不行》,男性們要享受《慾望城市》,恐怕有些困難了!





KK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是的,我現在在做《海角七號》的媒體宣傳,所以才有這第一手片段。

導演魏德聖實在是有夠有種,《塞德克巴萊》借了兩百多萬,拍了五分鐘,為了募集兩千萬美金拍片,後來雖然沒有成功,但是這次又再度透過新聞局融資機制,借了三千多萬,加上輔導金跟廠商贊助,拍了這部五千萬預算的《海角七號》。

我只能說他有種,但我不敢鼓勵導演做這種事情,畢竟年紀輕輕就背債,我自己都不敢,只是小魏真的個人就是一個「追夢人」的代表,也就是《海角七號》的最佳代言人,《海角七號》講的是夢想,小魏也真的是為了夢想不惜一切,我不知道他的做法是不是值得所有人借鏡,但是,的確,他的精神,是很多做電影這航的人應該要學習的。

想到我現在的薪水都是小魏借錢來付給我的,就覺得應該替他好好宣傳,以下張貼海角七號的劇情簡介,請大家多多支持,影片8月29日上映,全省喔! 






跨越六十年的七封情書  追尋一輩子的音樂夢想
《海角七號》
Cape No. 7
2008台灣電影年度最大製作
最有種的追夢導演  魏德聖  首部劇情長片
創作歌手 范逸臣    日本歌手 中孝介
日本新人 田中千繪   星光幫 梁文音
領銜演出


創作歌手 范逸臣    日本歌手 中孝介日本新人 田中千繪   星光幫 梁文音領銜演出

60多年前,台灣光復,一名日籍老師隨著日軍撤退,留下心愛的女人在港口遙望,含著淚搜尋著情郎的身影……。


60多年後在恆春,日本來的公關友子得要在三天內組成一個超強搖滾樂團,好為日本超級巨星演唱會暖場,經過鎮長施壓,友子被迫用當地人組成樂團,然而鎮長找來的組合很兩光,六個團員年紀從13到83歲都有,來自各行各業,除了樂團主唱阿嘉有專業經驗之外,其他根本沒上過台,不過他們都超想上台表演的,只是這樣不可能的組合要完成不可能的任務,大家的頭都大了……。


在此同時,表面兼差送信其實都把信堆在房間的主唱阿嘉,收到了一個來自日本,寫著「恆春郡海角七號番地」的郵包,他好奇打開,裡面全是日文,於是又把他都回床底下,直到友子發現這個郵包是當年一名日本籍男老師寫給台灣愛人的情書,情牽六十年後終於寄出,於是要阿嘉一定要將這個郵包送到,只是,六十年的時代變遷,「海角七號」這個地址也早已不存在……。


樂團演出的時間漸漸逼近,遲到了六十年的情書主人也不知從何下手找起,而阿嘉與友子之間的也情愫漸生,在這關鍵的三天內,這群小人物要如何實現自己跟他人的音樂、愛情、與夢想?


這是他們放手一搏的時候了!……
8月29日  全省同步上映
電影官方部落格  http://blog.pixnet.net/cape7










誰推薦這篇文章

KK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這次去京都,買了幾個愛情御守。


原本都是人家託我買,其實就是買回來送朋友的伴手禮,自然而然,也留了一個給自己。


回國之後,狠狠地發現自己買的伴手禮不足,看著那個預計留給自己的愛情御守,選擇了把它送給別人。


關於愛情御守,我也有一段歷程。




剛到法國唸書時,遇見了一個從日本去的台灣人,她把自己從日本帶了的愛情御守送給了我,希望我可以找到一個會愛自己的人,總之我也是半信半疑,收到這種東西很麻煩,丟了實在可惜,拿了又不知擺哪裡,於是乾脆將它掛在窗子的把手上,結果是,居然很靈驗的,掛上之後沒多久,我就交了男朋友。


這段感情維持了七年,然後,七年後的某一天,就突然結束了。結束後到今天過了一年,居然已經完全想不起來戀愛當時的興奮感,分手當時的苦痛,似乎這些都不曾存在過,曾經的一切,事物依然栩栩如生地存在腦子裡,只是,那些曾經屬於愛情的磁性似乎已經完全消失,剩下的是事物本身與它的記憶,宛如自然死亡 (Natural Death) 圖畫中的一切。


去年去東京時,也曾經為我自己買了一個愛情御守,御手上有個鈴鐺,掛在包包上走路時叮叮噹噹的聲音,一開始還會讓我覺得尷尬,以為全世界的人都會因為這鈴鐺聲而知道我是如此的渴望愛情,結果當然是多慮了,幾個月之後,鈴鐺聲依舊,只是完全忘了他所代表的意義,直到在京都時才赫然發現,原來我的包包上一直有個愛情御守跟著我啊!


不過這個御守有帶給我什麼嗎?當然是沒有。至今我看見代表愛情的緣結御守時,仍會有衝動想要把它買下,冀望這可以保佑我尋得愛情,不過我發現,每一座廟,不論名聲、不管規模,都會有他自己的緣結御守,人們排著對搶購,搶著用金錢把愛情購買回去,然而結果應該大家都是一樣的,大家會再繼續選購,因為那是一個禮物,代表凡夫俗子心目中一個平淡、卻無法釋懷的小小希望。


我看著原本要留給我的御守,決定把他送給好友,以答謝每次他出國都會買小禮物給我,希望這可以在這個小小的御守上找到寄託,雖然我也很清楚了解,她跟我一樣知道愛情御守的意義,因為想必她自己也曾經為自己買過,也知道給自己的祝福並不是代表最後的結果。


不過,祝福依然是祝福,在祝福的當下,是美好的,就讓這個御守留著這個美好的意義吧!


