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0609 (10)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要當片商,第一件要學會的事情,叫做無情。


為什麼要無情?因為太有情的人,會受傷。


剛開始當片商的時候,有經驗的同事常說一句話:「那些演員、工作人員,不必對他們太好,也不需要付出太多,因為反正這部片子結束之後,他們也不會記得你是誰!」他講這句話的時候態度有點咬牙切齒,當下的我有點沒辦法接受,我畢竟還算是個多情的人,要這樣絕情,我還真做不到。


直到最近我開始體認到他的說法,也許是對的!




一部片的父母到底是誰?大家馬上會說是導演,有人可能會尊重編劇,或是製片,可是說實在也不盡然是如此,導演的確是拍攝電影的主要人物,因為他要「指導演出」、要做許多關鍵的決定,這樣「有地位」的職位,是繼演員之後最容易被推出來的角色,我常常在想,很多人想當導演的原因可能不盡然是愛電影,或是真的想導戲,而是在這不健全的環境中,想嚐嚐指揮別人的滋味,很恐怖的想法吧!不過到今天我這樣的想法只有更深刻堅固。


一部片的父母,真的只有導演嗎?


一部電影好,大家第一個感謝導演;一部電影差,大家第一個罵導演,想當頭,必須承擔被罵的風險是正常的。可是一部電影的催生,除了導演之外,還有許多人細心呵護、推廣、包裝,說起來,保母養母數百個,人人都是他的媽,可是大家認的似乎只有一個:導演。


聽來可能會覺得很無聊,但說真的我在如此說的時候很心痛,很多人都覺得電影行銷人只是把影片這個無辜的孩子當作賺錢的工具,想盡辦法利用、榨乾他來獲得自己的財富,常常我們在辦活動的時候,觀眾對於導演、明星尊重到差點下跪,對於工作人員,不管你的職位再高,就是那付「你是小妹」的表情與態度,四處唆使你做這做那,有任何不如意馬上就破口大罵,就連主辦單位、甚至是認識你的人,也不免有相同的態度,但是面對這種不尊重人的觀眾及......該怎麼稱呼他?「活動夥伴」?說真的實在是很受傷。以前會回家難過,現在則是當面批頭給他吃軟釘子。然後結果很簡單,不到一周我就會聽到傳聞:「那個某某某說你們很現實、很機車,你們態度應該要改一下啦!」改什麼改?那種以及端膚淺方式界定人價值的人,有什麼必要跟他客客氣氣,我就不懂了!


電影是導演的孩子,是拍攝工作人員的孩子,不過,也是我們的孩子,你們知道嗎?


這次做這部片,有更奇怪的感受,可能是因為存在的人都是真實的吧!我們在工作的時候,看他們的臉、他們的名字,感覺上好像已經變成老朋友一樣,直到我們跟他們面對面接觸的那一刻起,我們才赫然發現:「其實他們根本不認識我們!」奇怪的事情,我們用心呵護、保護、甚至可以說是包裝的一群人,竟然與我們不相識!幾個同事之前見過他們,這回他們來也忘了!更不用說有些只有在台北見過半次面的人了!這好像是正常的啦!我連自己的高中老師都忘了叫什麼名字,更別說對一群才15歲的小男生而言,要記得我們這群跟他們生活沒有直接關係的人會有多重要!可是我們真的不在乎他們嗎?他們上臺緊張,我們在下面跟著難過;他們來台北沒去到想去的地方,我們趕緊想辦法讓他們可以去一趟;在見到他們之前,我們像父母一樣,揣測他們會喜歡什麼、會想要什麼,如果只是演員,其實不必這麼大費周章,因為演員做宣傳是工作,休閒是附加的,但對他們不是,我們很希望他們有個愉快的旅程,結果呢?說真的,他們高不高興,我們不知道,因為他們不會跟我們說,他們也不是受過訓練的公關,不會強顏歡笑跟我們說「謝謝!下次見!」說真的,我們甚至覺得,他們搞不好覺得這次旅程是導演們安排的呢?想到這裡心就很痛,好像阿媽疼孫,孫子一點感覺也沒。不過能怎樣呢?這就是事實,人家不認識你,也不認識這個產業內運作的方式,他們的一舉一動,都是正常的!只能安慰自己說:「沒關係啦!反正自己以後跟這些人也不會有任何關係了!」用這種方式安慰自己,心更痛。


之前是演員們,說真的衝擊還沒這麼大,現在是真實的人,說真的感觸真的很深,所以你說,無情有沒有用?


