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0706 (6)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不知道從什麼時候開始,去旅行即使帶著相機,也不太拿出來拍了。

每次有人去旅行回來,一定都會拿著滿滿的相片給大家看,從以前的相簿,到現在的光碟,傻瓜相機鮮少拍出失敗之作,就連三歲小孩也可以輕易的將眼前的景象永遠的烙印下來。

不過我就是不喜歡,總覺得把像機拿出來的這個動作,就已經破壞了整體的和諧性。

或許這跟我的求學背景有關吧!紀錄片的最根本精神:當攝影者拿出攝影機的那一刻,所謂的真實就已經被破壞。也許是這個原因,拿出相機這個動作讓我覺得很不自然,我如果在某一刻,覺得應該要把他拍下來,應該是我再當下應該有心領神受的感動,然而,拿出傻瓜相機,一聲人工電子化的「卡擦」聲,不會把這令人感動的和諧給破壞了嗎?

還有,我也不太喜歡被拍。

最主要的原因,是因為我覺得自己很醜,上了鏡頭後,原本骨方肉多的臉頰,更是顯的如歐巴桑的蒼老,我很少有自己的照片,也很少把自己的照片拿出來看,照片裡的我,很少有令我滿意的,久了除非在某些聚會裡,大家嚷著要拍合照留念之外,我也很少會主動拿出相機說:「嘿!我們來拍一張吧!」就算要合照,大家忙著掏出相機拍,我倒是自己那台就算想到也懶得拿出來,幹麻沒事把自己的不愛看的照片留起來呢?

講著講著,也許會有人覺得我無情,這些都是回憶,都是紀念嘛!

或許是啦,也許有一天,我已經九十歲、記憶漸漸淡化,也許這些照片,會成為讓我想起一些事情的觸煤,但也許還有可能,我如果已經老到把事情遺忘,連人站在我面前都記不起來,連我自己都記不起來現在的時空,這些照片,又真的是能代表回憶嗎?

真的能夠記在腦子的回憶,真的跟傻瓜相機拍出的照片有很大的關聯嗎?

我去了蘇黎世,雖然逛市區的時間只有短暫的半天,我卻永遠無法忘懷走在石板路上,微風吹來的那種感覺,這種感覺不是溫度、不是陽光,而是整個心靈上的放鬆與喜悅,讓我不斷的想要在回到那個地方,重新找回這樣的感覺。

這些,傻瓜相機是無法留下任何印記的。

我很愛逛市集,在法國的時候,逛過兩次露天市集,我喜歡露天市集的氣味及色彩,不似台灣菜市場的潮濕、昏暗及壓迫,走在露天市集,即使只是看看路邊的蔬果及烤雞、乾果及肉腸,也會讓我興奮不已,這種感受,即使我用相機拍下了露天市集的畫面,也無法帶給我當時身在其中的感受。

傻瓜相機所拍出來的傻瓜相片,看來只是「某某某到此一遊」的替代品罷了,回來之後除了跟著其他的東西擱在書櫃裡等到下一次主人不小心翻到之外,也只有生灰塵的命運。

這樣的話,他的價值在哪裡?

也許還會有吧!三歲的孩子看到父母拿相機,興奮的要求父母也讓他拍一拍,在現在數位相機省去底片的成本後,許多父母也可以讓小孩子放手一試,這樣即使不好,在未來也算是一個印記:「看,這是你三歲的時候自己拍的喔!」看到自己三歲時候的視野,會有一種很令人驚訝的感受吧!

再不然,頂多是到某地逛街,看到古怪的招牌及商店,拍下來回去給朋友看:「你看,居然有這種東西!?」當作證據用,這樣的用途算是有趣,但是也跟命案現場的照片功用沒什麼兩樣。

前陣子,把法國三年多來的照片幾乎全部丟掉了,原因為何,我也不再贅述,有趣的是,當我再看到這些傻瓜照片時,竟然沒有任何的感動及回憶,當我丟掉的時候,也不過好像把某些不想再看到的東西扔出我的生命而已。近百張的傻瓜照片、不代表任何回憶、不代表任何感覺,今天已經全部在垃圾場裡面了。

然而,我的記憶有損失嗎?