 





KK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是介紹香川照之的時候了!
(圖為《吊橋上的秘密》劇照)

為了避免老是將自己的重心放在一個喜歡的演員上,我總是會同時尋找一個自己喜歡的演員,喜歡讓爺小田切讓時,發覺了跟他一起演出《天堂失格》卻比他更為搶眼的加瀨亮,而很喜歡加瀨先生的現在,總是就要找出幾個自己也會喜歡的演員,平衡一下正確的偶像態度。


以上那段簡直是越描越黑,總之我就是要提一個我真的很喜歡的日本演員,他是香川照之。




香川照之,要說出他的名字恐怕除了真的日本電影迷之外,在台灣沒有多少人認識,不過其實很多人都已經在不同的戲裡面看過他了,他有參與演出過的電影不勝其數,不管是大角色小角色都認真出演,我自己都有好多好多沒看過,在台灣能夠叫的出名字的影片應該有《令人嫌棄的松子的一生》(演哪個角色我是也忘了)、《明日的記憶》裡面那個渡邊謙的老客戶、《吊橋上的秘密》演出讓爺的哥哥、《花之武者》裡只有一張嘴什麼都不會的武士、《如月》裡的老頭大粉絲、《西部壽喜燒》裡面那個有問題就裝死的警長、《HERO》裡那個一版一眼不茍言笑的調查員……總之,很多很多,大家還是自己去Wiki上查吧!接下來在台灣確定可以看到他的演出有國片《鬥茶》以及坎城參展片《TOKYO!》,當然還是有很多其他的片,耐心看你們都看的到他的。


是說,大叔真的一點也不是帥哥型,既不如役所廣司,又不如真田廣之,也不像渡邊謙等人玉樹臨風,上台即散發出熟男韻味,香川大叔怎麼說呢?走在大街上如果不認識他,說不定他就是個路人甲了,不過也正是這樣的特質,讓他可以如此自由的扮演各種角色,而這樣的方式也證明了,優秀的表演並不一定要出眾而引人注目,而是適時地展現出該有的力量,去詮釋這個角色,不搶主角戲、不轉移觀眾注意力,就這樣適當而沉靜地存在一段戲劇之中,對我而言,這就是為什麼香川大叔可以這樣優游在不同類型的影片之中主要原因。


注意到香川大叔,其實是從《吊橋上的秘密》開始 (我想讓爺真的是帶我認識眾多好演員的引子,因為跟他一起演的人通常都演的比他好),同樣的,當時為了看讓爺而去觀賞這部影片,結果發現到全片最亮眼的並不是男主角本人,而是那個一般而言比較次要的男配角,也就是飾演他哥哥的香川,影片中的大哥是如此的平凡,適度的呈現出那個為了生活與家庭期望而壓抑自己慾望,幾乎可以代表大部分一般人的角色,卻又在爆發時帶給觀眾那種衝動、令人害怕的力量,即使讓爺因為《吊橋上的秘密》而提名了幾個獎項的男主角,我依然覺得他帶給這部影片最大的利多是「他就是小田切讓」這個元素,而香川,則是他的表演,香川是個演員,小田切是個明星,兩者有極大的不同。


之後,我又觀賞了三池崇史的《西部壽喜燒》,那個什麼都幹不成的警長角色,帶有很強烈的喜劇成分,香川大叔可說是這個片子裡不能缺少的靈魂,少了他,整部影片就少了活力,因為他的演出,我在觀賞這部影片時更多了許多「Enjoy」的感受,不知該怎麼形容,他加快了影片的節奏,是觀眾看電影時很大的福分。


最近,朋友送給我一片《花之舞者》的DVD,本來是因為加瀨先生而觀賞這部影片的,加瀨先生的演出十分精采,是一個他很少會扮演的角色類型:有點痞、有點不屑一切、卻又極端深情的神秘角色,是整部偏向喜劇調性的影片中幾乎是唯一帶有灰色色彩的部分,我很喜歡他的演出,也覺得這樣的角色其實也很適合他,只是覺得似乎好像可以再有層次一點 (不過接近片尾那段他跟青梅竹馬情人深談的戲電腦上看整個黑嘛嘛的,根本看不到臉部表情也是有影響),而香川大叔在片中的出現,簡直是讓我看到他就超開心,是的,又是一個有點可笑、無用的角色,遇到困難就跑,沒什麼Guts的人,不過除了這些以外,他又多了一點,平凡人要在平凡生活裡找到生活樂趣、還有那段解釋宮澤理惠不懂的台詞時活靈活現的演出,香川大叔不需要攝影機特寫,也不需要正臉出現在鏡頭前,他會去為他的角色找到最適合存在的地點,就好像魚在水中總是會替自己找到最適合自己的路徑,如果不純熟的演員,怎麼能做得到呢?