面對這群孩子,甚至是面對校園座談的主辦單位,我們能得到的,只是十分公關式的笑容與奉承,說真的,真心的鼓勵還真是少之又少,最後真正能夠鼓勵我們的,變成了很現實的數字與票房,然後當我們關心著這個唯一可以鼓勵我們的方式時,我們僅存的尊嚴,可能又會被某些週遭的人所糟蹋,幹麻有情呢?


那天我沒有送那群孩子們離開,不過聽說他們最後連紀念品也沒有想到我們,還是製片看到不好意思趕緊轉送的,聽到這個真的很難過!其實紀念品真的不算什麼,不過是幾個人在某件東西上寫寫字罷了,但是還真希望如果有機會,可以有人跟他們說:「其實電影公司的哥哥姊姊 (或是你要叫叔叔阿姨也好) 也是很關心你們的!」


想太多了!這是不可能發生的。還是繼續堅持自己「有情的無情」狀態吧!反正,一日是片商,終身是片商,做片商的第一天起,尊嚴早就消逝了,還是努力賺錢重要!





KK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本週的日子只能以「渾渾噩噩」四個字形容。


上班,好像很忙,忙到忘了做什麼,四處跑,片子都上了還在跑,好像有很多事沒做,好像又都做了,怕漏了東西,又記不起來......超痛苦!


看書看不下,音樂不好聽,沒什麼新的,票房......還真希望做到一部好片會有更多人看,事與願違,大家比較愛看爛片吧!


每次做完一部較具規模的片,似乎都要來個一週來恢復,這回根本就是重疊到連一天都沒有,一路到年底,我覺得快死了,腦空智殘,還得去韓國,我的媽呀!我還記得上回去韓國的時候我寫了些什麼,現在又要去了!真不敢相信時間過的太快了!I'm already in the thirty-something club! 我還記得我剛去法國唸書的年紀 (24歲吧!真年輕) 天啊!我的天啊!時間都去哪了?


突然覺得很同意力州說的,奇蹟的同學們很幸運,有一部紀錄片留住他們的青春回憶,我的青春回憶除了練樂隊、練唱歌、搞女子內鬥外,好像沒有什麼有意義的事,有也記不得了!就連我現在的生活,我都記不得了!工作工作工作工作......。


不知道耶!也許努力會達到目標,也許努力只是為了逃避無聊的生活,生活太無聊了,努力工作會變成有聊的藉口,這樣會成功嗎?


好累喔!我腦中的杜老爺不知有沒有變成好個呆子名牌冰,但過度使用都會溶一塊,滿需要假期降溫的......








KK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那群花蓮的同學 (之前都叫他們小朋友,後來才發現其實他們不小了,高中了咧!)來了,又走了,看了這部片子至少五次以上,裡面每個人我都叫的出名字,甚至是綽號,感覺上跟他們很熟了,可是真正見到面才發現:「其實他們根本不認識我!」心中有種莫名的失落感,好像自己的孩子不認得媽一樣 (這是有點嚴重啦!),想想,如果有一天有個不認識的人突然走到我的面前跟我說:「ㄟ,KK,你那個.......」不是很可怕嗎?所以乾脆就讓這個距離保持,繼續當個「電影公司的K小姐」吧! (可是拜託主任在介紹我的時候不要再叫同學拍手了......狠傻眼!)




活動的感覺很微妙,因為他們不是演員,我們一開始就注意到,所以特別小心,深怕群眾會傷害到他們,後來發現小心是沒有用的,因為他們不但不是演員,還是正值尷尬年齡的高中生,見到熱情的台北觀眾感到興奮,卻又不知所措,我們則是比他們更不知所措,因為我們寧可can掉所有的通告,也不要讓他們感覺到自己被推入火坑!


