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0605 (4)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我這回是拿市場展badge的,拿影展跟市場展badge的人,可以今天預約明天早上的大盧米埃廳的電影票。說到這個名聞世界大盧米埃廳可不是蓋的,3000個位子的電影放映廳幾乎沒有一個座位有視野的死角,就算你坐在遙遠的角落邊還是看的一清二楚,只是實在是很遠並且實在是很邊罷了!


不過要進這個盧米埃廳,也是要經過一番苦難掙扎的。




雖然我們的證件可以換票,但是之前已經說過了,每張證件的等級不一樣,有的可以有很多不同的選擇,早早就可以換到不同的票,有的,像我的,因為我們是只有成立一年多的新公司加上我是第一次用這家公司的名字出去的,所以我的等級簡直是低到嚇死我,一天可以換到一張票就很了不起了!而且換了一場大家都想要的,接下來可能兩三天都會換不到,因為我已經把quota用完了!大家都在問:「到底這是怎麼計算的?」最後我們的結論是:「在坎城,很多事情事不需要答案的!」他們寧可把幾百張票留起來到最後給人家排隊領票,沒人領也寧可讓座位空著,有時候法國人的做事邏輯不必太去計較!


拿到了票,還沒結束,不同等級的人,做的座位不同,好的可以做一樓,差的就只好坐二樓,我不介意坐二樓,因為視角好又不會被大頭檔到,但是有的時候會被分到二樓將近三樓高的盡頭,這我就有意見了!一來上面空氣真的很差,二來都已經快到天花板頂了,還看什麼看?再者,下面一堆位子沒人坐,我幹麻要做到那老遠?不過還是那句老話,法國人做事的邏輯不要太計較,跟我們不一樣,可能他們真的有他們的考量吧!反正一開眼大家就一窩瘋全部衝下去,他們大概是喜歡看到大堆人馬往前衝的樣子吧!


大盧米埃廳看電影最讓我受不了的地方,是他的虛偽!貴為坎城影展的電影殿堂,大會當然也必須為這個地方加上多規矩,才能顯示出這個「電影院」的地位:只有這個廳前面是有紅地毯的,晚上七點、十點半的場次必須穿著正式服裝入場,女性需穿著晚禮服,男性需穿著「黑色」禮服+白襯衫+黑色領結+黑色正式皮鞋,當你拿著你的票跟badge在入口排隊等待,進場時除了工作人員會檢查你的證件及票券外,還會檢查你的服裝,不合格的馬上把你攔住。有時候真的不懂,我們又不會上報紙媒體,看場電影有必要跟那些演員明星一樣專的美美的進場嗎?這樣的規定也影響到了坎城服飾店的櫥窗陳列,他們擺出來的衣服,是你當場買了穿了就可以進會場的禮服,要黑色領結隨便個雜貨店都有賣,一個好像10歐還是20歐。這是在幹什麼?後來我就學乖了,要看就看早上8:30或下午3:30的場,大家看完馬上要去工作,所以所有人都是牛仔褲入場,輕鬆隨意看的舒爽!


看晚上場次的大盧米埃廳還有一點另我受不了,因為只有晚上場次才會有影迷,所以「盲目」的傢伙就會有很多。坎城的標誌一出來,不要說有沒見過的人當場歡呼,還「永遠都有人」拿起照相機拍照,實在是很納悶拍起來效果真的好嗎?還有入場前的檢查哨都會查相機,是查到哪裡去了?照下來又有什麼意義呢?(要坎城logo不如去買明信片吧!) 。還有,發行公司logo出來,大家尖叫!製作公司logo出來,全場歡呼!導演名字出來,當然有人歡呼囉!製片、男主角、女主角......總之所有字卡一下子變的可以讓人大驚小怪,表面上好像是「禮讚這些電影工作者」,事實上「你不如就好好專心看電影看完要讚再來讚吧!」每次、每年、每場,都會遇到這種事情,到後來都會讓我很噁心,還好後來看日場的人都是有理智的人,套一句老話,「影迷」有時是令人很受不了的!尤其是「抓狂熱情的影迷」,根本不需要講道理的!


喔!不過有件有趣的事!看早上8:30的Marie Antoinette,哥倫比亞的logo出來,竟然被人家噓!理智的人不喜歡美國人?