←《花之武者》中的香川照之

香川大叔今日在日本影壇的地位,已經不需要太多的獎項去加持,更不需要我再去寫這種沒多少人會看的網誌來替他錦上添花,只是我真的是超欣賞他,他就是那種不會成為偶像的偶像,跟今天的梁朝偉一樣,就是一個TOP的好演員,在報章媒體上看不到太多他的消息,頂多就是演出了什麼片、或是首映記者會的相關消息,真真實實是個演員的身分,實在是很好,反倒是最近加瀨先生在得到影帝後似乎人氣翻漲,變成媒體的寵兒同時,見到他上綜藝節目、首映會看似已經寫好稿的言不由衷發言,倒是讓我擔心起來,鎂光燈對一個公眾人物而言是好事,然而過度或是不恰當的鎂光燈卻有可能折損一個演員的魅力,我喜歡加瀨先生的演出,看到他出席宣傳場合卻讓我很不自在,而近來他所演出的角色也有越來越類似的傾向 (忠厚、老實、弱小,其實他外表本來就有這樣的特性,但是更重要的是他脆弱外表下那個內在的爆發力特質,似乎沒有什麼戲能夠讓他適度的表達出來,演出SMAP的MV更是讓我感到頭大且莫名),我很怕加瀨先生變成一個「明星」(跟怕他真的如網路流言所說跑去結婚娶個不會演戲的模特兒一樣害怕),因為明星需要相當出眾的外表去做後盾,否則就是曇花一現,我真的很期待加瀨先生可以跟香川先生一樣,在媒體上就是以演員的角色出現,少來一些花邊,雖然說演員也有人家自己的私生活,但是身為影迷的自私,總是希望自己喜歡的演員可以朝著自己所期望的發展啦!


←《花之武者》中的加瀨先生 
(我怎麼都覺得他這張照片拍的像是個丑角,但其實不是,不過過於寬鬆的衣服,又讓他露出他胸前的瘦排骨,真的很瘦......瘦到只有《糯米團》的那首【跆拳道】中的歌詞「胸前的排骨好像平交道」就是在形容他,簡直無言以對。)





KK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因為看了《九降風》,因為愛小藍居然在十年後寫了一篇十年前去紐約自住旅行的網誌,突然讓我想起,十年前的自己到底在幹什麼?想到要寫這樣一篇文章,回首看自己,滋味是什麼?


十年前,大學剛畢業,管理學院畢業的我,立志不從事商業相關職務,也不參加公務人員高普高,以為自己前途似錦,有我有的夢要追!什麼夢?電影夢吧!只知道有電影,卻不知道夢的型態,我沒畢業就找到了雜誌社編輯的職務,當然,跑的是電影線,還有美食,還有菸酒,只是我當時不抽煙更不喝酒。


對於當採訪編輯這件事,我是一點概念也沒有,大概就是記者吧!參加記者會、想著這個月我該寫些什麼專題,讀者要什麼、書該怎麼賣,這些事情一蓋不會進入我的腦內,天真的以為自己想的就是對的。我三個月就離職了,進行已久的專題被總編取消,一氣之下我當天就收拾桌面離開,星期一遞辭呈,走的好不痛快。


然後就是一年的無業生活。美其名是準備出國唸書,事實上每天四處遊蕩、看電影、喝咖啡,當時西門町還有一家「圓頂咖啡館」,是許多文藝青年喜愛的聚集所,也是當時我最喜歡出沒的地方,老闆娘的手製巧克力蛋糕十分美味,至今我依然念念不忘,可惜的是在我出國之後沒多久就收店了,今天那個地點變成了偶像海報店,現在我們到西門町想找安靜的地方歇腳也找不到了。


那一年,我暗戀過兩個法文老師,有兩個語文交換,一個是法國女生Anne,一個是嫁給法國人的比利時女孩Isabelle,到法國的頭一兩年,我還有跟Anne聯絡,跟Isabelle則是完全斷了連絡,到現在,也都全部斷了連絡,至於暗戀過的法文老師,現在想起來都有點好笑。前陣子我還在台灣的火鍋店裡遇見了其中一個法文老師的室友,他中文講的非常好,我問他老婆有沒有跟他一起過來,他回答:喔,我離婚了。


原本的樣子,都已經不是原本的樣子了。


那一年發生了很多事嗎?其實也沒有,如果我想要的是很平靜的生活,其實也可以有很無趣的回憶。


之後呢?1999年夏天,我終於出國,在馬賽與南錫之間,我選擇了南錫,在那裡,我遇見了我第一個、至今也是唯一一個男朋友;在那裡,我的鄰居曾經是三個妓女、一個殺人犯;在那裡,我還有什麼呢?要仔細想也想不起來了。2001年,我轉到山上小鎮唸動畫組的博士預備班 (現在已經改制認定成碩士了),那是我有生以來遇到過最無趣的小鎮,也是我希望有機會絕對不要再經過的地方,那裡有條小河經過,市中心大街不到一公里,走路到洗衣店卻要20分鐘,麥當勞週末只有星期六早上營業,星期日如果前一天沒有先儲糧就得準備餓肚子,在那邊我每天放學都要喝一杯馬丁尼對柳橙汁,直到有人警告我停止以免開始酗酒為止。


然後2002年秋天,我回到台灣,待過只有成立三個月的動畫公司,待過大家都莫名其妙歧視它的公家單位,待過所有人都嚮往過的影展單位,待過……嗯對,一個讓我以為可以全心奉獻今天卻不想再提起的工作,然後今天,歸零,重新再來,十年過去了,驕傲消失了,人生很多地方要重新開始:愛情要重新開始、事業要重新開始,在我三十多歲的軀殼裡,卻必須將靈魂調整成十年前的狀態,我有點害怕,但也怕不得,畢竟這是沒有退路的時刻,事業上吧!就當成是重新開始,或是把自己重新歸回那個應該要走的路子上,現在只有我可以決定自己往哪裡走了,我得要自己來才行!