活動結束後,跟他們熟的導演說其實他們很開心,只是緊張!這樣就好,開心最重要,經過導演的溝通與教練的配合,第二天的活動果真順利很多,大家比較習慣了吧!至少面對鏡頭都會笑了!讓姊姊我放心許多。第二天下午的活動他們被團團包圍,真是嚇死人,之前做有演員的活動人都沒這麼多,這回我稿子發「癱瘓西門町」可真的沒灌水!好多女生圍著他們拍照、簽名,我看後來的照片發現,有個滿皮的小男生竟然害羞到全身僵硬,讓我有點驚訝!不過看到他們簽名時的開心模樣,我想他們心中應該是滿爽的吧!(希望吧!)


可是他們回去了!姊姊我因為工作,錯失了與他們合照與送他們上車的機會,心疼不已,可是又怎麼樣呢?反正他們應該也不會記得我吧!這我早就習慣了,一部電影出現,大家會記得導演、演員、甚至是製片,不過不會有人記得推動這部影片的行銷宣傳,除了罵人的時候之外!


他們走了之後,我打了通電話給教練,確認他們來這趟是開心的,教練跟我說他們都很開心,希望這是真的,因為這比新聞效果重要!(說實在的他們來也不可能製造多少新聞效果,一個飛輪海+什麼櫻桃的就打死他們了,他們能搶多少版面我還秤的出啦!)


同學中有幾個很可愛、甚至可以說很帥氣、有明星架式,活動辦的很成功,大家跟同學們互動的很開心 (其實他們後來累了,同事們可是硬把他們拖走才得以休息),在這樣的活動中,我們一直很戒慎恐懼,因為還是那句老話:「因為他們不是藝人」,但是許多人似乎還是不了解,甚至是假裝了解,我聽到最傻眼的話:


Q:你們應該北中南各辦一場簽名會啦!   


傻眼指數:


Q: 請問星期天下午的活動有可能再辦一次嗎?  


傻眼指數: 


答案:不可能,你以為他們是5566嗎?


Q:請問會出他們的寫真集嗎? 


傻眼指數:,接近想打人的地步!


Q:請問可以給我他們其中某位球員的地址嗎?  


傻眼指數:,請問他是我家的簽約藝人嗎?你是在想什麼?


建議:你們應該把某某某簽下來啦!還有那個某某某,趁別人搶走之前通通簽下來。  


傻眼指數:,因為聽過了,所以不驚訝!


說真的,這部片對他們的改變是一定會的,但我不希望改變他們太多,如果有改變,寧可是社會對議題的重視,改變他們生活的大環境 (只要政客們在吵翻天之外還記得做點事就可以有時間跟心思去改變了吧!),有時候身為觀眾,我們會忘記偶像是假的,人生是真的,把兩者混在一起。


面對這種建議,我都是一針見血,毫不留情的回覆:你不要太超過囉!有人會說我太凶,但我可不覺得,再讓這種花痴的言論脫序大演出之前,我想一巴掌打醒分不清兩者的觀眾們似乎是應該的!


先到這裡,一部片結束,代表了另一部片的開始......





KK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無意中接到這樣一封轉寄信,心裡很感動!很多人會以為這是片商要求他們做這樣的轉寄信,但其實沒有,完全出於自發,看到他們願意這樣推片,讓我更相信導演是深愛自己的影片,也讓我們更願意為他拼命,一同向前!


一個導演,在說服別人愛他的影片之前,自己必須深愛自己的影片,他們的做法,讓我相信這是值得的,我也很愛這部片!


明天我將第一次去花蓮,見到這群被拍攝的同學,心中其實是跟一般小影迷一樣興奮呢!


導演們,你們這幾天一場接著一場座談,真是辛苦你們了!這部片沒有明星,你們就是我們的明星了!