很不幸的,沒有,該記起來的東西還是再腦子裡,在不同的時刻我會想起:「啊!當初也是如何如何......」「唉!當初也是有如何如何......」,記憶並沒有隨著照片的遺棄而被遺棄,可以說,根本就是以兩個不同的生命體存在的。

所以同事幫我測完字之後,跟我說的「芒刺在背」也許就是指這個吧!你以為自己已經沒感覺了,或是其實真的也是對某個人已經沒感覺了,好像已經掙脫了,但事實上並沒有掙脫。

對愛失望的人,其實才是最想再得到愛的感覺的人啊!不是某個人的愛,而是「愛」啊!



KK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心情不好的時候,我習慣用看電影的方式來舒緩心情,有時看看新片如最近的史瑞克三世,原本不是很有意願看,沒想到週五下班跟同事一起去看,竟發現影片出人意料的爆笑,短短的90分鐘內,把辦公室的所有公事及壓力一掃而空,看電影就是有這樣的好處,在黑嘛嘛的房間暫時忘記現實的痛苦,在人工創造出來的非寫實空間裡暫時當個旁觀的上帝,忘記自己的真實存在。

這是運氣好遇到像史瑞克這種不可能發生在現實生活中的影片,你不可能在這部影片裡面看到自己的切身經驗,不可能在這部影片裡找到現實生活中的不好記憶的複寫,一般劇情片就有可能,這時候有時會造成一些反效果。

前陣子租了《戀愛沒有假期》,就是這樣。

故事是講兩個三十歲左右、事業有成、愛情一事無成的女人,交換公寓 (根本也是換國家),希望能夠脫離一下周遭每天都看到的人事物,希望能夠在短短的假期裡有所改變,結果也很不出人意料,他們果真都有了他們想要的改變,雖然我們都知道,他們所追尋到的不一定會長長久久,但至少一開始度假的目的倒是達到了。

原本租這部片以為是喜劇片,想要笑一笑紓解一下緊張加空虛的心情,沒想到看到跟自己生活重複性這麼高的電影,反而看完不知道為什麼眼淚撲蘇撲蘇掉下來,難過了好一下下,兩個女主角跟我的狀況實在是太像了,你看看他們的狀況:

1. 三十歲左右 (有!)
2. 事業有成 (嗯~~~算有穩定工作啦!)
3. 愛情一事無成 (這狀況發生在我身上已經有兩個月了)
4. 希望能夠藉著假期到一個完全不一樣的地方,脫離一下周遭每天都看到的人事物 (有!除了好飯咖F君會相同以外,其他都不一樣)

接下來,只是看我假期裡面是否能夠跟他們一樣,達到「改變」的目的了!

依我看來,這種好萊塢給的夢幻,到了這一個階段,是沒有太大的重複性可能。我看我去東京,應該頂多跟原子小金剛及龍貓有見面的機會,或是頂多可以逛到東京的商店,其他應該是不可能發生的。

講到這裡,大概就可以猜到為什麼眼淚會開始撲蘇撲蘇掉不停了吧!每次在電影裡面看到「感同身受」的部分通常不會是太正面的,太正面的是一場夢,夢的實現機率幾乎是零。(我們不是在拍恐怖劇場,當然不可能夢跟現實相符合啦!)

看完《戀愛沒有假期》的結果,是我還得看兩集「時效警察」來讓自己的心情舒緩,讓難得扮傻的小田切讓來娛樂自己一下,看完之後又發現,自己竟然得要靠看無厘頭日劇及帥哥來舒緩心情,自己的生活真是可悲又可恨!

心情不好的時候,我會固定想看某些影片,這幾年以來,每當我心情不好,想做戀愛夢的時候,就會想要再看看《愛蜜莉的異想世界》,世界就會變美好,工作壓力大的時候,就會想看《穿PRADA的惡魔》,鬥志就會被激起來,屢試不爽,相信很多女性同胞跟我有相同的經驗及想法。

只是,今天在重看《愛蜜莉》,竟然也會有上述負面的「感同身受」或是「They are talking about me」的情況發生!愛蜜莉在牆壁裡找到的那盒玩具的糖果盒,是NANCY的名產,車站出來對面左邊那家,那個我應該有生之年都不會再去的地方,愛蜜莉喜歡用擲石子的方式放鬆心情,某人曾經承諾我會表演給我看,當然承諾從來沒有發生 (連這種小小的承諾都做不到啊!),而愛蜜莉......我的天!我想起來我是跟誰看的了!