至於愛情,我週遭很多沒有愛情的朋友,我想我們都有同樣的想法吧!能怎樣,就怎樣吧!沒有愛情,我們依然活得好好的,沒病沒痛,沒有缺手斷腿,不是嗎?


只是,現在比起十年前,我更相信命運,如果有機會看命相、排紫微、算塔羅,我一定會去試試,至於多年前我曾經說過,如果可以的話,我可以不要愛情,我要事業,今天的我,如果可以,我希望有個能夠與我相愛的人,事業的話,平順、心安、不起大風大浪,至於是不是大功名、大成就,人豈能強求太多?


十年過去了,不只是我,很多人都變了,變的好或壞,只有自己能夠下定論。十年前那個不碰菸酒的我,現在已經比較好,戒掉了黃camel改成了salem淡涼煙並且一天不超過三根,家裡面擺了啤酒、tequila以及愛爾蘭奶油威士忌,預計還會陸續買進琴酒與伏特加,是的,人是會變的,不過人生只有一回,只要不犯法、不違背道義,開心比較重要。


愛小藍還可以找出十年前留下印記的照片,我則是什麼都找不出,至少現在寫網誌,假使可以紀錄個十年,也算是為自己留下一些印記吧!





KK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看《九降風》的時候,我腦子不停的想,我在他們這個年紀時,到底在做什麼?


我的童年及青少年時期,一直以來在我記憶裡都只有很模糊的印象,因為我只是個公課不好不壞、成績不上不下;不是特別優秀、卻又不能最叛逆,不是老師最疼愛,卻又不是老師不記得的那種學生;說玩樂嘛……青春電影裡所提到的一切刺激的事情:夜遊、聯誼、談戀愛……等等,全部都沒有發生過,甚至連電影,都因為父母親反對而很少看。因此到現在,我腦中隱約記得的青春記憶,只記得國小參加過合唱團,小一的時候有個路上遇到女孩子每天陪我上下學,小六時有個小男生因為住我家附近所以每天一起放學;國中的時候參加合唱團,國一、二無所事事,老是跟一群女生批鬥班上某個可憐人 (現在想起來覺得自己可真壞),國二升國三那年,班導師為了要我考上公立高中,用自己的力量把我弄到所謂的A段班,而國三高壓的生活,曾經因為數學講義不會寫而早上嚎啕大哭著不要去上課,弄得當時在台大唸書的姊姊只好自己翹課在家幫我補數學,還有,國三有個英文老師,某次英文小考所有音標五提錯三提以上的,頭都會被他抓去撞牆,我因為只有錯兩提而逃過一劫……。




高中,大家最容易懷念的青春年少時期,我卻是最模糊的,除了自己曾經參過過管樂隊,還莫名其妙因為沒有選上指揮而當了隊長之外,沒有任何具體的記憶,就好像睡午覺時做的那種短短的夢,在作夢的當時很真實,醒過來後卻遺忘的很快,後來跟高中同學聚會時,大家要是聊起了當時的點點滴滴,我都只能聽不能說,因為我什麼都記不得了!


很可惜嗎?我不知道。


《九降風》,講的是一群高中生在校園裡一年的生活,比起我的高中生涯,他們顯得有趣許多,有愛情、有冒險、有年輕該做的事情,而不是只有關在房間裡,或是在講義前度過,如果跟別人推薦說「故事是關於一群高中生在校園裡的生活點滴」,或許聽起來真的很沒有吸引力,我承認,一開始,對於一部叫做《九降風》的校園電影,我感到很沒興趣,要不是朋友發行加上眾人推薦,我恐怕也不會去看,我承認,還好當初沒有因為片名的關係而捨棄了這部片,雖然我到影片結束都還不知道「九降風」的真正意義,但是這部片卻能夠打動我,原因?恐怕說出來讓人家見笑,因為我到看電影的那一刻才知道,原來青春期本來就是一連串的無聊所組織而成,我有幸不必經歷好友離世、記過退學、打群架偷機車這種事,當然,有這種事會讓自己的青春年少有更深刻的印記,但如果可以選擇,沒有人會喜歡負面的經歷吧!但是,青春,或是任何一段生命,要少了重大事件作印記,或許都會變得平板、模糊、容易遺忘,就像我的青春記憶一樣吧!