力州阿吉感言


 








KK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有人一直提醒我:現在大家都知道我的工作了,所以我應該小心一點,不要在自己的部落格上公開批評,或是談論工作相關的事。


可是這對我而言,根本是不可能的!


想想,我每天早上八點起床,出發上班,這陣子忙,我都大概九點半到辦公室,然後工作、工作、工作,中午吃飯,邊吃邊想工作的事,所以吃完就馬上走人,然後又是工作、工作、工作,晚餐會忘了吃,然後等到回家的時候大概已經10點11點了,洗澡,睡覺,第二天,又一樣。




一天有24小時,我大概有六小時在睡覺,兩小時在搭車,一個半小時吃飯,半小時洗澡,兩小時休息,其他的時間,我都在工作,工作占了我大部分的時間與思維,即便到了週末可以睡懶覺,起來上個廁所後想的也都是工作,我有個朋友說:「我要是老闆就一定顧你當員工,因為實在太拼命了!」至於我之所以會這麼拼命,你說我無聊也好,說我沒別的事做也罷,但是我知道只要我稍一不小心,就會影響到團隊,所以老實說,我們每個人的情況大部分都是這樣。


然後,有人說要我們不要在部落格談論工作的事,甚至我曾經有很熟的朋友還跟我說:「你可以不要再跟我們講跟你工作有關的事了嗎?」


這世界實在是很不公平!叫我不要在他面前講工作的朋友,其實跟我其他的朋友在一起的時候也是在聊工作相關的人事物,只不過我的朋友都在一起工作而已,叫我不要在部落格上面談公事的製片,說真的我還比較體諒,因為他已經忙到沒有時間玩部落格這玩意兒了!


有時候我在想,我跟我很多很好的朋友似乎漸行漸遠,因為我總是很忙很緊張,帶給他們壓力,而他們似乎也沒有力氣去了解我,因此總感到自己越來越孤獨,有時候鑽牛角尖時會想:「這算什麼朋友,連了解都不願意!」但是我自己又花多少時間去了解他們了。我男友跟我說,我的工作再侵蝕我的生命,我現在如果沒有工作,應該會不知所措。這些好像都對,可是我卻無法改變我現在的狀況,我無法想像我停滯不前的樣子,保持現在的速度對我而言是很重要的,有時當然需要路邊停車,但是我無法忍受一停三個月的狀態,除非這期間可以讓我偶而發動一下,我不認為人生三十歲之後要靠寫遊記與談論詩書琴畫電影藝術才叫有意義,也不認為愛看好萊塢商業片是愚蠢的象徵,我的文藝青年時代在27歲那年就已經結束,說真的我不是什麼會回頭看過去的人,生命何苦要回頭看?


其實有時候我會很難過,為什麼一些朋友似乎不在如此親暱?生活週遭的改變讓我們變得不同,當我們各自找到了自己的生活空間後,未來我們就只能在某些交集上去尋找相同之處,當然,這些交錯的地方變少了,下午茶的時間會從五小時變成兩小時,次數從每月四次變成四個月一次,msn與mail之間的溝通似乎也變得多餘。


有時候我會挺羨慕我男友的一些朋友,他們平時可以六個月不見面,一見面還是可以一聊六小時。


其實我本來不是要寫這個的,後來卻變成這種感性的抱怨。


星期一是恐怖的一天,每個禮拜的這一天最忙,很多事情,又都要馬上處理,一天能有幾個馬上?


加上惱人的電話內容。第一通,某官請人來電詢問:「怎麼沒有收到邀請函?」我:「邀請函?什麼邀請函?我們又沒有首映記者會又與他無干,要邀請什麼?」講了半天就是要看不用錢的電影,這些人口口聲聲天天喊著要救國片,結果連一張280的票都不肯買,救你個大頭!最後我的回答很簡單:「我們已經沒有媒體活動了,如果有需要可以自己包個場,你要扮什麼活動、邀什麼媒體隨便你!」當然是客客氣氣的說,掛了電話我大罵賤人,虛偽無知白痴的傢伙,從小學公民道德就教過消費要付錢,不論你是什麼人,我們是民主國家當然更要遵守,結果現在有個平時沒什麼建樹的王八蛋連個面都沒見過兩次就喊著要看不用錢的!真是很想狠狠甩他兩巴掌!這種事,說真的我也不知道為什麼我要怕跟人家說。