回到正題。這種「抓狂熱情的影迷讓我想吐」的狀況,在我看《搖滾芭比》導演新片《ShortBus》時達到顛峰 (註一)。為什麼要這樣說呢?這部片作風大膽,性愛場面真槍實彈,全片大概有1/3都在「做」,不過諸多人物之間的性愛,並沒有讓我看到導演最後到底要說什麼。我許多朋友都不喜歡。看完這部片後,我說真的是「火冒三丈」,其實我並沒有如此討厭這部片,而是現場觀眾把我給惹毛了!從影片一開始大家就不停無聊的歡呼,影片結束後還起立鼓掌很久,對於這種粉絲支持的好評狀況,可是把我搞的很不爽!硬是坐在椅子上不起來,很多老外一看我不起來後紛紛坐下,讓我突然有種被認同的快感。走出戲院,因為導演演員們也要出門,所以我們就被檔了一陣子,那時真的有股衝動,想去他面前舉中指。不過那只是氣氛帶來的憤怒,足以證明跟世界各地的狂熱影迷在大盧米埃廳看電影是一件多麼痛苦的事!


然後,在大盧米埃廳看到爛片,因為場地銀幕都是一般中型戲院的8~10倍,痛苦程度也是等被劇增的!我的習慣是坎城看的第一部片如果是午夜場,一定會睡個唏哩嘩啦,《達文西密碼》我不知道用了多少點數去換到的票,就這樣讓我睡完了!第一部讓我衝出這大廳的,就是在大陸被禁的「話題電影」《頤和園》,這部片從影片一開始五分鐘就開始做愛,我從影片一開始第七分鐘就開始半夢半醒,每次醒來男女主角都在以「同一個姿勢」做愛,我只好繼續睡,後來出現了天安門事件,然後大家分道揚鑣 (還是在半夢半醒),然後女主角又要跟別人睡了!......我終於受不了這部「法國人應該很愛但是華人應該很受不了」的電影,起立撥開週遭所有不知道是在忍受還是享受的外國人,衝出戲院跑回家!久聞他「紫蝴蝶」的催眠功力,今日我真的事領教到了!


《頤和園》我看了40分鐘。後來有人問說:「為什麼叫頤和園?」發現連看完的都不知道了,可見我沒錯過什麼。


另一部讓我衝出大廳的電影,就是今年我真的不知道為什麼會得到評審團大獎的FLANDERS,該片所有的人除了女主角還OK外,其他人都奇醜無比,劇情......我不想再說了!其實如果你認識我,講給你聽會更精采!50分鐘 (我只看了50分鐘) 之內,沒有發生什麼大事!坐在戲院裡,我想到人生應該把時間花在比較重要的事情上,如:洗衣服。所以我慢慢走出戲院,回到家把我穿了一個多禮拜的髒衣服洗了洗,然後排明天的工作時程,睡覺。


到底為什麼他會得到第二大獎?


好片?當然有囉!肯洛區的新片:很好,但是話題冷澀,能得獎我很高興,但是也很驚訝,Cillian Murphy很好的演員啊!VOLVER,通俗有力,很好看啊!Marie Antoinette:敘事很順、場景在凡爾賽宮,很有可看性,裡面充滿了美麗的鞋、蛋糕、甜點、衣服,但是我實在不了解自己幹麻要去同情這樣一個奢伬的女人,這樣的片在法國上映只有兩個字「找死」!當然也被噓的很慘!BABEL,哈哈!我看早上8:30的場次,親臨了坎城影展有史以來第一遭放錯拷貝的盛事,不過放映師的反應速度也很快,整個中段時間不超過5分鐘 (雖然已經很多了,但其實有人打賭是要15分鐘),看片看到斷片應該是很幹的事,但是既然能夠親臨「坎城有史以來第一次」的歷史事件,其實還滿直得的。而且我要說老實話,這部片其實也沒有什麼太太太了不起的,可能比靈魂的重量好一點,但是花140分鐘講一件小事,跟我看另外一部韓國片THE HOST用100分鐘講很多很多事情比起來,誰的功力好一比就知道 (關於THE HOST之後再說)。


然後,OK,《詭絲》,我也去看了,台灣人這次就算你去換票,也可以換到一樓很好的位子,所以罵歸罵,坎城這邊還是有想到很多細節的。《詭絲》好不好?我想我不應該現在這個時候來評斷。只能說,看完之後,全場沒有噓聲,起立鼓掌是每一場都會有的,當然有人離席,不過有人離席也是正常的,我只能說我的感覺,原本以為自己會很忌妒,不過真的到了現場,反而是真心為他們感到高興,畢竟能夠進的了大盧米埃廳也是很了不起的,至少在公關上也做了很大的努力,導演享受到了兩個多小時的榮耀,接下來,回歸現實,希望他未來還能夠更進步!10月上映之後,有時間再來發表觀後感吧!