這時候看這部片,得要多想想本片製片王母Claudie Ossard和善的臉龐才行。

這些影片都十分成功,原因應該都是他們說中了很多人的心情與處境,大家都想脫離現實,看到劇中人跟自己有差不多的處境,多少也會幻想自己也許也有可能跟他們一樣,被看到?或是被了解。只是電影怎麼說都還是處在銀光幕上的投影,也不是真實,人們也許在看電影的當下會有相同的心情或想法,但是卻不代表這些心境在人與人之間是相通的,我們多少都會希望自己跟《開羅紫玫瑰》裡面的主角一樣,讓男主角走出銀光幕與自己相遇,而電影裡的男主角當然是我們所認同的,但是這怎麼也不可能發生,人生就是人生,很現實,問題得要靠自己去解決。

是啊!問題要靠自己去解決!不然人生就不痛苦,我們就是身在天堂,而不是在人間了!



KK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天空的影音很糟,怎麼傳都傳不上去,乾脆用YouTube比較快!

《惡女花魁》的預告片,當初自己要老闆買的時候自己很有信心,覺得大家一定會喜歡這部片,可是竟然很多人給我吐槽,說這種古裝藝妓的電影沒有人要看!讓我心裡面害怕了好一陣子,難道自己會看錯嗎?這陣子一些觀眾的反應讓我稍微寬心一點點,希望最後的結果是大眾會喜歡的。

總之,要看就看真正戲院裡面專業的放映,我個人覺得會上戲院的電影在台北電影節看太可惜了,畢竟城市舞台的放映是有夠糟糕!






KK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6) 人氣()

  • Jun 06 Wed 2007 23:19
  • 腦空

前幾天分析我的人生模式,簡直已經成為一個公務員了!

每天上班、下班、吃飯、回家、看小說、上網、洗澡、睡覺,第二天再重複,週末則是回家、看電視看書、上網、洗澡、睡覺、出去逛逛看電影、回家、吃飯、整理行李、回到平常住的地方。

人生很貧乏啊!



回想我生命中三十點多一點的生命以來,似乎沒有做過什麼有趣的事:小時後父母不常帶我們出去玩,尤其在我出生之後,禁止我們看小說、漫畫,因為這是「不良讀物」,禁止我們看電影,因為這是「不良場所」,高中、大學不曾談戀愛,唯一的一次戀愛長達七年,自己去告白勇敢追愛結果還是被甩,沒有做過什麼了不起的大事,一直想要創作卻因為自己的不積極與許多不知道是什麼樣的原因而從來沒有實現,跟家人的感情沒有特別好,跟朋友的關係沒有特別緊密,沒有特別喜歡的東西,也沒有特別討厭的東西 (都是要看狀況),穿衣沒有特別的品味,髮型沒有特色,對於時尚設計沒有特別的銳利,我的生活,跟許多電影裡面所描述的「無聊上班族」簡直是一模一樣,我,其實跟很多人一樣,不過是一個曾經很想 (甚至現在也有想過) 成為特別的人的其中一個不太顯眼的砂礫。

昨天,我赫然發現,自己已經不在思考,不再有特別的想法,我不過是把預算執行出來,把約簽好,把贊助找到 (有時甚至找不到),對於工作忙碌已經沒有感覺 (即使一天開三個會八點半下班也不會感到特別的忙碌),我覺得很可怕,原來自己可以麻木成這樣。

看到F同學對現在工作的熱忱,我覺得很幸運,因為我對於工作已經沒有熱情,或是巔峰狀態已經過去,沉迷於工作也許不是壞事,重點是當你回頭想要找回一些自己的時候,發覺自己已經不見,卻能夠讓自己如此震驚!我在哪裡呢?過去做過的東西,有什麼是屬於自己的呢?磨練、訓練,也許連靈魂裡面的那一點點的美好也跟著被磨平,電影不是原本是一個很美好的行業嗎?也許只是幻想比較大吧!
回想我生命中三十點多一點的生命以來,似乎沒有做過什麼有趣的事:小時後父母不常帶我們出去玩,尤其在我出生之後,禁止我們看小說、漫畫,因為這是「不良讀物」,禁止我們看電影,因為這是「不良場所」,高中、大學不曾談戀愛,唯一的一次戀愛長達七年,自己去告白勇敢追愛結果還是被甩,沒有做過什麼了不起的大事,一直想要創作卻因為自己的不積極與許多不知道是什麼樣的原因而從來沒有實現,跟家人的感情沒有特別好,跟朋友的關係沒有特別緊密,沒有特別喜歡的東西,也沒有特別討厭的東西 (都是要看狀況),穿衣沒有特別的品味,髮型沒有特色,對於時尚設計沒有特別的銳利,我的生活,跟許多電影裡面所描述的「無聊上班族」簡直是一模一樣,我,其實跟很多人一樣,不過是一個曾經很想 (甚至現在也有想過) 成為特別的人的其中一個不太顯眼的砂礫。