第二通更絕,來自為人師表。來電:「我有XXXX給的優惠券,你們這部片很有意義我很支持,但我有兩個小孩一個老公,他們也要錢嗎?」這傢伙我聽說了,昨天晚上就打來過了。「是的,他們都必須要買票入場喔!」「ㄟ可是這樣很不貼心耶!你總不能要我丟著老公小孩不管吧!」「那你可以買票給你的老公小孩一起觀賞啊!」「可是......你們一張票多少?」「就照戲院規定。」「天啊!你們這樣子,我看我們辦公室很多人都跟我一樣狀況都不會去看了啦!」「那我建議你可以跟我們定團體票,可以給你優惠。」「什麼團體票啊!誰會定啊!」「已經很多人定囉!還有很多人包場耶!」「我不相信!」「不相信也沒關係,可是這是事實!」(這時我的火已經到了喉嚨,直想罵他賤婦!) 怎麼結束的我忘了,總之我只知道,最後我嘴上掛著勝利與憤怒所混雜出的笑容,如果這人在我面前足以讓他無地自容 (除非他臉皮已經後到三層防火牆了),電話我用力一摔,卻也無法弭平我的憤怒。天啊!為人師表,難道不了解消費的基本道理,難道一定要佔盡便宜才叫做勝利?這樣教出來的學生,你寄望社會將來會有多進步?


當然,我也遇到很多有心的老師,願意帶學生了解好的東西,不辭辛苦四處學習,有這樣的老師,有一個一輩子都記得!


很多人有了權位,甚至只是很小很小的一個優勢,拿久了以後,就會忘記人生平該有的一點權利義務,會變的心口不一,嘴巴說著對你很支持,心理面只想著跟你要好處,做了這一行,看到了更多,你真的支持嗎?那就用應該要支持的方式支持,不然就老實說你不支持吧!這樣至少有偏好,不是在騙人!


本文並沒有表達任何顏色、認同,以及政治立場,純粹是對一些老想看不用錢電影的人的幹,譙請不要對號入座!


M姐,我真的無法不談論占我生命中大部分時間的工作,我想在工作之外,我也可以有自己的私人立場吧!





KK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30歲的那天,第一件要承認的事情,就是自己已經三十歲了!


我是1976年9月16日生,我不算虛歲的,一天就是一天,不幫自己變老,不過還是等到了三十這天。


9/16,對於片商而言是個好檔期,尤其是對獨立片商,美商大片在暑假發完了,獨立片商終於有機會把片子放出來,所以,已經是第二年了,我生日都是在工作中度過:去年《宅變》9/16上映,今年在為9/22上檔的《奇蹟的夏天》宣傳,好像很辛苦,不過總比閒晃無聊的度過好 (因為我家不過生日,好友9月通常有事)。


今天 (應該說是昨天了) 同事們買了一個巧克力蛋糕+一大束花給我,第一次收到這麼一大束花,但收到的那剎那就知道是老闆送的,不過還是裝不知道,說真的還有點不確定,問了身旁好友,發現不是他們送的 (因為他們之前已經送過了),在更確認是老闆送的!


隔壁公司的老闆說,30歲代表了人生事業上更精進,希望吧!目前為止,我還是離我的期望很遠,作夢總是比較快,做起事來總比作夢慢五拍 (或15拍)。


總之,30歲了,希望皮膚一樣好,愛情更美好,事業更成功,身體更強壯 (不要太壯),生活更幸福,然後......40歲的時候,真的會比今天的我進步10年!