然後說說我今年看到最好看的片:這部片沒有進入official selection,只有在最後一刻選入了Director Frontnight的單元,在很糟糕的放映場地Noga Hilton地下三樓的放映廳放映。不過這部片場場爆滿,很多人只聞其名,想觀賞卻不得其門而入。我在烈日下排了一個小時的隊才成功坐在「第一排」角落一個會搖晃的位子。這部片就是《殺人回憶》導演奉俊昊的新作THE HOST,他有多厲害呢?我這樣形容好了。看完之後,所有人齊聲鼓掌,大家安靜離場、安靜走出戲院、安靜爬上三層樓的階梯、安靜的到NOGA HILTON前面站定、點煙,然後說:「天啊!真是太厲害了!」然後接下來大家就開始討論 (我先不要把他說的太厲害,因為似乎台灣是有機會看到的,不要給大家先入為主的觀念,影響到未來的觀影)。謠言說,這部片本來是要進入坎城的official competition的,但是我們的王家衛主席因為不喜歡韓片跟日片,所以評審團中沒有日韓的成員,選入的影片也沒有日韓的影片,所以這部片後來連official selection out of competition也沾不上,可見「先入為主」觀念有多恐怖!


聽說這部片台灣有引進,可以造福不少觀眾,希望可以好好做,不要跟之前殺人回憶一樣,亂上糟蹋好片!


註一:這部ShortBus才是坎城午夜場的第一部片。報紙上說《詭絲》是第一部其實不是的!如果真的要拼第一,他應該說是「第一部在大盧米埃廳做午夜放映華語片」才對。


馬後砲:
華語片呢?說真的,這次坎城後的想法,國際市場根本不care華語片的深度,他們只要一種「氛圍」,這氛圍可以是異國情調,在不然就是王家衛那種很漂亮、之前沒看過的氣氛 (不過再來穿旗袍走路那一套可就不行了!),所以現在大家注意的是像「夜宴」這樣子大場面的影片,說來可悲,如果想做大似乎就要搞的華而不實,跟英雄一樣,否則想真的講的什麼東西,就要包裝在一個亞洲人從來沒有做過的類型上,甚至是沒有人看過的東西上,錢不要花太多來拍,否則,全盤皆輸的機會是很大的。唉~~~~,台灣嗎?很難。





KK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第二次因公去坎城,這次明顯比上次忙碌很多,要看電影、要開會、還要去PARTY一些有的沒的,每天都弄到三更半夜才睡,第二天早上還得六點起床,趕七點鍾的早餐會。第一次跟著前輩參與實際的商業行動,其實自己沒有變成很厲害的buyer或sales,不過希望下次就可以長大自己來了!


回到正題,坎城啊!很多人羨慕我們可以去坎城影展,但是大部分在國際影展跑來跑去的人都會不約而同的認為,坎城影展其實是最階級化、世俗化、甚至你可以以「虛偽」兩個字來形容也不為過。畢竟貴為全世界最有名的國際影展 (奧斯卡請不要把他算為一個國際影展),可以帶來的利益實在是太大,影展期間,一下子全世界有太多人湧入坎城這個平常只能拿來給老人養老的無聊城市,走在路上,人人都掛著一個badge,每個badge代表不同的身分:媒體證、市場證 (專門給市場展的人使用)、影展證 (影展貴賓or單純參與影展的人),還有等級最低的影迷證 (就是沒有任何特殊身分,只好繳多錢買個badge才能「排隊看電影」),每種證件還有不同顏色,代表不同等級。我曾經親眼看過一個拿銀色高等媒體證的死老頭,進入市場展會場經過檢查哨的時候,高舉著他那張「銀卡」橫衝直撞,鳥都不鳥那些檢查工作人員一下,工作人員也拿他莫可奈何,大家就知道「身分」在那裡有多好用了。




市場展也是,你沒有buyer的badge,不要說做生意了,連讓sales正眼看你一眼的機會都沒有,偏偏坎城每年一定會出錯,明明好幾年的buyer證上面就會忘了家給他那代表買家的那紫色小橫線,氣的讓人跳腳抓狂,因此領證的時候常常看到一群參加者狂罵office裡面的人,裡面的人狡辯個20來分鐘之後就會軟化,一個個發給買家buyer,十足表現了法國人這點「有吵的有糖吃」奇怪的個性。