昨天,我赫然發現,自己已經不在思考,不再有特別的想法,我不過是把預算執行出來,把約簽好,把贊助找到 (有時甚至找不到),對於工作忙碌已經沒有感覺 (即使一天開三個會八點半下班也不會感到特別的忙碌),我覺得很可怕,原來自己可以麻木成這樣。

看到F同學對現在工作的熱忱,我覺得很幸運,因為我對於工作已經沒有熱情,或是巔峰狀態已經過去,沉迷於工作也許不是壞事,重點是當你回頭想要找回一些自己的時候,發覺自己已經不見,卻能夠讓自己如此震驚!我在哪裡呢?過去做過的東西,有什麼是屬於自己的呢?磨練、訓練,也許連靈魂裡面的那一點點的美好也跟著被磨平,電影不是原本是一個很美好的行業嗎?也許只是幻想比較大吧!

在坎城的時候,整棟建築物說明了電影的階級:最底下如螞蟻般庸庸碌碌的工人,是那些曾經很愛電影而加入電影,卻成為電影的工蟻的商業者,上面的紅地毯是明星,是閃光燈,雖然只有少數人,卻如皇后般被鞏著,踩著工蟻的肩膀登基,外圍的影迷,則是想要親近蟻后的雄蟻,他們不了解內部的階層,只看見皇后的光環,雙眼流露著羨慕的眼神。

F同學說我應該去休個假,兩三天也好,我也想要,蘇黎士的意外之旅讓我體會到放鬆的必要,我想要到一個安靜、有青山、有綠水、有花草、人不會太多、空氣清新、手機沒訊號、但是還是有現代設施的地方,一個人,好好靜一下,說不定可以把我腦子裡失去的那一塊找回來,我想有人切割了我的靈魂,有一部分不知被瓜分到哪去了!

也許現在就去問吧!就算只是坐在櫻花樹下,或是在人不會太多的石版路上走走,或是面對著平靜的大湖發呆,也都會好吧!

疲憊其實最可怕的不是黑眼圈,而是靈魂跟心......



KK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坎城冷冷清清,提前回去可沒有好下場!

話說我們隔壁公司的員工及老闆決定提前返台,讓我們公司兩女覺得繼續留在這無聊的市場也沒啥意思,乾脆提前回家,利用週末好好補眠補時差,算好好星期五的飛機,星期六到台灣,還有個一天調時差,不過人家說人算不如天算,天算不如不要算,也許早知道就不改飛機,做個火車去尼斯玩玩也還好點!

首先,你想到要先回去,所有人也都想到要先回去,因此25號的尼斯機場,可是人山人海,你要排隊check-in,可是要花上一個小時,因為在法國幫人家買了什麼LV還有在當地很便宜的藥妝,所以可以先辦退稅,之前連續兩次退稅都沒有成功的我,在老闆的千交代萬叮嚀之下,信心滿滿的想這次應該不會再出錯,只是,有時候你自己不出錯,並不代表人家要配合!