KK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THE HOST要上映了!台灣翻成《駭人怪物》。雖然不是我們做的片,但是身為影迷立場,還是再度強烈推薦這部片。


請看我的本屆坎城觀影日記


前幾日再看《殺人回憶》,還是很慶幸,這次THE HOST至少片商不是亂做,真的有上戲院,請大家9/15先去看《駭人怪物》,9/22,請一定要看《奇蹟的夏天》 (雖是片商仍然本著良心強烈推薦!)








KK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今天剛在誠品完成了第二場座談會,現場氣氛熱烈,簡直已經到「全民同心,人人出力創奇蹟」的地步,把我們都嚇了一跳!


之前做片子,因為是劇情片,有類型、有明星 (如果你不同意也可以說成名人),有點 (因為可以開玩笑、可以上綜藝節目),要上報、拍雜誌封面、上節目做宣傳都比較容易,這回做紀錄片,其實禁忌很多:因為內容是一個真真實實存在的人,又是青少年,所以要十分小心,不能剝削、不能嘲笑、不能讓他們受到傷害,因此所有大小綜藝節目、包括娛樂新聞,全部不能上,平面影劇版,也不能怪記者,但是現在流行煽腥的風格,我們這種正面取向的如果不碰政治,想掙版面也難!因此只能走高格調的談話性節目、主題是的專題報導、深度期刊報導這種媒體……偏偏新聞性節目最近都在忙靜坐,所以很多人就算想報,也只能回答:「能不能等到9/9之後再看看情況!」我了解,其實就算沒有9/9,也會有別的,很多新聞都會比一群原住民小男生突破困境踢足球來的有話題!(就算我們的片真的是劇力萬鈞也抵不過各式各樣的政治人物議題。)




我們之前的片,感覺上都很「行銷」,很多人說我們風格很「美商」,我想是因為看起來花很多錢,規模跟效果也都不錯,這回做紀錄片,我們還是投入了不少資源去做「行銷」,很多人乾脆跟我說:「哇!你那西門町的看板很大喔!」「你們這部應該是台灣影史上行銷規模最大的紀錄片!」導演說,他看到西門町的大看板腿都軟了,因為開始有票房壓力,後來我跟他說電視廣告都上了,他就不說話了!自己投下的行銷資源沒有少,但是面對的東西、要產生的東西,卻是完全不一樣的!


族群不一樣、議題不一樣、分眾不一樣、媒體話題不一樣 (應該說我們熟的影視媒體這回幾乎都幫不了忙),這間接影響了:海報製作方式不能一樣、預告剪輯方式不能一樣、座談會走向不能一樣等等 (海報、預告有什麼不一樣,機密機密!)。以前座談會都是演員上去、下面影迷狂喜尖叫,還要留一小時的時間慢慢簽名拍照,有的很恐怖,你要是稍微向前請他不要太激動,他會上前破口大罵,如果某位演員的新聞不夠多,他會寫mail跟你說:「你小心他的影迷可是很多的!」,這些都算好,更怪的是看到演員就失神,像中邪一樣緊緊跟著某個演員……。至於座談會問的問題,大部分都是很「粉絲型」問題。


現在完全不同了,座談會之後要留時間,但是不是簽名,因為大家都想跟導演們作更深一層的交流、很多人會上前鼓勵工作人員、跟你說他要幫你推多少張票、麻煩給我預告DVD我免費幫你做宣傳,座談會上面,數名觀眾當場涕淚泠汀,要大家告訴大家,把身旁的朋友都拉去看……。很感人、也很安慰,當場成就感很大,感覺上大家都在幫助你,這種感覺真的很好,因為你感覺做了這場,大家會告訴大家,雖然我這部片賺到的錢都要捐出去,還是很值得。


第一次做紀錄片行銷,很多東西其實第一次接觸,今天給我的感覺上,做這部紀錄片,好像在做直銷!某某人看到什麼東西不錯,就去跟他的朋友說,大家一起訂、大家一起用,用好再跟大家說,雖然台灣做國片都要到「走唱叫賣」的地步,但是真的之前少了一種「同心協力創奇蹟」的感覺,是我們片名取的好嗎?