人隨著年紀,會經歷不同的事情,年紀越大所遭遇到的事情越多,因此比起一般而言什麼都不會發生的青春年少,的確要說出的事件豐富多了。所以在看《九降風》時我了解了,原來青春就是這樣,每一刻都是如此的平淡,但是我們卻都試圖在平淡之中,想要找點樂子、創造出一點不平凡、留下一點「什麼」,結果是,青春期時沒有留下「什麼」,反而留下了很多「追求什麼的過程」,而通常都像是很淡很淡,像是美式咖啡,如果糖跟奶加多了,就只有奶跟糖的味道了。


要說《九降風》為什麼讓我感動,恐怕又會變成另一篇為賦新辭強說愁的做作文章了,而要稱讚他的敘事流暢、演員演出恰到好處、或許還是多少有一點點小缺陷,那專業的影評比我厲害多了,只能說,去看了以後,在看了之後,才能夠了解,那兩個小時不只是一部電影,而是一段過程,可能我們的過程沒有那麼事件,但是卻有差不多的感覺。


只是,那是一群男生的故事啊!我反而不了解起那些女生了。





KK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聊完了周美青,我想還是提一下前陣子看完的一本書【痴人之愛】,作者是谷崎潤一郎,也就是寫下著名的【春琴抄】的那位日本作家。


【痴人之愛】故事,其實講的是一段變態的愛情:一個有穩定工作的會社員工讓治 (唸起來有點像英文的喬治),有一天在咖啡廳認識了15歲的女子Naomi (其實叫奈緒美,發音唸起來像Naomi),他決定要領養Naomi,把她教育成一名「偉大的女性」,因此他讓她學英文、跳舞、音樂,然後盤算著有一天把她娶進門,作為自己的妻子,沒想到,自己面對Naomi動人的軀體,卻一步步陷入迷戀她身體的深淵,Naomi開始抓到玩弄男人的技巧,讓治也對她一再放縱,最後當然,讓治為了繼續保有跟Naomi有夫妻之間的關係,無條件付出、提供、忍讓一切,把自己變成迷戀的女神身體的禁臠。




好恐怖的故事,書的封面寫的很清楚,這是一個SM虐戀美學的極至展現,這個SM並不是在身體上,而是完全在精神上的,把一個人的心靈完全的收押,是最谷底、最無可救藥的一種。我邊看邊皺眉頭。整個故事是以第一人稱的方式敘述,讓治已很平靜的口吻告訴大家,自己如何成為自己女神的奴隸,並且最後並不覺得這是可恥的。


人對愛的態度,真的有很大的不同,有人會說:「唉唷,日本人啦!他們都很變態的啦!」但我卻不覺得,這個會是單純日本人的想法,如果是的話,今天世界上就沒有這麼多的男人,願意為自己的情婦賠上一切,即使他用腳趾想也知道,他的情婦其實根本不愛他!但是,他們還是願意傻傻的,把鈔票一張張掏出來,奉獻給一個這樣的女人。你說,這跟那故事,基本的道理不是一樣的嗎?


讓我皺眉的,不是那個男人是如何的被女性玩弄,而是,他竟然不停想著:要把這個女人教育成為「偉大的女性」,讓自己帶出去很有面子,然後在娶回家,變成妻子,在家裡,把她打扮成各種不同的明星,好像在幫芭比娃娃換裝一樣,一套接過一套,拍照,看著那些照片,特寫,看著每個特定的部位,因為太愛她的赤足,所以願意為她舔腳,我最受不了的橋段,是他竟然為Naomi洗澡,替他刷背、替她刷洗四肢,而且一洗就是好幾個月,樂此不疲。一個人 (不只是女人) 看到這邊,就知道這個女人根本就已經是有意識的在用身體設計他,他卻渾然不知,還不停的懷念。老實說,看完之後,我對這個男人並沒有半點同情,因為他之所以會墮落,主要來自於他一開始希望完全操控、物化他所喜愛的女性的意願與做法。完全不給對方任何表達自我意見,也不提供任何實質的尊重,對他而言,「他覺得」自己正在把「自己的女人」塑造成一個優秀的人,但卻沒想到,自己的女人也會有思想、也會有反抗,既然礙於經濟無法抵抗他,只好私底下用其他的方式背叛他,而一旦食髓知味,她再把這樣的手段用在其他男人身上,最後才會逐步朝墮落的方向走。


我不是要幫天底下的情婦說話,如果我的感情生活出現了一個叫做「情婦」的第三者,難保我不會在打老公之餘也順便補給她一拳,但是,世界上如果有「給人包養的情婦」這種產物,也是男人創造出來的!因為那些男人表面上給女性空間,私底下卻希望女人只是一個「東西」,外型小巧美觀、容易把玩、卻不要有思想,他們以為自己的情婦都是這樣,或是他們只願意看到這樣的情婦,但誰不知道,能夠當一名優秀的情婦,心機想法可是比誰都利害,智商也絕對不低,要搞鬥爭你可別想自己可以鬥過這群人,但是他們真的欣賞那些給他們錢的男人嗎?我想,以他們的智商,誠實回答的話應該會說:「放屁!」


我很羨幕那種可以分開很久再重聚,卻不會影響感情的情侶,他們會給彼此空間,不會想要用自己的想法去控制、改變對方,我曾經也以為自己可以做到這樣,不過最後還是失敗了!不過我領悟到了一點,今天每個人都有每個人的特質與優點,你只要尊重他是一個「人」,就必須調整自己去看到每個人不同的地方與優點,最怕的人,是那種「以為自己對你好,為你鋪路,卻完全不顧你到底想要什麼,在你失望透頂時還補上一句說你不識相」的傢伙,面對這種自我意識強大到眼睛都快瞎的人,說真的跟他簡直是言語無味。