到了海關,把貨品準備好,護照準備好,確定沒問題之後,排隊終於輪到我!海關......當然是兩個金髮的晚娘,臉上寫著「我不喜歡黃種人」,看到黃種人,就把所有的貨品不但拿出來檢查、還摸透看透,只差沒把他穿上用上,令人好不生厭,而來個美國胖妞,明明櫥窗上寫著「No Goods, No Refound!」的字眼,胖妞用英文跟他說她的貨物已經寄上飛機了,法國晚娘也沒說什麼,當場蓋章了事!真是一個天殺的種族歧視的傢伙!真是她媽的希望她絕子絕孫!(不過想想這種人工作無聊、沒前途、人長的又醜,已經是很大的懲罰了!) 輪到我,因為我也是黃種人,所以在她的腦子裡,理當是要「被她歧視」,登機時間緊迫,她又偏偏要看機票(我發誓之前每一個白種人都只有看護照),我又脫隊去拿機票重排,等到排到我,因為我飛機改了時間,她就說我根本不是今天走,即使我說我改了航班 (廢話!要不然我幹麻今天來?),她就偏偏要我去櫃檯要他們註記改時間,我他媽的拜託,櫃檯前面已經排了約一小時的隊伍,我又不可能先去掛行李再回來退稅,所以只好跟他說,他們絕對不可能改的,媽的那死晚娘,竟然說:「我不管,這不符合規定!」啪!就把我的護照機票丟出來,賤人!我當場臉色大變,檔在櫃檯前面慢慢的收拾東西,順便用台語問候他一家大小,那傢伙即使知道我在罵他也不能回應!賤人!我不退總行了吧!總之以後不在你這個爛國家消費總行了吧!真搞不懂你們這個經濟衰落的國家人民,怎麼不看清楚自己的地位,老是以為外國人在跟你搶飯碗,也不想想人家外國人就是比你努力,偏偏要把其他人想成又懶又髒好有藉口討厭他們,老天爺造人的時候一定是出了什麼差錯才會製造出像他們這種心理變態又長的醜的白種人,真的只能以「討厭」兩個自來形容他們的一切!

好啦!又沒退到稅,反正也沒差到這個錢,了不起以後都不在那個國家購物就可以了!排隊準備check-in,果然不出所料,排了近一小時,大家似乎都得搭上這邊從尼斯飛往法蘭克福的德航班機,然後再轉機到不同的地方。除了我們四個人到了法蘭克福後得要轉機到香港,再回台灣外,還有很多韓國人得要轉機直接回首爾,法蘭克福果然是國際轉運站啊!(還是爛透了的機場,稍後由我說明)

好不容易check-in,因為離登機時間不遠,買了三明治衝進機場,驚覺慘劇在後頭:班機Delay!而且是那種不知何年何月才會飛那種,經過溝通協調,尼斯機場發了電報去法蘭克福機場,請他們安排接下來的飛機,但他們也一直說:「我什麼也不能做!」(當然,有問題的時候當然什麼也不能做,你看你那些沒事碴的海關退稅組同事,做的可多了!),而我們呢?拼命打電話到台灣,發現德航在台灣根本只有兩個人,還準時上下班,打電話去香港,也是那種什麼也不能做的客服人員,總之,我們只有聽天由命,而有班機延誤的狀況check-in的時候為什麼沒有跟我們說呢?Sorry,出關之後機場就沒有半個德航的人,這個問題無解。

OK,所以我們只好等,原本3:30的飛機,到了法蘭克福是4:30,我們接5:30的飛機剛剛好,只不過,等到尼斯的飛機起飛的時候,法蘭克福前往香港的飛機,早就在前往香港的路上了,我們一上機就跟空姐說明,空姐只說:「OH!等等會跟您說明狀況!」說明個頭!根本就是在快要landing的時候,他才跟你說,我們幫你安排到哪班飛機上,所以我們必須要先做到曼谷,再從曼谷作回台北!回到家已經是晚上十點多了!我們之中有人有會要開,不能這麼晚到,因此到了法蘭克福,立即「自行摸索」(因為根本沒人帶,不像亞洲的航空公司,如果有班機延誤絕對在下機門有地勤人員引導) 到機場櫃檯希望他安排其他的飛機(飛東京也好,飛曼谷真是他媽的遠),找了半天,找錯人排錯隊,爭了半天,地勤人員驕傲的說:「喔!你們可以先做飛機到蘇黎世,然後有一班飛機飛香港,你們再從香港飛台灣!」Perfect!這樣我們就只會延誤五小時,不必搞到10點多才回家了!高高興興的拿著登機證,發現我們隔壁的一群韓國朋友,竟然得要先搭到廣州,再搭到香港,再搭到漢城!原則上,飛機到了廣州,你就不知道接下來的飛機會幾點飛了!他們一群人面有菜色,我們心中暗自說「還好!」並寄予同情的眼神!

同情什麼?驕者必敗!老天要你晚回家,你就不可能早到!

衝衝衝,登機時間快到了,衝到我連鞋子都掉了!過了兩個security,被海關人員摸遍全身,到了登機門......

瞎密啊!這班也延誤啊!

一個人要有多倒楣,才能夠在一天之內miss掉兩班飛香港的班機,何況我們是四個人,還只有我們四個人!