證件的事情就介紹到這邊,最後那影迷正就不必說了,說是可以看電影,事實上每場電影都要花1~2小時排隊,真不知道花這時間有什麼意思,拿這種證的人通常都是學生跟觀光客,六年前我跟學校去坎城時就是拿這種證,所以當時大部分的時間都是在排隊跟開很無聊的party,從此對坎城印象跌落谷底。


今年坎城市場,大家都在說「天啊!人都去哪了?」以前賣場人山人海,走路還會撞到人,今年連吃飯時間一到,會場裡的cafe還冷冷清清,空位一堆,電影市場不景氣似乎是全球的現象,否則連坎城這個全世界最大的市場展都人少到嚇人,實在是很離奇的狀況;大家在尋找影片類型似乎也到了窮途的境界,在亞洲流行好一陣的恐怖片今年已經開始退燒,歐洲卻一窩瘋開始拍起恐怖驚悚片,總有個感覺是在跟隨亞洲的腳步,還是在把偷學來的發揚光大。總之,前年去的時候看到很多旨高氣昂的情況已經不再,當然還是有很機車的大公司會已很bullshit的態度待人 (通常都是很大很大的公司),但是大部分的公司態度都明顯軟化很多,一付「可以把片子賣出去為重」的謙虛表情,只要你說你有買片,就會親切並和顏悅色 (沒錯,這就是市場,當電影變成單純是商品的時候,就是這麼討厭,大家討論「喜不喜歡」、「拍的好不好」是一回事,重要的是「能不能做」、「開價多少」才是一部片是否能成功銷售到他國的最主要原因,我其實覺得所有的導演都應該去市場展看看,越大的越好,才不會一天到晚以「藝術家」自居)。


講完了市場,來說說電影,我決定把電影放在另一篇,才不會太多字看到令人頭大。


(待續......)





KK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這是第三次去坎城:第一次是當學生去玩,又貴人又多;第二次是去工作顧攤,固守崗位什麼片都沒看到;這次也是去工作,賣片還得看片,應該會更累。


回來再寫心得吧!








KK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今天親身參與了本年度第一個電影大拜拜,台灣文化總會所舉辦的李安導演「用感性和理性看台灣電影」座談會。



座談內容、現場發問問題,還是一樣的老套。



衝衝衝院長出席了,李安說他還有做筆記,希望不要只是做筆記,而是有用大腦去想這件事。




我必須誠懇的說,這場座談讓我收益不少,李安講的話還是十分的中肯,得獎讓他的地位變的崇高,他可以利用這個地位言人所不敢言,但是他並沒有濫用這個好不容易得來的地位,說的話句句中肯,點出台灣電影問題:講了26年的就國片到今天還在講、台灣缺乏編劇、演員、有遠見的製片、台灣缺乏中生代技術人員、不要人人都想當導演、要好好珍惜自己的文化、好萊塢好的地方 (類型公式) 就是要虛心求教、電影劇本敘事要有系統......還有,要振興國片不是問他一個人意見就好了,要確切是想好方針、認真執行,這些好多好多的問題,每年李安回來都講同樣的話,俗語說:「有嘴說到無涎」應該也不過如此吧!



不過,現場除了他之外,其他的人似乎沒有進入狀況,大家還是聊那套老套,找不到人、找不到錢、找不到資源、文化缺乏、社會一團亂......,現場問的問題永遠都一樣:你覺得台灣現在最缺的是什麼?可以怎麼樣振興這個國片?......(我其實不太記得有什麼問題了,只記得我跟我同事一直在皺眉頭)。



「老師有講,你有沒有在聽?」大家被郭子乾扮的張國志訓練到這句作夢都會講。「好的老師帶你上天堂,不好的老師帶你住套房」這句經典名言也是台灣人耳熟能詳。如果李安算是老師的話,他講的顯然很多人沒有在聽,否則大家再許久前就會知道自己該做什麼努力,該改變什麼地方,說穿了,好老師要帶你上天堂,也要看學生受不受教。



改變不是一天兩天的事,只要肯改,總有一天會有所改變。



今天還好有去趕大拜拜,李安所說的字字句句,個人認為對於電影工作者人員,都是十分受用的經驗分享。



其他人的也很不好意思直說,就算了。





KK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