人,都是需要被尊重的,今天不管是男人女人,大人小孩,都必須要見到對方是「獨立思考個體」為前提去面對他們,否則,自己會變得邪惡、墮落、難以接受。





KK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京都的最後一株仍盛開的櫻花樹,於化野念佛寺

回台灣的第一天,走在台北的街道上,感覺上說了,有點超現實,覺得腳跟頭是分離的,也有可能是太陽真的太大的原因吧!或者是,腦子裡還存著在日本的感覺,只是身體沒辦法已經回到了台北,因此就算在街上走著了,腦子還是沒有跟著前進。


沒辦法,假期已經結束了。




今天,在睡了兩覺之後,腦子總算認命地回到了台北,走在街上,發現,即使逃離了兩週,回到這裡後,這裡的一切仍然沒有任何的改變,打開電視,新聞媒體依然沒有進步,從巴紐弊案變到了四川大地震,人們從極端關心政治,擔心自己辛苦賺來的錢被A走,一夕之間就完全不在乎,並且急著把錢捐給災區難民,不是說不該伸出援手,只是大家仍然24小時盯著電視新聞,看著新聞媒體把別人的災禍苦難轉化成消費性質的另類娛樂,大家還是沒變,媒體依然令人反感;台北的天空依然因為空氣污染而灰黯,街道依然因為缺乏規劃而凌亂,就連屈臣氏裡的特價商品都是一樣的……我的生活還是一樣,沒變,問題依然在那裡,沒變。


變的是,我發現,我頓失了目標,以前,我把自己寄託工作,被工作背叛之後,我發現自己像是在這個空間游離的微生物,漂浮著,人嘛……我也不知道該相信誰,也不敢跟別人透露我真的想法,能相信的,我不確信他們是否真的有意願或是心情去承受我這樣的低氣壓,不知道能否相信的,寧可不說,人言可畏,欲加之罪,何患無辭?就別說,什麼都別說,友人蘇菲雅說的好,真的千萬什麼都不能說。


但是不說,就可以忘卻這件事情嗎?不停壓抑在心裡,我怎麼想都想不透,這事情怎麼能夠、怎麼可以發生?這比男女朋友分手還難以釋懷,感情的事,誰都說不定,就是一個感覺;這件事情,我是怎麼樣也無法理解,我對人的信賴與看法已經產生了改變,而對人所失去的信心,我更不知道該如何自處。

這幾天,我比較釋懷了!有一天,突然一個念頭進到我的腦中,讓我頓悟,不就是人對「人」的看法是不同的,對我而言,人有靈魂、有人性、有思想、有感情,每個人都是獨特的,但是對某些人而言,人就如同一枚螺絲、一顆釘子,或是任何一樣物品,看膩看煩,或是產生厭倦,就隨時更換,我無法這樣看待「人」,這就是所謂的不同吧!與其把我變成一個把人物化的......(對不起,不知該如何形容),我寧可當一個可以好好尊重人的人。

「在勝訴與晚上睡得著之間,我選擇晚上睡得安穩。」《失落的陪審團》中達斯汀霍夫曼面對陪審團控制者這樣說,他寧可敗訴,也不要做對不起自己良心的事。


我原本就是一個孤僻的人吧!在京都的時候,翻出了當初去東京一個人旅行前所寫的文章,我說,就把這樣的旅行當成是一種修行吧!這回在關西整整13天,13天之內,除了點餐買票check in等必要的溝通之外,幾乎都沒有說到半句話即使自己住的是民宿,一般住民宿的人,都會希望跟其他人有所溝通,我則不是,能不開口盡量不開口,希望對別人而言,我只是一個影子,來無影,去無蹤,把自己沉浸在「自己」裡面,感覺上跟閉關修練快要沒有兩樣;回來之後,我開始在想,自己真正想做的事情是什麼?我對電影的愛並沒有減退,只是因為這裡面的人、事,讓我感覺到恐懼,現在的我,真正希望的事情,是可以找到一個能夠愛我的人,不然的話,如果一個人到深山隱居,我也不會排斥,實在是很厭倦這個世界虛偽的一切,如果可以找一個孤立的地方,把自己喜歡的元素留下,自己討厭的事物排除,這該會有多好呢?


然後我開始想,如果隱居,我會希望有哪些東西?


一個乾淨但簡單,有衛浴、有廚房、有電、有自來水、有瓦斯的地方,房間嘛……大小不拘,但有一床乾淨溫暖的棉被枕頭,外加一張小桌子,有電腦是最好,這樣我就可以寫寫東西,如果有網路也很好,這樣就可以網路訂書,不然的話,偶而下山買點書補補貨也行,當然,不能夠真的與世隔絕,偶而我也會希望下山看看朋友,接觸現實,但是,真的希望切除跟繁華之間的臍帶,食物的話嘛……自己種種菜,加上對外購買的一些食材,不過,看來金錢來源也是一個很大的問題,如果沒辦法真的自給自足,真的沒辦法與世隔絕,金錢這種現實的元素,依然無法從生活中排除啊!而我也真希望能夠偶而去其他國家看看,旅行遊覽,不想把自己關在一個小地方,我也想要看看世界。