有趣的是,我們付出的心血,真的沒有不同!得到的feedback真的差好多,以前我們以片商的角度出現,都會被人家當成「無良商人」,今天做這部片倒變成了「一同為國片努力的好人」(這要感謝導演在台前幫我們說話了!否則我們可能還是被人家看成無良片商吧!),終於可以了解某些做影展的人情願永遠做影展的心情,因為努力半天被人家當成壞人的感覺說真的很不好,不知道這部片之後的下一部,我們是否又會被人當成「無良沒心肝」的傢伙呢?


好奇怪,因為我們還是同一個人啊!


因為片子的關係吧!畢竟他直接去關切到一群真的存在的人,給大家的感覺,就是很「直接」,這樣也不賴!


但是說真的,我很少自己推自己家的影片,上映前說影片多好又多好,但是這部片,我跟幾個媒體朋友看了定剪版,大家熱淚盈眶,我自己也覺得很好看,聽說做好音樂的版本更好,自己都有點迫不及待了!


如果我不是片商,我自己會買票進戲院看這部片!至少我知道,這回我叫我媽去看,他一定不會跟我說不好看了!


之前有部票房非常好的紀錄片,導演因為在票房大勝之後,受到很多各方的壓力,失望之餘完全退出紀錄片界,讓很多人十分驚訝與難過,我有點不了解,不是不了解導演,是很多人無法接受利潤的正當性,為什麼紀錄片賺了錢導演就要受到壓力?為什麼片商推類型商業片就是無良討厭?錢真的有罪嗎?可是明明台灣片不賺錢就是死成一片,很多人一面說要救國片,一面針對諷刺賺錢的片商,這不是莫名其妙嗎?


我不知道我們這部會不會賺錢(不過因為有捐,所以就算有賺也會很微薄),但是我希望如果有賺,導演們不會遭受到跟之前那名導演一樣的質疑與壓力。





KK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歡迎踴躍參加《奇蹟的夏天》義賣會


有星巴克南京&台北隨行杯、EPSON塗鴉手寫機、《奇蹟的夏天》導演簽名海報、《奇蹟的夏天》導演&足球小將簽名書,還有奇蹟的夏天珍藏電影票 (有送贈品)。


9/16結標,所得將捐贈台北縣教師會原住民課輔基金,幫助原住民學童升學。


希望支持《奇蹟的夏天》網友,幫我們一起串聯,讓更多人知道好片的消息


  9/22支持奇蹟的夏天


串聯代碼如下:


 


感謝大家的幫忙與支持!








KK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最近在做《奇蹟的夏天》。


因為是紀錄片,拍攝的是真實的人,當賺入現金的標的是真實的人的時候,這個錢賺起來多少必須要先想一下,總不希望被人說成利用別人生命,賺取自己利益,所以我們訂下「15%票房淨收入捐助原住民學童」的規定,其實就等於「把多賺的全部捐出去」,自己頂多維持不賠 ( 算了,做好事總有一天有好報吧!)


然後我們發現,原來拍攝的那個國中足球隊,目前竟然幾乎沒有外部贊助的情況。原本的贊助商,不是「贊助期告一段落」,就是股票大跌所以不得不把贊助抽回來,現在贊助他們的,竟然只剩附近便當店晚餐的幾個菜!


可是我們的15%的捐款已經做到各個文宣上了,說出來的就要做到,那足球隊怎麼辦?(說真的,如果15%以外再多錢的話,對影片的壓力負擔真的太大了)


紀錄片的工作者 (不管拍攝or行銷),好像都要跟被攝者保持一定的距離,否則真的會不由自主想替他們多做一些什麼,行銷的已經算是比較有距離的了,至少我們現在還沒見過他們本人,但我們還是免不了會去關心這些相關的人,面對這個後來才發現的問題,我們是否該做些什麼?該怎麼做呢?


如果來個網路串聯,串到讓企業看到,讓他們捐錢,這樣會有用嗎?


想想看好了!怎麼樣好。(我真的怕有人說:呵呵,你們自己怎麼不捐?唉,如果真的引發這樣的問題,那可真是好心沒好報,我看得再想想......)








KK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