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0610 (5)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一年難得幾次的家庭聚會,就算我跟大家不熟,也還是要裝熟參加一下。


因為人很多,所以分兩桌,我很自然的會被歸類在「老弱婦孺」之列,雖然我不老弱,也應該不能算是婦孺,但是既然不想喝,就還是裝個婦樣吧!所以我那桌只有兩種身分的人:一種叫女人,另一種叫小孩。




吃飯,算是社交場合,但是遇到白目愛講話的傢伙,性格猛烈如我,在這種家族聚會也只能忍受。


她算是姻親,很少見,也很少聽說,一年大概也只有這種吃飯的場合可以遇到她,奇怪的是,我記得她之前給我的厭惡感沒有這麼深。在餐桌上,我屁股碰到椅子之前,她所說的話就開始讓我反感了,之後餐桌上的她,就像深怕大家忘記她似的,不停的以說話的方式來強迫別人注意她也在這桌,只是以她的生活範圍,她所能夠說的話題真是無聊至極:從吃到飽涮涮鍋、巷口的理髮店、自己的女兒最愛吃鮑魚 (到這裡我已經受不了了),無聊的話題間還得不停夾雜刺耳的問題:」弟弟 (指我家的胖弟),你多高啊?唉啊!看不出來耶!怎麼看起來比另一個妹妹 (指堂姐的女兒) 矮?」「唉唷!你今天怎麼這麼安靜啊!害我好想念你以前多嘴的樣子! (拜託你,一年也沒見他幾次好嗎?)」「那個大哥啊!(指堂姐的大兒子) 你雖然高,但是好胖啊!真的要減肥啊!哈哈!」「 (對女兒說) 唉呀!這鮑魚不是真的鮑魚,你不喜歡吧!」......總之,所有的問題,只有一個方向「我女兒好棒,她好棒,她好棒,你們好糟」,至於她女兒呢?老實說從她小時後我就沒有對她有太好印象,因為從小學一年級起,她就被媽媽訓練成有客人的時候要在大家面前背唐詩,並要求別人背唐詩,讓別人背不出來,可憐的孩子,長大哪天要覺悟了,應該會恨她媽把她訓練成這樣一個如惡魔般的女人!可是好像也還好,因為今天的她只有一項任務,就是「吃」!蠢話全部被她媽搶著講完了!


我已經忘了中間她還說了哪些令人翻白眼的話了!我只記得她在餐桌上最後一個話題是「資優班如何進入?」從資優生的定義、某某國小的資優生只會做積木也能叫資優生,到資優生測驗如何準備等令人想哭的話題,她都一一談到了,我記得同桌唸幼教的堂妹聽的簡直是臉都白了,我只好面向她,對她翻了個受不了的白眼,她也給我一個會心微笑。


可是,恐怖的還沒結束,我姐那自由卻很可愛的小兒子,不停的被她抓住,還不停被迫聽她胡扯:「你最喜歡跟我在一起了對不對?你看你都賴在我身邊不走了呢! (她雙手緊纏著,三歲的小孩當然無法掙脫) 來來,你最喜歡姊姊了對不對? (姊姊?有沒有搞錯,你那大他10歲女兒叫她媽姑姑啊!)」


說真的,我真的不知道該討厭她還是同情她。當她要我姐的兒子叫她「姊姊」的時候,我已經開始相信她的精神已經不正常了。到底是什麼樣無聊、無趣、無意義的生活,可以把她變得如此的另人生厭?


還好我每天要上班,還有機會每天生氣、跟人吵架,跟人說笑,跟人一起咒罵那些討厭鬼,跟大家一樣一起擔心這個月花了太多錢,之後要小心等等。


不一定豐裕的生活,並不代表不幸福。看到同桌令人生厭的人,有感而發。





KK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年紀大了,記憶會逐漸剝落......