因為算起來我們似乎是趕的上的,已經book上的旅客,通常航空公司收到消息都會等一下,因此我們求德行的地勤人員幫我們打通電話,請瑞航的人在下機門口用小車車載我們過去,不過德航的地勤似乎與尼斯機場的地勤有相同之處,就是「他們什麼都不能做」,或者是「他們什麼都不會做」比較妥當吧!老娘當場火氣上升,問了他們為什麼在給我們這班飛機的時候,都不讓我們知道飛機延誤的消息呢?結果隔壁的死光頭竟然說:「他們本來就不知道,因為我們也是剛剛才知道的!你要嘛就不要搭,那你就走反方向回去,要嘛就坐著給我等!」賤人,我們跟他說,我們不可能再回去,他竟然一附勝利的表情說:「那就坐著等吧!」死光頭,我也祝你絕子絕孫!

也只好等了,等的過程很漫長,也很餓,可以讓大家失去理智,很多怪怪的對話都會出籠,包括好想吃什麼啊!(因為已經幾天沒有吃到熱食) 我應該每週去相親,總會找到一個好男人啦!(好像約會不必做功課一樣,那我可以不用工作了嗎?) 我們應該發動革命、追求青春等等之類今天說完,明天就會忘記的話!已經沒力氣去想回台灣要怎麼讓德航好看了!因為也不知道何時才會回到台灣!

OK,飛蘇黎世的飛機飛了,瑞航的人當然也沒等我們,飛機當然也飛了!

疲憊的到了轉機櫃檯,一位親切的老先生,得知我們有辦法在一天miss掉兩班飛香港班機,投予同情的眼神 (就跟我們投給韓國人的眼神差不多),他建議,我們乾脆就做隔天同一班飛機,今天晚上不如就近瑞士的旅館睡一天,好好休息一下,事到臨頭,也別無選擇了!好心的先生給了我們希爾頓機場飯店四間單人房外加早晚餐,以及機場到飯店的計程車資,倒楣了一天之後,終於有一件好事發生了!

Anyway,我們就莫名其妙到了蘇黎世,吃到超讚的room service、住到超讚的套房 (只有我同事,因為我要吸煙房,結果竟然只剩一間辦公室)、吃到超豐盛的早餐buffet,從坎城的無聊昂貴地獄,蘇黎世的生活簡直像天堂,利用白天的空檔來了個蘇黎世半日遊,當地的美景、新鮮的空氣、宜人的氣候、放鬆的心情,讓我們更是差點不想回家,這算是福是禍呢?突然很想每次班機都給他在蘇黎世延誤,這樣我們就一直會有免費的住宿跟廉價的半日遊了!

我們終於還是回到台北了,謝天謝地!回台北之後,發現德航根本無發申訴,因為總部在上海,上海那邊又天高皇帝遠,根本不鳥我們,真的很糟,糟糕透頂!

希望大家在看到我們的遭遇之後,體認到德航的態度極差,並且沒有售後服務,請務必抵制德航,這家爛公司飛機爛食物爛服務爛,完全不值德你花錢坐,並請務必警告你身邊所有的人,千萬不要搭德航,千萬不要搭德航!



KK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這是坎城的六十週年,也是我這輩子第四次參加坎城影展。

坎城六十週年,並不代表坎城影展任何的革新,老問題還是在:你還是要大排長龍去領你的通行證,進展場照樣搜身,你有了通行證並不代表你看的到你想看的片,你拿了票並不代表你看的到電影,你進的了電影放映廳並不代表...你會有意願把電影看完!

不知怎麼稿的,明明就是坎城六十年,理當應該要有更多好片參展、市場上有更多新片出籠、市場上應該有更多買賣成交,但是NO,今年的坎城六十年,除了物價變高、房屋仲介變跩、遊客變多之外,其他應該更好的部分,似乎更糟了!