怎麼,怎麼寫怎麼想,都跟電影《眼鏡》裡面的那個民宿好像好像?感覺上,我會跟那個導演變成好朋友的樣子,也或許,我應該要去開一家這樣的民宿才對,至於電影……電影嘛……到底電影是自己,還是自己是自己,這是我得要去衡量尋找的。


旅行,是有行程的,每天早上張開眼睛,整頓好之後就是有一個目標,前往某一個地方,真正是一個「放鬆自己」的狀態嗎?不完全是,因為在某一個程度上,那是有任務的,如果要達到真正的放空,是真的要把自己放在一個地方,沒有期限、目標、地圖,讓「自己」跑出來,才是真正自己面對自己的時刻。


就算我的獨身旅行是一種修行,也算是一種有任務的修行,張開眼睛之後不能一直待在旅館,必須把自己放到交通可及的某個城市,然後走動、觀看、走動、觀看……。


或許我應該請在北京的友人替我把《眼鏡》的牒給買回來才對,怎麼說我都在我的網誌上提到至少四遍了。


【我的隱居必備要素】
- 房子 (內有廚房、衛浴、電、瓦斯、自來水、餐具、冰箱、瓦斯爐、杯盤鍋鏟等文明基本配備)
- 房間設備:床褥、桌子、書櫃
- 電腦 (寫字用)
- 網路 (非必需,只是為了訂書跟部落格PO文方便)
- 紙筆
- 其他像基本衣物、洗潔劑、清掃用具等,不贅述
- 電視 & DVD播放器 (非必須)
- 菜園 (種蔬果,澱粉類就是馬鈴薯、甘藷,肉類的話就得靠外援了,我不敢殺生),當然還要有肥料 (但我不要「自製人工肥」)
- iPod或其他音樂播放器
- 洗‧衣‧機
- 必須偶而出關到他處旅行
- 每個月下山一次補貨並且定期update文明資訊 (誰知道說不定山下已經開戰了我們在山上還不知道)
- 無線電 (萬一發生了什麼事情還可以求救)


看來跟文明還是無法脫離,怎麼說也沒辦法,我也是個有社會化過的人,仍會仰賴文明社會所提供的一切便利,因此錢還是怎麼說依然很重要啊!所以,真的還是要開民宿,那種標明「我們這裡不是給高中生畢業旅行用的,是讓大家修生養性隱居用的,這裡什麼都沒有喔!」的那種另類民宿。


如果你要隱居的話,你會需要什麼呢?我也會想要知道我的好朋友們想的是什麼。

(但看來我是很難隱居,畢竟還是要好多好多文明要素才能生活啊!也無法開民宿,除非我先中威力彩吧!)



這部就是《眼鏡》
左一也是為實力派演員,但就是記不起名字,左二是加瀨先生
中間是小林聰美
右二是《紀子出租中》裡的爸爸光石研,最右方是加瀨先生的緋聞對象市川小姐




KK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宋存壽走了!


宋存壽是哪位?國片最輝煌的時代,他拍的幾部電影如《窗外》、《母親三十歲》、《破曉時分》等,後來都成為經典,被許多影展不停的播放。


我不要講太多這個導演的事情,因為很糟糕的,他的電影我自己除了《窗外》以外,其他的影片都沒有看過。

會知道這位導演,主要是因為大學的時候,學校社團曾經作過宋導演的專題,當時他年事已高,不過身體還好,大老遠把他請到新莊作座談他也準時出席,為人親切,真的十分感人。畢業之後我無業一年間,幾乎天天都到電資館報到,也幾乎天天都會遇到宋導演,導演話不多,跟很多導演都不一樣,每天就這樣靜靜地來看電影、靜靜地看書,絕對不會四處嚷嚷著他拍了多少電影、以前做了什麼。




他真的可以的,畢竟那幾部片只要熟知台灣電影史的人 (不是我) 都知道,絕對都是鼎鼎大名的!不過他沒有,就這樣溫馴地、和藹地與各年齡層的影迷們一同共存。


每次跟他電資館處在同一個空間裡時,我都有一種靈氣上身的感受,好像導演的才華已經透過空氣沾染到了我的身上,當然,這是多想的了。


這些,都是十幾年前的事了。


之前,才剛看到薛尼波拉克去世的消息,不久後又看到宋導演辭世的新聞,心理想著,這年頭導演一走都是一次兩個的,之前是安東尼奧尼跟柏格曼,現在是薛尼波拉克與宋存壽,想到了之前好幾次在電資館見到宋導演的景象,沒想到在出國、回國、鮮少出沒電資館的這段期間裡,宋導演已經經歷了生病、住院、到今天辭世。


時間過的很快啊!


只是,薛尼波拉克走,引起許多影人的追思,新聞都報到了台灣來,柏格曼與安東尼奧尼也是,這些電影大師 (或是有人只想稱薛尼波拉克為好導演也OK) 走時至少都帶著容光離開,然而我們的宋導演,聽說連好好辦喪事的財力也沒,平面媒體電影線記者很多都是電影知識豐富的人,因此宋導演離開的消息,搭配著林青霞的新聞,還是登上了幾天的報紙,也算是那群不是只想寫八卦的記者們對這位電影導演的一些懷念,然而,最多人看的電視台新聞呢?這陣子似乎忙著報物價上漲、官員該不該穿西裝、馬奮館興建與馬家莊的建設,電影的話頂多是印第安那瓊斯跟賈斯潘王子,宋導演拍了許多影史留名的影片,死了之後比起一個只有不到20戶人家的馬家莊,似乎微不足道,因為馬家莊即使一年後都不知道還會有多少觀光客,就可以拿到兩億拓寬道路興建,一個偉大的導演生命卻只能草草結束,「人不如馬」,或是說文化不如政治,我可以這樣說嗎?