我的家人並不是受很深的文化教育那型,我父母是跟隨著我祖父母們刻苦的生活哲學下,一步一腳印走過來的,考上了公務員,有了安定的日子,也就沒有奢求平靜生活外的太多不同,我們小孩子的知識啟蒙也就比較晚熟,我的哥哥姊姊們至今仍不閱讀,除了跟小孩子近戲院看動畫片外不進電影院,我則是交了太多無所是事的朋友,因此14歲開始聽音樂,17歲開始看電影,25歲終於開始看書,到今天30歲,記憶逐漸開始剝落。




我之所以說記憶「剝落」,是我實在是找不到更好的形容詞來形容我失去某些記憶的狀態,我開始發現,很多看過的電影,喜歡的也好,不喜歡的也罷,在我腦中竟然只剩下了「殘影」,隱隱約約記得曾經看過這樣一部影片,卻怎麼也回想不起當時觀看時的感覺、劇情、人物,我不禁想起曾經有人形容某影評人 (也是算我的電影啟蒙老師) 最厲害的地方,就是他所看過的電影,不要說劇情,連劇中人的名字都記的一清二楚,這也就解釋了為何我今天無法走理論影評的原因。回到我的「殘影」,這樣模糊的記憶,其實有點像濕氣過重的公寓,得璧癌的牆上油漆剝落後,所遺留下的粉末,在腦子裡,反而引起了很多怨嘆:原來,青春消逝的感覺就是如此。


看電影的歷史比較久,能夠忘記的東西比較多,但是看書的歷史僅有短短的五年,卻也能到「過目即忘」的地步。我曾經在同一家書店,前後買了同一本書,卻沒有一次看完,後來我才想起來,因為我第一次是因為聽過朋友介紹、看到吸引人的書名及簡介,就以原價買了下來,後來發現不對我的味,就也沒看完。恐怖的是,我第二次也是因為同一個原因買,也是為了同一個原因放棄,但是我卻忘了!為了不重蹈覆轍,我開始把書放在顯眼處,強迫自己至少把擁有的書記起來,卻造成了狹窄的房間裡書滿為患的境界 (對一個生命前25年不看書的人而言,五年之間書滿為患的確有點驚人) ,我媽就曾經脅迫我必須把書處理好,否則就要幫我丟!當然不准他丟!之前我再國外時她也曾想丟我的CD,被我以越洋電話赫止。


當然,我媽並無法丟我的書!但是,我也開始體會到我對這些曾經看過的書逐漸忘懷的感受。剛剛上網定了三本書,其中兩本是保羅奧斯特的新作,為什麼是保羅奧斯特?因為我記得,我曾經看過他某一本書深受感動,哪一本?是「幻影書」?還是「月宮」?我忘了,因為這兩本書我是一起買,前後看的,我只隱約記得「一個男人淪落到中央公園的樹叢下,被別人救出」,這樣而已。我還記得當時不論早上在捷運上,晚上睡前在床上,都會把握機會,捨不得放下書本的情況與感覺,感動之後的幾個月,竟然只剩下短短一句話來形容這本書?我翻出了櫃子裡兩本保羅奧斯特的書,看了故事簡介,確定是「月宮」,我的確是很喜歡這本書,因為我還貼上了標籤,強迫自己記得,糗的是我連自己有貼標籤這回事都忘了,記憶的剝落,真的逐漸在發生。


還有另一本書,那就是「少年PI的奇幻旅程」,這本書我確定在某位友人身上,已經在他家一年了,我確定我沒有忘記!


但是我書架上的「半生緣」,因為受不了張愛玲筆下男女牽拖不乾脆的戀愛方式,書不過五頁就停了,至今仍在我的書架上,那不是我的,我也忘了還!


我的書架上還有很多沒看完的書:村上村樹的「地下鐵事件」、「挪威的森林」(證明了我對村上奇想外的創作都不具興趣);符傲思的「魔法師」、「蝴蝶春夢」(證明了我對英國人的拘瑾毫無興趣),還有很多一時衝動買下的書,放在顯眼處引為借鏡,以後不要沒事亂買,但是博客來的便利卻讓我無法自拔;但是,重要的是,有更多的書,是我閱讀時帶來樂趣,之後卻很快忘記的書,這些書通常是科幻小說、偵探小說,這樣的經驗,讓我今天對這類型的小說可是又愛又恨。


偏偏我又愛買書,別人看過的書,我就看不下去,因此在電影、化妝品、鞋子及衣服外,我又找到另一個鈔票無底洞。


記憶的剝落,讓我回想起,我從小史地一團糟的確是有原因的,所有有關年代、歷史、故事、數字相關的記憶,在我的腦中,附著力都不強。


「穩潔」、「魔術靈」、「白博士」,天啊!這竟然是這一刻在我腦中浮出的字眼!