先說影片,去年就在坎城市場上以驚人的高價讓片商卻步的《我的藍梅夜》,再經過一年的市場價格哄抬戰之後,終於成了今年坎城的開幕片,開幕+競賽的身分,當然讓他的「價值」更上一層樓,只不過,看完片子......不,應該是看了第一個鏡頭,許多人就已經猜到,王大導這回應該又是老狗再玩老把戲,把《重慶森林》裡的王菲改成諾拉瓊斯,把《阿飛正傳》裡的劉嘉玲改成瑞秋懷茲,《重慶森林》裡的梁朝偉改成裘德洛,順便把快餐店改成咖啡廳,影片不是難看,只是失望,一個之前影迷長久以來希望王大導又再度創新的希望再一次落空,我們看到同樣的鏡位、同樣的攝影方式、同樣的敘事方式、甚至同樣的演員表演一再呈現,真是不知道王導演是真的就只能到這樣的境界了,還是正在醞釀更大的改變?這我不了解,只能說看他下一次的作品了,至於藍梅夜,我很高興我們最後退出了哄抬戰。

我只說了一部藍梅夜,其實就已經代表了我對本次坎城的失望,其實坎城很容易看到爛片,想想,一個影展加市場,少說放映也超過500場 (我猜啦!),看到世界各國的片,你看得完跟看不完的片子比例約7:3,看的完的裡面,真的你喜歡的,也不超過10%,在這樣的泡泡裡,很容易一部其實本來滿平凡的片子,也就會在當時變的很不錯,甚至讓你熱血奔騰。2000年我第一次來坎城,忘了我看了什麼片,但還是有看到《愛是一條狗》這樣的片子,2004年,老實說我並沒有去看片;2006年,也就是去年,讓我看到驚人的《駭人怪物》、通俗感人的《完美女人》、華麗美艷的《凡爾賽敗金女》(Marie Antoinette)、雖然有點做作但還算順暢的《火線交錯》、還有我排了兩小時卻進不去的《巴黎我愛你》......,市場上雖然說難有好片,但也出現了幾部大家搶成一團的大片,讓整個展期忙碌不堪。

不過這樣的狀況,到今年完全大改觀,不要說開幕片,開幕片已經算是我看的完了,不知有多少片我連看的興趣也沒 (如金棕櫚那部四個月幾星期又幾天...我連片名都記不起來),甚至是看到中途離席的 (如Les Chansons d'Amour),或是像開幕片一樣看的完卻又沒什麼激動的心情的 (如葛斯范桑的Paranoid Park),如果要說比較好看的,應該是那部動畫片Persepolis,因為他真的很特別,敘事也很順暢,但也沒有看完有「爽!」的感覺;還有就應該是昆丁塔倫提諾的那部Death Proof吧!只可惜我沒看到。另外市場上讓我比較喜歡的可能就是已經被自己買走的《東京鐵塔》吧!很少看到買家在市場展放映看片還會看到一片啜泣的,我們當然也是,一群人看完掩面逃離現場,讓一旁的sales覺得有點莫名其妙吧!

競賽這樣,市場當然也沒好到哪裡去,整個市場大概只有前三天稱的上「朝氣蓬勃」,因為大家趕著在頭幾天把該開的會開完,這樣就可以在接下來的會期裡把該買的片簽回來,只不過......開了三天的會,才發現有趣的案子少,這不是只有我這樣認為,很多其他國家的片商也反映一樣的問題,大家見了面第一句話:「Hi, how's the market?」大部分的回答應該是:「Hmmm...slow!」是的,一個緩慢的市場,大家不急著開價、不急著簽約,反到讓所有的sales急得像熱鍋上的螞蟻,競賽片引不起買家興趣,各家市場上推出的片單又與之前有諸多重複,我不知道,坎城六十年是否代表了一個電影市場不景氣的新指標?買家的臉上看不到忙碌與買到新片的興奮,就算有笑容也多是老朋友多年不見的表示 (因為每年市場上見面的都是那些片商,每個不同的電影市場展就成了這些片商團聚的時機),「the market is dead!」這可是sales跟我們說的,你就知道這個坎城有多麼的不景氣!人是有多,但都是路上的遊客,等著購物以及看明星,市場內冷冷清清,16號才開始的市場,竟然在五六天後就開始有人陸續離開,這到底是怎麼回事?原本一位難求的cafetiria,竟然在23號左右就沒多少人,原本人幾人撞死人的Riviera,竟然比平日的西門町還冷清,真是一個恐怖的景象!

我們一群人,在冷清的市場狀況下,也決定提前離開,雖然提前離開並不代表提前抵達台灣 (這個請容我再下一篇說明我衰到不行的轉機遭遇:我如何莫名其妙到了瑞士!),但是早點離開那又貴又無聊又討厭的城市,也算是一個解脫!

還是很懷念去年看完《駭人怪物》的那種心情啊!



KK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