雖然不能說自己是文化人,只能說,身為一個靠文化牆腳吃飯的小人物,看到這種狀況,還能對台灣的文化界、電影界有什麼信心?


台灣政府對於電影的期望,似乎就是李安,永遠都在尋找下一個李安,李安回國就一定要舉辦大拜拜座談,花了很多錢,在根本沒必要的大飯店舉行,然後把李安請到新聞局,說要給他好多獎金,然後李安再不好意思收,把他捐出來 (其實我都猜他根本一來不敢收、二來人家連輔導金都還了,你還覺得他會想收嗎?),永遠永遠、每次每次,都是重複一樣的模式,然後真正在拍電影的人還是苦哈哈,找不到資金,在不健全的環境中努力求生存,拍出自己的影片。人們膜拜著李安,卻不問自己,為什麼李安不再回來台灣拍片了?電影如此,其他文化相關的產業如何?根本連想都不敢想!


台灣的文化,一向都是一窩蜂,大家跑向東就集體向東,大家跑向西就集體向西,新聞媒體也是,似乎永遠都只能有一種重點,不能全面的呈現,只能強迫餵食,不能多元選擇,選舉時,大家只關心經濟、政治、貪污,那文化呢?文化不重要嗎?是的我把票投給了馬蕭配,因為我受夠了自己賺的錢被人家貪走,但是現在如果我問馬蕭們他們對文化產業的想法為何?我很懷疑他會提出個什麼鳥來!


大家淺薄的想法裡,只有想到政治經濟,口袋荷包是小老百姓的第一考量,吃飯吃不飽誰管你李安王建民,這怪不得人,但是那些掌管著這片土地的人,不管是換了幾代,永遠沒有人想過,為什麼大多數人提到台灣,現在想到的是李安王建民,而非消逝已久的經濟奇蹟?而台北竟然在我們不知道的時候,已經默默的被外國的文化學者列為日本買春團的觀光勝地,與菲律賓、曼谷並列,而可笑的是,人家還會把曼谷當成設計重鎮,台灣的話,恐怕說不出幾個能夠在國際上驕傲的地方。


宋導演走了,看著新聞台繼續餵著我們無營養的垃圾影像,還只有一種口味,我搖著頭,想著,選誰不都是一樣?至少對於文化藝術創作的領域來說,因為從來沒有人重視,也沒有人覺得那是值得重視的,如果大多數的人還是把拍電影、作出版等文化產業當成是一種「莫名其妙的工作」的話,大官們對於這些文化產業仍只把他們當成一個作秀舞台的話,那台灣永遠都只能成為一個次級地,因為當一塊土地失去了自己的意識,是沒有辦法用插管的方式來維持性命的。





KK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答應要給佐伊一個完整的遊記,讓他做電台頭之旅參考,所以,連原本沒有預計要寫的交通篇都一併寫下去囉!

因為這篇文章實在是太長,因此我把他依不同天作連結,大家可以點連結之後閱讀那一天的文章 (其實講很多有的沒的,到最後交通根本已經不是重點了)。

照片的話,記得點右方的連結進去觀賞喔!

第一天:桃園機場→關西機場→新三宮的旅館
交通:國泰航空 + 南海電鐵機場線普通車


第二天:大阪市區亂逛 (大阪城、天保山、西之丸庭園、道敦掘美食街)
交通:使用大阪一日周遊卡


第三天:神戶一日遊
交通:使用Kansai Thru Pass


第四天:大阪城亂逛+前往京都
交通:使用Kansai Thru Pass


第五天:清水寺、高台寺、圓德寺、圓山公園、知恩院、八阪神社、祇園、建仁寺 (沒有進去)
交通:使用500日圓一日公車卡


第六天:嵐山蹉峨野一日遊
交通:搭JR (一趟約320還是230,我忘了) + 嵐山蹉峨野小火車 (一趟600)


第七天:平安神宮、南禪寺、哲學之道、銀閣寺、三十三間堂
交通:使用一日公車卡


第八天:金閣寺、龍安寺、仁和寺、妙心寺、北野天滿宮、西陣
交通:使用一日公車卡,外加京福電鐵 (一趟220日圓)


第九天:京都御苑、二条城、壬生寺、再逛祇園
交通:還是公車一日卡


第十天:角屋、東西本院寺、返回大阪
交通:步行 + JR (從角屋回來是從丹波站到京都,只有一站,190) + Kansai Thru Pass搭阪急京都線回大阪


第十一天:前往姬路城
交通:用Kansai Thru Pass搭阪神山陽直通特急列車


第十二天:前往奈良
交通:用Kansai Thru Pass從難波站搭近鐵奈良線


第十三天:回台灣
交通:南海機場線Rapid Express (1390日圓) + 國泰航空








KK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