KK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不知道是天意還是檔期好,每次做完一部片,固定都會遇到週年慶或大打折。


中秋團員週年慶,感謝開打第二天是放假,因為小的我開打當天加班到晚上10點,百貨公司都關門了!看了兩天的DM,只好再看一天,10/6當晚果然抱著新光的週年慶傳單睡去,第二天一起床,先看《神鬼無間》,然後不顧一切前往新天地,準備狂瞎!


說是狂瞎,到了現場我才發現,我真的是井底之蛙,化妝品專櫃早已人山人海,許多婆婆媽媽的額滿禮早就要全家大小的大小手一起拿了,而我,竟然等到看完電影才來......




跟著友人的指示 (新天地是他家的後花園),在確定我們所要尋找的品牌之後,針對目標直直殺去,沒想到第一站的M牌化妝品底妝組早就被搶光了,店員還冷冷的跟我說:「已經是第二天了,你不知道嗎?」X#@!我當然知道,指示沒想到這樣的彩妝組一天就被搶光,跩屁啊?跩就算了,講完還可笑臉盈人跟我說:「可是還可以打九折啊!來我算給你看 (說著拿起計算機按啊按),打完折跟贈品組差不多價錢呢!」是差不到100元,但是,少了三樣啊!「嗯!那我再想一下。」店員的回應從之前的對話就可以猜到:他沒有回應。(客人多嘛!我這種不買的,他當然不甩囉!)


第一關失利,前往第二櫃B牌彩妝。與M櫃相同的地方是:1. 人已經滿到走道過不去;2. 店員很少有表情 (我想他們也很抓狂吧!) 這次我學聰明了,拼命擠到櫃前,找了個小姐,問題簡單明瞭:


Q1. 請問XX彩妝盤還有沒有;A1. 有。


Q2. 我可以看一下嗎?;A2. 可以。


A3. 我要一個;Q3. 好。


見同行友人買了知名的眼線膠與眼線刷,當場又二話不說跟小姐說我也要,很快的,20分鐘內 (含試用眼線膠+試用一個我根本沒想過要買的唇蜜盤 ),3000元貢獻B牌當天業績。不多啦!比起隔壁那幾位什麼組都買的,小姐肯跟我說話算不錯的了。


然後又逛了一些同行友人希望逛的品牌,只是我的心中仍然掛念著M牌的底妝組。「A4有,那裡人很少,趕快去試試!」新天地果然是友人的後花園,連哪個櫃哪裡有都知道。兩人直奔平時人少的走路都聽的到腳步聲的A4館,人說真的還是比其他兩個平價館少,找到M櫃,友人看起隔壁櫃的組合,我則是直奔M櫃,這次的問答更精準:


Q1. (指著看板上的組合) 這還有沒有?;A1. (小姐臉上寫著:急什麼?) 有啊!


Q2. (好像有點太大聲) 好,我要!;A2. (睜大眼睛:好像真的很急) 好...啊!你要哪個顏色?


Q3. (驚慌) 什麼...什麼顏色?還有分顏色喔?;A3. (雙眼直試著這名很急的客人) 有...啊!一個比較白,一個比較自然......


Q4 (緊急驚慌) 那我兩種都試試看 (口氣中帶有催促);A4. (看來也被逼急了) 好...馬上來...


(試用,約五分鐘,眼角掃描觀察櫃上剩幾組,驚覺:還有好幾組!)


Q5. (語氣緩和) 嗯~~~那我要自然的那個就好了;A5. (自然滿意的口吻) 沒問題!一組就好了嗎?


Q6. (頓時舒坦) 嗯,一組就好了~~~真高興!終於搶到了!剛剛在A8竟然輸給別人!;A6 (小姐這次看來真的慌了,驚喊) 瞎密!他們沒了喔!


下次還是從生意比較不好的館開始逛好了!


該買的都買到了!跟著友人試用了幾樣東西,在2樓看見原來鞋子也在打折,就拉著友人走進專櫃,挑了一雙,試試,其實我對高跟鞋已經死心了,家裡買了好幾雙都是穿了一次就塞在床底下,沒想到這次竟然一穿,好穿!不打腳,不吃腳,不痛,走路不搖晃,我......要了!


三樣東西,本來只要買幾樣化妝品,竟然就刷到了額滿送,換的時候很高興,拿到的時候則是有點百味雜陳,因為拿到的是你一輩子也不知道會不會用到的一個儲物盒,上回我額滿送換到的是一個鬆餅機,感覺上還不錯,拿到時還滿高興的,只是我家從不吃鬆餅,我媽看到那鬆餅機可是氣的大叫:「幹麻換這個沒用的東西回來?家裡面的東西堆的還不夠多嗎?」我當時心中想的是:「是啊!堆很多,都是你換回來的。」額滿送是人性貪念的測試,因為經濟越來越差,大家能夠換到實用性強的贈品機會越來越低,只能勉強掙到換的到卻沒人會滿意的贈品,但是,不滿意歸不滿意,額滿了還是會去換,因為「既然都來了,換著以後說不定用的到嘛!」直到有一天,家裡的倉庫充滿了Hello Kitty塑膠餐具組、小熊維尼收納盒、哆拉A夢合成纖維毯、皮卡丘鬆餅機時,你才會大喊:「天啊!為什麼老是送這些沒用的。」


沒用歸沒用,你還是會去換。


狂瞎的結果,剛領到的薪水,當場1/5就貢獻給百貨公司了!統計數字出來之後,還想安慰自己:「反正一年一次嘛!」但是仔細回想,好像今年已經不是第一次了!因為年初做完片子時有一次母親節還是什麼年中慶,買了一堆 (就是那次換到鬆餅機的);去坎城之前,因為要買禮服,所以又買了一次;現在又一次,慘了!難怪積蓄都沒有增加,因為瞎拼的成果用過之後,消費記憶早已自動從腦中刪除,中間好像又有幾次......糟了糟了,都忘了,真糟糕!


我還沒說,今天早上起床,算著算著,如果不趁這個連假的時間去弄頭髮,可能就要等到明年年初了!所以起床之後,吃完早餐,直奔曼都,剪燙護一次通通都來 (這真的是一年一次,我也給他豁出去了!) 留了10幾年的直髮從今天下午四點起變成一頭捲髮 (可是好像8點就直了,淚~~~),代價是...還是現金啊!


忙碌的時候,沒時間做什麼大事,頂多看電影跟上上館子,所以忙完之後,稍稍擠出個可以喘息的空檔,就是最容易失控的時候......不過回家時看著自己一天下來的成果,說真的心情挺好的!(消費帶來的滿足,真是很奇怪)


後記 (有關神鬼無間):


1. 很長


2. 女主角有點太平凡


3. 麥特戴蒙怎麼話這麼多?


4. 裡面為什麼好人就這麼好,壞人就這麼壞?


5. 裡面很多笑點我都看過了


6. 我已經看過了


7. 有空再看,沒空......可以斟酌自己是不是真的很想看,很想看再去看


8. 可惜沒人想跟我去看德州電鋸殺人狂


9. 還沒有看奇蹟的夏天者,還是要先看奇蹟的夏天 (因為奇蹟的夏天真的比較好看)





KK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真是的!


對我而言,所謂的「單廳」票房,是某一特定戲院的票房,而不是把所有票房除以戲院數,因為票房一定是某特定幾家戲院會比較好,所以我們看票房的時候,都會說「某部片在哪一家戲院做多少,不錯喔!」或「好像觀眾群不太適合這部片」這樣分析。我說真的沒有聽過人家是把「票房」除以「戲院廳數」的。(也許某些人喜歡這樣算吧!)


當然啦!如果你要算平均一支拷貝能賺回來的錢是多少,這樣也是可以算啦!大家算法不一樣啦!


所以囉!新聞隨便發,大家信該信的就好,我如果要發再創新高的稿,也是可以說:「《奇蹟的夏天》第二週票房更勝首周,同廳單廳表現比同檔首周同類型影片更優異,大人小孩都愛看,西門町重新開張藝術電影院再現排隊盛況!台北票房突破兩百萬!」這是事實,我也沒亂講,看你要怎麼比,看個人怎麼發比較爽!


不過,如果我這樣發的話,記者大人們會覺得我們閒著沒事幹吧!


而且自己怎麼發怎麼爽,還是改變不了我們第三週很多戲院必須被拉掉的命運。(畢竟兩百萬是10天做出來的,人家美國片兩天半就五六百了!唉!) 所以發這種稿,爽來爽去還是爽到別人。。。


我還有事,我們11月跟12月都還有新片,這部片還希望能夠慢慢演個夠,事情多,先忙去了!








KK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文中本來有提到對醫生的一些批評,既然醫生也是上檔紀錄片,不想讓人家說我同業中傷,所以我把他暫時刪掉了,或許過久一點在貼出來吧!)


(第一段:刪掉了一些對醫生宣傳的想法)


不過,之前我們也做了一部紀錄片,也叫了片中的被攝者來參與宣傳,新聞還做的更大,對於別人紀錄片也請被攝者來參加的這件事,我還是別亂批評的好。




我只能說我們的。做完這兩天的宣傳行程,我內心的trama十分的強大!發生了很多事情:同學們被一「大」群瘋狂女學生團團圍住要簽名、隊中幾個外表比較搶眼的球員突然變成某些高中女生的偶像、同志版上這群球員們變成了大熱門、還有,同學們竟然在簽名的時候,會簽上他們在片中的「暱稱」。


他們只是一群普通的學生,跟他們一樣的人,年復一年的不停在產生,他們﹝該算是幸運嗎?﹞被兩個導演拍攝了起來,被一家電影公司好好的行銷了起來,這部片子被看到了,他們在一時之間,變成了大熱門!


不過,他們還是那群普通的學生,我們比他們還清楚,這些風光的事情,頂多只能持續兩個月吧!


我先想:這樣子他們開心嗎?聽說開心。那就好,否則如果連開心都沒有可就慘了。然後我再想:這樣做對嗎?說實在這個問題是要在做之前提出的,我們也提出了,也檢討過應該沒問題才敢去做,只是做了之後發過效應遠出於我們所料,我倒是不害怕那些「影迷」們的消逝,害怕的是兩個月後,這群足球員們發現影迷不存在了、熱門不存在了,他們還是要過一樣的日子,還是要面對一樣的壓力,他們還是普通人,他們不是藝人。


我們跟他們不熟,說什麼他們是聽不進去的,所以這件開導的事情是交給製片跟導演來作,製片有跟他們說:這群人喜歡你們是因為你們球踢的好,所以你們要更加努力堅持下去,繼續踢好球。


說真的,我所了解到的其實是更膚淺的,這些人不過跟一般影迷一樣,他們喜歡他們是因為他們踢球的樣子帥,加上拍的好,所以喜歡他們,跟喜歡明星偶像的心態一樣,看多了我們也了解。


但我怕的還不是這個,足球的發展、原住民體育政策的發展,有這樣的政府,就算再拍50部奇蹟的夏天+翻滾吧男孩也不會改變的!紀錄片工作者提出了這樣的問題,有關單位裝做沒看到,甚至是大家都看到的時候變成為一瞎眼的那個人,這些問題還是永遠會存在的!這群人受到了激勵,也許真的就卯上了,專心盡全力給你踢球,然後未來呢?還是一樣嗎?


可是我們真的要把這些夢幻戳破嗎?


這群孩子,我們看到他們的時候才高一,他們卻早就比大多數高三的孩子來的成熟,難道我們要狠心的在他們面前,把少有的青春夢幻給一把戳破嗎?


說實在,我真想跟他們說:你們球再踢兩年就好了!第三年記得好好唸書,唸個大學,如果考上台北的學校,有需要的話來電影公司打工吧!這樣至少他們有學歷、有選擇,在這個以同志與女性為主體的電影世界裡,我們還有可能撈到一隊足球隊的加入,對於以異性戀男性為主導的電影市場中,不啻為一批好的生力軍。


然後你要踢球,再去踢吧!


寫到這邊,有點良心不安。我想到我爸爸當初在我大學聯考填志願的最後一刻跳出來跟我說的話:你大學先唸商,想念電影等拿到大學文憑之後再唸!我以前對於這句話一直很不解,然而今天我想對他們做的竟然是差不多的建議!


世界真的很殘忍,對於他們而言更是殘忍,既然他們已經比許多人提早了解到了現實的殘忍,可否有人在夢幻熱過後,把殘忍的建議跟他們說?


這樣對嗎?


(最後一段:我還是以醫生宣傳的模式作為結尾,我不同意他們的做法,但我決定不把批評的細節寫出來了。)





KK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